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媒体调查:尾气超标柴油车 花钱就能过年检
来源:新京报   时间: 2017-02-27 08:30

  “远离非法中介 整顿车检环境”的大标语下,一些“黄牛”涉嫌代人验车违规通关。摄影/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游天燚

  在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连摆摊的女子都在做代检中介。

  在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这样的黄牛多达数十人。

  “黄牛”小周的名片。

  根据《2016年中国机动车环境管理年报》,2015年,仅占机动车总量12.6%的柴油车,其氮氧化物(372万吨)和颗粒物(53.6万吨)排放量分别占全国机动车排放总量的69%和99%以上。重型柴油车成大气污染一个重要而常被忽视的源头。

  另一个被媒体经常引用的数据是:一辆国三柴油车的污染物排放量,相当于200多辆国四小轿车的排放总量。

  然而在有些地区,这些重型柴油车在检测过程中通过中介疏通关系,即便尾气排放不达标也能轻松通关。

  新京报记者近日在河北唐山多个机动车检测站探访发现,“黄牛”盘踞检测站的现象较为严重。一些重型柴油车司机称,年检都找“黄牛”代办,只要花点手续费,“冒着黑烟都能通过检测”。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尾气检测的地下交易中,尾气排放不合格的车辆,无需维修就能拿到年检合格的标。无论是二手车买卖中的上牌检测还是日常年检,“黄牛”自称只要交钱就能“打通”一切环节,他们为车主代检车辆,一般重型柴油车千元可“包过”。

  重型柴油车带来严重污染

  “给钱就能过。”常年跑北京的河北大货车司机刘师傅这样描述他所经历的年检。

  民间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联合发起人田静说,去年9月底,她前往北京一批发市场调查,遇到来自唐山的刘师傅,“他的车接近报废,冒着黑烟的尾气很是刺鼻。”

  刘师傅开的是一辆接近15年报废期限的国二柴油车,把河北的农产品拉到北京市场,平均三五天往返北京河北一次。

  刘师傅自称,他的车跑在路上,从未遇到过任何尾气抽查,唯一需要应付的有关环保的检查,就是每年一次在唐山的年检,“每年都是花钱找中介去办。”

  秦皇岛的刘师傅在年检上则颇费一番周折。刘师傅主要往返北京跑物流,2016年夏天买了一辆二手重型柴油车,他说不清这辆二手车是国几标准,但这车在秦皇岛过不了年检,他就跑到离秦皇岛不远的辽宁年检,那边管得比较松。

  相比之下,开一辆北京牌照国四标准柴油车的王师傅经历的年检严格得多,“北京一年一次的车检很严格,连轴承都会查。”王师傅老家在河南,在北京跑物流快20年了。

  根据环保部门通报,北京登记注册的重型柴油车约为22万辆。外地进京的重型柴油车则高达10万辆/日以上,其中80%为过境,20%为进京运送生活物资。

  在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日前召开的大气污染防治座谈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表示,去年冬天重污染天气期间,环保部和北京市环保局在进京路口开展联合检查,发现一半以上进京或过境的外地重型车辆无法达到绿标车排放水平(国三排放标准以上),“相当部分车辆没有正常添加车用尿素溶液,氮氧化物排放依旧很高,甚至超过黄标车。”

  本地、外地因素叠加,导致重型柴油车虽然只占北京机动车保有量的4%,其排放的氮氧化物和颗粒物却分别占全部机动车排放总量的50%和90%以上。

  田静表示,柴油车在全国范围都是一个一直被忽视的重要污染源,她引用《2016年中国机动车环境管理年报》称,2015年,仅占机动车总量12.6%的柴油车,其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占全国机动车排放总量的69.0%和99%以上。

  “黄牛”盘踞机动车检测站

  作为北方工业重镇,河北唐山的钢铁、煤炭、陶瓷产能在京津冀乃至全国都占有重要一席,这里自然成为重型柴油车集中之地。1月中旬,新京报记者来到唐山探访。

  1月10日上午,位于唐山市路南区的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内,一名人称“王哥”的卖车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他们承接二手车买卖和各类汽车检测服务,“只要钱到位,保准检测合格。”

  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是唐山市为数不多的大型二手汽车交易市场之一,在市场内还有一个机动车检测站——唐山市吉祥机动车检测服务站。在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内,打着收购、挂靠、代检等机动车业务口号的二手车交易机构多达近百家。

  市场入口处,每天都能见到多名中年女子手持写有“验车”二字的塑料牌。据当地出租车司机介绍,这些人就是专门做车辆代检的“黄牛”,也就是“车虫”。从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大门处到市场内的机动车检测站距离近500米,一路上的“黄牛”多达数十人。

