广东
深圳,离理想之城有多远?从大数据看来深建设者的深圳梦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7-03-31 08:25

  是不是时时听见有人喊着逃离深圳,却总在各大人才市场看到求职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是不是每一个南下深圳的追梦人,总有一段时光与城中村相伴?是不是身边的年轻人跟你一样,把奔波后的疲倦在出租屋里安放?

  深圳市相关部门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市共有非深户人口1610多万,加上当前户籍人口400多万,全市实际总人口量已超2000万。这还不含旅店业每天临时来深居住,以及在深工作但在临深莞惠地区居住的人口。户籍与非户籍人口结构比达1:4。

  庞大的“非深户人口”被称为“来深建设者”,一张小小的户口纸让这超八成的居民始终徘徊在“市民”之外。在房价高企的深圳,这1600多万人如何坚守?如何实现“来了就是深圳人”的人生梦想?笔者通过相关部门的大数据,探秘非深户人群不一样的深圳梦。

  年龄结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逾八成

  青春之城、活力之都,在定义深圳的各种概念中,我们很容易接受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最新数据显示,深圳全市非深户人口的平均年龄33.9岁,年龄最大的为南山区35.8岁,最小的为龙华区32.2岁。19—35岁的年轻人达到839万,占52.56%。

  “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就不用畏惧。趁着老家爸妈的身子骨还健,趁着还未娶妻生子,哪怕深圳的房价再高,租金再贵,我也得赶在这无后顾之忧的几年里在深圳多赚点钱!”租住在东莞凤岗镇、工作在罗湖东门的小张,每天都是6点钟起床,追赶6点半从门口经过开往罗湖的早班车。

  目前,非深户居住人口中,60岁以上老年人口68万多人,仅占4.3%;17岁及以下未成年人216万,占13.52%。剩下的是18—60岁劳动年龄段,1310多万人,占82.18%。就业段与非就业段人口比为4.6:1。深圳的人口红利令人羡慕,人才吸引潜力不可估量。

  “如果政策不变的话,在深圳交社保最值,将来退休待遇最有保障!”在宝安区某企业当人事经理的陈先生告诉笔者。

  男女比例流动人口中男性多出150万

  陈小姐在深圳的金融系统工作,尽管工作业绩不错,却因大龄单身,被朋友们划入了“剩女”行列。在家人和朋友的“参谋”下,陈小姐通过各种渠道,参加了好几次集体相亲活动。让陈小姐感到困惑的是,活动中的优秀女生不少,但却难觅优质男青年。

  难道在深圳适婚男性真的比较少?来自相关部门的数据颠覆了普通人印象中的“性别比”。

  据了解,深圳市非深户人口男性870多万人、女性720多万人,男性人数比女性足足多出了150多万人。商业、服务业比较发达的罗湖区,是全市唯一一个性别比正常的区域,而在大鹏、坪山、光明、龙华等工厂、建筑工地相对集中的地区,男女性别比超过130:100。相关专家分析认为,性别比失调严重容易造成婚姻、家庭等众多矛盾,也易导致涉黄及涉女性犯罪率上升。

  人口密度流动人口密度为全国70倍

  深圳市民王女士今年怀上了“二孩”,但前往医院做产前检查的过程并不轻松。“排队的孕妇比我生第一个宝宝的时候多了不少,每次产检都是一次漫长等待的过程”。在深圳这样一个超大城市里,包括医疗、教育在内的民生资源供给不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市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也制约了城市集聚创新发展资源的能力。

  相关部门数据显示,全市三甲医院不足10家,而北京有48家,上海有34家,广州有29家。除了高水平医院数量不足,全市医疗卫生人才缺口也接近3.5万人。

  在深圳,结婚了租一套房子,有孩子了找一个学位,甚至为了上班乘车挤一个站位,病了找一个床位,都得去“拼”。在哪里,我们都发现排队的人特别多!大数据显示,现存的公共资源供给矛盾,与这座城市庞大的实有人口数量密切相关。

