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广州小学能不能实施"弹性离校"? 家长在盼老师为难
来源:金羊网   时间: 2017-02-14 08:26

  “放学去哪里?”“托管!”

  13日,广州市170多万中小学生迎来了开学第一天。下午3点10分是大部分小学的放学时间,很多学生并没有等到家人来接回家,而是在托管机构老师的带领下进入另外一个“课堂”——托管中心。

  “南京市小学推行‘弹性离校’了,什么时候广州也可以有?”不少家长心里发出了这个疑问和期待。

  开学前,南京市政府发文《关于进一步推进小学“弹性离校”工作指导意见》,自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南京全市所有公办、民办小学从每学期开学第二周起施行“弹性离校”,学生参与一律免费。按时离校有困难的孩子,家长可以自愿提出书面申请,经学校批准后可以延时离校,由老师来照顾孩子,以此缓解孩子放学早家长下班晚,无法接孩子的难题。

  南京市这一政策的出台,让不少城市的爸妈好生羡慕。然而,这对家长来说如“救命稻草”的政策,对不少老师来说却是一个疯狂的决策。

  97%家长点赞

  近日,中国教育在线调查中心针对“弹性离校”进行了网上调查。调查显示,97%受访者支持“弹性离校”。“弹性离校”可以填补“孩子放学后、家长下班前”孩子看管的空白期。对于许多家长来说,孩子留在学校,由专人看管,等家长下班了再来接,人身安全也有了保障。

  而对于目前孩子放学后由谁接送的问题,36%受访者表示子女由自己接送,孩子祖辈、亲友接送的占26%,校外托管班接送的占22%,弹性离校(即校内托管)的占3%,孩子自己回家的占13%。

  羊城晚报教育微信公众号“学大大”近日也就此做了广州地区的调查,结果显示,80%的家长为接送孩子感到困扰,超过一半的家长表示“非常困扰”。65%的家长希望学校能够实行“弹性离校”。

  “当然希望的,说实话除了接送孩子,午休也是老大难的问题。”家长方女士表示,如果有学校提供课后托管服务,自己举双手赞成。

  66%教师反对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教育在线调查中心同时调查了老师的态度。结果发现,66%教师反对“弹性离校”。

  记者询问了广州市部分小学老师的意见,老师们对“弹性离校”在广州的落地普遍持反对态度。“老师们平时工作也是承担着上课和教学的压力,开展弹性离校,意味着老师工作时间的延长,相当于从早到晚都在学校,我们吃不消。”一位老师表示,小学老师一般早上8点前就要到学校上班,平时不仅需要备课、上课、批改作业,有的老师还需要参加日常的事务性工作和教研工作,工作繁忙,如果实行弹性离校,意味着老师不仅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上,也给老师增加了更多的责任压力。

  “老师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家庭,也需要休息。如果一天到晚都在学校,那工作量就更大了。”有老师表示,一天工作下来,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也实在是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看管孩子。

  据了解,目前,有的学校虽然没有采用“弹性离校”,但针对家长接送晚的学生,每天放学后,学校将在校门口拉上一道警戒线,为学生提供板凳,由学校的保安看管。

  支持理由:

  托管市场乱象频生 学校更有安全保障

  为何家长和老师对“弹性离校”的态度会冰火两重天?采访了解到,家长之所以把孩子的课后托管寄希望于学校,那是因为目前社会上的托管机构大多无证经营,且良莠不齐。

  “去年我看到新闻里说,一个孩子在托管班上不小心摔死了,当时我真的吓出一身冷汗。”家长孙女士表示,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思量再三,她把老家的母亲接到了广州照顾小孩:“现在要找一家完全放心的托管机构真的太难了,还是交给自家人放心些。”

  “我孩子是由学校附近的一家托管班负责接送的,他通常就在那里等我们下班接他回家。”家长李女士表示,自家是双职工家庭,工作繁忙,常常无法准时出现在放学的校门口,托管班是她唯一的选择。“我们作为家长,当然是希望学校能够提供托管的场地和服务,由学校看着孩子,也比外面的机构更为放心。”

  事实上,早在2015年,广州市人大代表江秋华就曾表示,广州托管机构的主管部门及具体的行业准入标准方面仍是一片空白,导致学生托管机构虽然涉及的监管部门众多,却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

  反对理由:

  服务内容界定模糊 资金补助难以落实

  “弹性离校,听上去很美,但又是提议者不经大脑,慷他人之慨的脑残建议……不要把家长责任都推到学校。”有老师如是表示。

  除了责任的推卸让老师不满,在老师看来,弹性离校和课后补课的界限变得非常模糊。“实行弹性离校后,如何照顾孩子?以什么方式开展什么活动?如果是照管孩子复习、预习、写作业,那是不是学校在给孩子补课呢?”一名老师发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当然,资金和补助也让老师对这一政策持怀疑态度。南京市的做法为,市财政安排“弹性离校”市级专项奖补经费。奖补经费分为补助和奖励两部分。补助经费根据当年春季、秋季学期各区实际参与“弹性离校”的学生人数按比例补助到区。奖励经费根据各区“弹性离校”工作实效划拨到区。而具体拨款多少,落实到每生每日多少钱,依然还是未知数。

  但在有的老师看来,即使是给了补助,许多老师也不一定会愿意。一位小学老师坦言,广州在2014年取消午休和课后托管收费之后,开始给予财政补助,补助标准均为每生每日两元,而这和老师的付出相比远远不够,所以很多学校的老师宁愿不要这笔补贴,可以中午自己睡个好觉。

  探索

  “四点半学校” 探索有成效

  有家长提出,有没有可能引入校外机构进驻学校提供“弹性离校”服务?采访了解到,目前在全国各地探索的“四点半学校”可以满足弹性离校的愿望。

  采访了解到,除了南京,成都正在探索一种填补课后托管“真空带”的社会模式:成都成华区开展了普惠公益性的“素质营”,这个素质营由社区教育学院牵头组织,实行“学校教育退场、社区教育进场”,每天下午放学后,学生便开展各种素质教育活动。课程设置“跑跳投掷、吹拉弹唱,无所不包”。在其他区域也开办了“四点半钟学校”。放学时学生由社区聘请的老师接回,孩子们完成作业后,在老师的引导下进行各类兴趣培养提升活动,管理产生的费用均由社区补贴。

  在这一探索取得了明显成效的背景下,去年,广州在荔湾、越秀、天河、花都这四个区域15所小学进行“430课后素质营”的探索,由政府向社会机构购买服务,以公益和普惠为主。如果课后托管试点成功,类似的经验也可在午休托管当中复制。

  此外,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谢建社曾建议发挥社区社工的作用,组织开展家庭服务中心和四点半学校,免费提供服务,能解决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小孩在社工的指导下完成作业。据了解,目前在海珠区的素社街西片区和荔湾区的站前街两个街道有试点,它们的四点半学校的试点目前运营的状况良好,除去社工的工资以外,每个试点政府一年投入活动经费约5万元。

  记者陈晓璇、叶志垚

(责任编辑:许曼佳)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4112046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