  一名中年女子见到记者,主动上来搭讪,问是否需要车辆检测。“小车200元,大车1000多。”这名“黄牛”自称小刘,长期从事机动车代办业务,不管是什么样的车,都可以通过他们拿到一个满意的检测结果,“大车(重型柴油车)要贵一点,根据车况最低1000元代检费,保你尾气通过。”这名女子说。

  对于尾气排放明显不达标的重型柴油车,小刘也打起包票,称他们可以通过关系,请检测站内部人士帮忙,如果问题不是特别严重,一般都能花钱拿到检测合格标识。

  “拿了钱就一定给你办成。”小刘迫切地接各种代检生意,她说,整个市场内的代检中介都是一伙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脉关系,帮助不达标的重型柴油车通过尾气检测是他们的业务之一。

  小刘一再强调她在吉祥二手车市场代办检测业务多年,据她介绍,2015年之前,这里的代检中介就已经形成上百人规模,很多车队和二手车买卖机构都驻扎在市场内。从里到外,代检中介前后打通关系,保证代办业务顺畅。

  卖车检车“一条龙”服务

  吉祥机动车检测服务站门口就是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的重型柴油车交易区,记者最早接触的车贩王哥,就是在这里专门从事重型柴油车交易,他经手的二手车销售范围以华北地区为主,车型包括挂车、半挂车等重型柴油车,汽车年限从2006年到2015年不等,售卖的重型柴油车有好有坏。在他们这里购买重型柴油车,可提供检测服务。

  “这里过去就是检测站,很方便,买完车后,我帮你连检测一起全部搞定。”据王哥介绍,市场内销售二手重型柴油车的商家超过50家,近几年来,商家数量还在上升,行业竞争一年比一年激烈。

  “在我们这里做检测要方便得多,和他们里面的(检测站)都是熟人。”王哥自称在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工作已有3年多,对市场内的情况非常熟悉,包括检测站的工作人员。

  新京报记者以开设物流公司需要购买多辆半挂车作为运输车辆为名,向王哥打听市场内重型柴油车销售信息和检测情况。

  据王哥介绍,他们这里多数商家都有自己的车队,这些车队从收购到出售二手车的程序大体相同,他们往往从全国各地收购二手重型柴油车,通过返修或补办手续以达到重新售卖要求。

  “国三国四都有,有好的,也有差一点的。”王哥说,他们以往收购的二手重型柴油车,大多属于排放不达国家标准的车辆,近年来,国家对重型柴油车尾气排放管得越来越严,这导致他们检测环节和后期维修成本都在增加。

  据他讲,自己的车队里有一些标注为国三国四标准的重型柴油车,这些车收回来时排放标准根本达不到国三国四标准,“这种车在我这里一般都是低价销往华北地区。”

  在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多个车队都称,他们在把车卖给买车人后,会为对方提供验车服务。对于排放不达标的重型柴油车,通常都是在检测时花钱买通检测站内工作人员造假过关。很多车队还会承接外地车辆年检业务,包括排放不达标的车辆。这时,需要车主提供当地车管所出具的异地检测委托书。王哥说,通常情况下他们收取的费用在1200元左右,根据车况议价。

  对于那种冒黑烟的重型柴油车,王哥称需要先看车况,再看能不能通过检测,“那种车的费用会超过1200元,先验车后交钱。”

  代检“黄牛”自称月入两三万

  从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大门口前往检测站的路上,一位人称“周姐”的中年女子在路边摆有一处小吃摊,与一般小吃摊主不一样的是,她除了卖一些小吃、饮料,还做起了代检业务。

  “1200元包你过,你等我弟弟出来,他在里面(检测站)干过。”周姐对新京报记者说,她虽然在这里摆摊卖小吃饮料,但是代检生意却做得红火,因为他弟弟小周与检测站工作人员关系不一般。根据周姐的描述,她长期在吉祥二手车交易市场内做代检工作,时长达三年之久。在她这里,只要钱到位,没有什么车是检测不过的。

  下午5点半,检测站已经下班,十多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从检测站方向行驶至周姐摆摊的地方,车上下来一名30多岁的男子。根据周姐的介绍,这名男子便是弟弟小周。见过记者后,小周带着记者来到旁边一个办公室。小周坐了下来,说:“大车(重型柴油车)一辆1200元,包过。”

  在与记者的谈话中,小周显得很直接,对于记者担心车辆尾气排放不达标检测过不了的问题,小周连称“没问题”。

  随后,记者留下了小周的联系方式和名片,在名片上写着他的业务范围,并称“无论您是什么私家车,最高强险+年检=1300”;微信朋友圈资料显示,其代办年检业务已经超过一年。

  “要想做好中介的活,不外乎和检测站内部的人搞好关系。”在唐山市北外环机动车检测站做“黄牛”的朱某自称从事代办机动车年检业务已经7年。好的时候代检一辆货车可以赚几百块,一个月能挣两三万。“我每月给检测站里面的人送礼就得花2万多。”