  全市非深户流动人口平均密度为10110人/平方公里,是全国平均密度的70倍。其中龙华区人口密度最高,达14419人/平方公里,这也许能间接说明地铁四号线为什么总有很多人挤不上去,梅林关为什么改造之后还是那么堵。

  众所周知,政府的公共资源,比如医疗、教育等都是以户籍人口数为基数来进行配备的,然而,深圳的非户籍人口是户籍人口的4倍。“一个人的饭,五个人吃肯定不够。”每年市政府发布的民生投入成绩单不能说不给力,但面对如此巨大的人口体量,在短时期内仍然很难看到明显改观。

  让每个来深建设者都能同等享受“市民”待遇,任重而道远。

  居住条件逾800万非深户租住城中村

  租房对于广大深圳年轻人来说是一大“刚需”。大学毕业生小陈2016年7月独自一人来到深圳,虽然找到了一份在南山中心区高科技企业上班的体面工作,但片区高企的租房价格却让小陈感到压力如山,不得不考虑先在附近的城中村落脚。

  相关部门的房屋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深圳共有各类房屋65万栋1100多万间(套),其中宝安、龙岗两区房屋量约占全市一半。全市约有1200万非深户人口住在700多万间(套)出租屋内,还有280万非深户人口住在单位宿舍、工棚或寄居在亲朋家中,也有110多万非深户人口已经实现了在深圳买房安居的梦想,成为“有房族”。

  由于租金逐年水涨船高,深圳租房市场发展出很多新模式,群租房、日租房、网约房、房中房倍受租金承受水平低的单身青年欢迎。据统计,全市群租房达5万多间(套),主要集中在宝安区和龙岗区。日租房和网约房(租期7天以下)共有5600多间(套),主要分布在宝安和大鹏等地,呈迅猛增长态势。由于群租房、日租房、房中房等人口密集,极易发生重大消防安全方面的事故,相关部门正在加大规范引导和管理的力度。

  据统计,相关部门每年从出租屋里清除出来的“浴室杀手”——直排式热水器就达1.2万多台,每年发现整治的出租屋消防安全隐患就达100多万宗。

  “什么时候城中村出租屋能实现燃气、消防、水电等管网全覆盖,让我们外来工也多份安全保障,这才是我们真正需求的公共服务。”家住在龙华某城中村出租屋的李明说。

  深圳共有1500多个历史遗留下来的城中村,提供了至少400万间(套)出租屋,有的甚至比政府公租房、廉租房价钱还低,解决了至少800万来深建设者的居住之需。楼挨着楼,窗顶着窗,环境脏乱,整天难见天日,几乎每个闯深圳的人都有一段难忘的城中村记忆。

  教育学位二孩生育潮将致学位趋紧

  城中村居民最关心的不仅是安全问题。孩子入学才是来深建设者心中最大的痛。

  随着国家推行非户籍人口子女教育随迁制度改革,流动人口子女入学难问题越来越严峻。据统计,已在深居住的非深户未成年人中,6—16岁义务教育阶段的少儿有119.3万人,0—5岁的学龄前儿童86.2万人。

  深圳市目前所有公办和民办中小学校、幼儿园在校在园学生人数加起来,约有190多万。就目前形势推算,深圳要想满足已来深的非深户籍少儿学位需求还有较大压力。这是非深户孩子想求个公办学校学位总是那么难的原因。甚至想进个高收费的民办学校也需排队和考试,好不容易进去了却发现是个“超级大班”。

  受全面二孩政策影响,2016年度相关部门登记到的0—1岁非深户新生儿为23万,同比增长28%,高于前五年平均每年17万—20万人的增长频率,充分说明未来学位供需矛盾还会进一步紧张。

  此外,在城中村生活的非深户家庭中,至少有200万学龄少儿受学位申报条件和民办学校高额学费的双重叠加影响,而不得不留在老家成为“留守儿童”。跟着爸爸妈妈一起进城就读,成为“深圳学子”,对于很多孩子来说还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梦。

  因此,“来了就是深圳人”的融合之路还很长很长。

  撰文:杜艳

(责任编辑:许曼佳)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41120728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