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阿伯江边义务除草 6年用坏30把镰刀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7-03-21 07:57

  六旬阿伯退休后为江边人行道除草 带动街坊一起扮靓江景

  黄炎营在除草。

  黄炎营向记者展示了他的工具箱,有镰刀、锄头等。

  黄炎营走起路来步伐矫健,精神昂扬。

  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寻找广州好人

  广州人身边的平民英雄

  什么是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他6年如一日,不领分文工资,用坏30多把镰刀、上百双胶手套,为一条4公里长的江边人行道除草“美容”。这是番禺区洛浦街69岁黄炎营老人的答案。如今,在黄炎营的带动下,不少街坊加入了这个“义务除草队”,自觉维护起这条江边风景线。

  为何要这样做?“人活着不是为了名利,而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黄炎营说,参与义务除草劳动也让自己受益良多,身体越来越好,生活充满阳光。

  缘起

  路面杂草丛生 不清理不舒坦

  昨日上午,记者见到了黄炎营,他正扛着一杆锄头从小区内走出来,又有一段人行道长出来一些杂草,他要去清理。

  黄炎营今年69岁,个头不高,走起路来却步伐矫健,精神昂扬。记者了解到,黄炎营是江门鹤山人,2009年1月,他从佛山高明第一中学后勤管理岗位上退休,和妻子便搬来番禺洛浦街与儿子一起居住,帮着照看孙子,共享天伦。

  2012年,番禺区洛浦街沿江路刚通车不久。“人行道上人少,杂草多,草几乎占去了路面的三分之一,有些地方草高1米多,几乎看不到路了。江景和小区都这么漂亮,这段路有点不协调。”黄炎营此刻萌生了除草的念头。

  说干就干,黄炎营瞒着家人买来镰刀、围裙和棉纱手套,每天早晨和傍晚便上阵割草。“我先清理了大石桥底到丽江花园桥底大约1公里人行道上的杂草,花了3周时间。”

  说起第一次除草,黄炎营记忆犹新,“早上送孙子上学后,7时到8时30分,下午接孙子回家后,4时30分到6时,一天干三四个小时,只要天气不是太恶劣,我都会来割草。”

  “当时浑身憋着一股劲,停不下来,这一路段搞完了才觉得心里舒坦了。”黄炎营说,最后,自己除草的事情被洛浦街道知道了,便派车把除掉的杂草拉走,杂草除干净了,这一段人行道也变得热闹起来了,“早晚散步的人多了”。

  坚持:守护4公里沿江路 用坏30多把镰刀

  “第一次除草时,家里人并不知道,我也不想主动提这事。我还偷偷把镰刀、锄头、手套等工具藏在了一个储物间里。”但是没多久,黄炎营义务除草的事情还是传到了家人耳中。

  “最开始家人有些不理解,老伴还问我‘家里不缺吃不缺喝,为什么去做这个苦差事’?”但当家人看到焕然一新的人行道,听到街坊们的赞许声时,慢慢改变了态度,不再反对黄炎营义务除草。

  1公里的人行道干净了,黄炎营又想着把除草工作再往路两头延伸。“一边往沙溪桥底方向延伸,一边往南浦桥底方向延伸,一共有4公里长。”黄炎营说,到2014年,这4公里的人行道已完成了第一遍的除草工作,随后便进入了分段维护。“一场雨,杂草就又冒了出来,一年要反复维护四遍。”他说。

  如今,黄炎营一有空闲,就搬一个小凳、拿着一把镰刀,围上围裙来到路边清除人行道杂草中的“漏网之鱼”,石头台阶缝里的野草,花圃中野生杂草,黄炎营一步一挪,一棵一棵铲掉,然后再清扫干净。

  昨日,黄炎营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工具箱,有镰刀、锄头、黑色围裙、塑料凳等等。其中,一个手拉车里装了不少镰刀,有些已锈迹斑斑,黄炎营却舍不得丢掉它们。“这是除草用的第一把镰刀,是我花15元从五金店买来的。”黄炎营抽出一把早不见锋刃的镰刀说。黄炎营说,从2012年开始,自己已用坏了30多把镰刀,上百双手套,这些工具陪伴他6年。

  传递:更多街坊加入“黄氏义务除草队”

  “现在江边越来越美,来这里跳舞的人也多了,多的时候有六七档。”说起江边景致的变化,黄炎营很是欣慰。

  让黄炎营感受到的另一个明显变化是不少街坊对于人行道卫生环境一改不管不问的态度,变得热心起来。看到他在除草,有的街坊也主动蹲下来拿起镰刀除草,有的则免费提供了二三十个胶手套。

  “过去买镰刀20元一把,现在店主12元成本价就卖给我,说也尽绵薄之力。”黄炎营笑着说。

  “去年一个居住在附近的四川小伙跟着我一起除草2个星期,他30多岁,天天坚持来,是真心诚意帮忙。”黄炎营说,除了这名小伙子,还有很多与自己一样的退休老人,也加入了自己的义务除草队。

  “黄伯这位不领工资的园丁,守护了洛浦江边美景,给大家树了一个好榜样。”在洛涛南社区,只要提起黄炎营,从居委会工作人员到熟知他的小区居民都会不停地送上夸赞,就连小区保安和清洁工也会毫不吝惜地竖起大拇指。

  对话:

  “动力是大家给我的”

  广州日报记者:最初开始除草时有没有觉得辛苦?

  黄炎营:我从小就在家里做农活,年轻时,我在部队当铁道兵,修路要打风枪,也很辛苦。在这种艰苦环境中成长起来,我不觉得除草这些事情辛苦。过去当兵时修路,现在也还是“修路”。

  广州日报记者:有没有人质疑过你?

  黄炎营:最初的时候,有一些人议论说“为何要出风头”,还有人说我“这么傻”。但我觉得问心无愧,环境好了,大家都受益。不管大家怎么说,我都坚持做这件事。到现在环境美了,很多人点赞,我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现在能坚持下去,动力也是大家给的。我现在每月退休金有8000元,为社会做点什么,回报社会也是应当的。人活着不是为了名利,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广州日报记者:准备一直坚持做下去?

  黄炎营:只要不离开这里,身体顶得住,我就会一直做下去。这里这么美,我儿孙都在这里,目前还没有计划离开。

  广州日报记者:从6年义务除草中,你收获了什么?

  黄炎营:劳动让我身体越来越好,心情也好,生活充满了阳光。记者肖桂来

(责任编辑:李庆招)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61120662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