  正如朱某所说,他可随意进出检测站员工的休息室。2月22日,他带记者进入北外环机动车检测站员工休息室后,与身穿工作服的检测站员工聊天,当着检测站员工的面也毫不避讳代办年检的话题。

  吃过午饭,朱某打开员工休息室的储物柜,取出两副扑克,和两名身穿工作服的检测站员工打起牌来。期间不时有身穿制服、佩戴工作牌的工作人员进入休息室,朱某均熟络地同他们打招呼。

  记者从当地一名货车司机口中得知,除了像朱某这样的“黄牛”,北外环机动车检测站内部还有现职员工可以代办年检,“他是在里面上班,挂着工作证呢。”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了其中一名自称姓赵的检测站工作人员,他直言尾气不合格的车经他之手可以通过年检。赵某在其微信朋友圈内展示了工作证,清楚地写明了他的部门、职务和工号。

  电脑可控制,尾气检测猫腻多

  那么,对于尾气排放不达标的重型柴油车,“黄牛”们是如何提供一条龙服务帮助通关的呢?

  “他们的电脑可以控制。”唐山车主王岩(化名)说,根据他掌握的信息,“黄牛”通常是和检测站工作人员串通,通过调低检测标准的方式帮助尾气超标的车辆通关,“比如说你自己去检,需要达到某个标准才能过,假如你花钱找了‘黄牛’,他会帮你找人,降低标准就能让你过。”

  据此前央视报道,虽然现在的检测站都已经配备了高科技设备,基本上可以实现无人化操作,但事实上,人工介入检测过程、关闭检测系统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让车辆年检流于形式的事情比比皆是。

  与此同时,一些检测设备的生产厂家也参与进这个黑色的产业链条之中,央视在报道中指出:“通过在检测软件里设置不同的指令,检测人员就可以按照这些指令来控制车辆的检测数据,这样摆放在外面的检测设备,看起来是在正常运作,其实也只是摆个样子而已。”

  “有些检测站软件有猫腻,尾气检测让你过你就过,不让你过就过不了。有的工作人员连探头都懒得往排气管里插,测出来的尾气当然能达标。”环保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原研究员韩应健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还有一种更大胆的造假方式,叫偷梁换柱。

  业内人士称,尾气检测站的个别工作人员拿到“需要关照”的车辆资料后,就会行动起来,具体手法是:用尾气检测合格的车辆多次代替其他车辆检测,并出具报告。

  工作人员作弊的手法比较隐蔽,在“需要关照”车辆的检测报告上显示的时间段内,一定会有车辆在检测线上,只是这辆车不是那辆“需要关照”的车,而是已经检测合格的车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代替了别人检测的车主一般也不会发现,因为工作人员在知道这辆车已经检测合格后,会找出种种借口,要求该车重新测试,在检测线上再跑一遍。因为整个过程时间很短,车主往往不会在意,更不会发觉自己在替别人的车做检测。

  检测站社会化后谁来监管

  “由黄牛、中介代办汽车年检,蒙混过关,这是一个存在时间长、范围广的社会现象。”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表示,“放到大气污染的话题下,汽车年检中的弄虚作假,肯定对空气环境是有害的。”

  2014年4月29日,公安部、质检总局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和改进机动车检验工作的意见》,机动车检验机构“社会化”被确定为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意见》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与检测站脱钩,自2015年1月1日起,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全部撤回驻检验机构负责查验机动车、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民警,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主管部门为质监部门。其实在《意见》出台之前,包括四川、黑龙江、江苏、山东、上海在内的不少地区已经先行试水检测机构社会化经营。

  业内专家称,在车辆年检社会化改革之后,一些地方的机动车检测站各有“后台”,其实际经营者都是个人。改革之前即已存在的黄牛泛滥、弄虚作假等问题,在改革过程中并未得到解决。

  记者检索近年媒体报道,发现多地车检机构曾被查出存在虚假检测。在佛山车检“窝案”中,佛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宏强落马前,就为车检站等经营者提供照顾,受贿约124万元;郑州市公安局机动车检测中心原民警高斌多次收受代理审车中介人员钱财共9万多元,甚至要求“车虫”为其购买2700元的血压治疗仪,才帮助检测顺利过关。

  北京一名“车虫”透露,很多检测站实为站长私人或企业承包,“检测场造假才能赚钱,检得太严就没人去。”

  顾大松认为,在车辆年检社会化改革之后,政府相关部门不能忽视对社会检测机构的监管,“车辆年检社会化是符合大方向的,问题就是后续的监管能否做得更细,相应的配套机制是否完善。”

  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陈奕凯

(责任编辑:张 雯)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0533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