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想和武亦姝一样满腹诗书,可人在职场如何读国学经典?
来源:新华网广东频道综合   时间: 2017-02-10 15:34

  满屏竞传飞花令,一众争说武亦姝。据央视数据显示,《中国诗词大会》全部10期累计收看观众达到11.63亿人次。

  形式活泼的节目迅速带起“人人读诗、人人爱诗”的风潮,让人们发现中国传统文化之美。

  如今,中小学语文课本增加了传统诗词和文言文的比例,有关考试难度也在适度提高。学生能从小加强国学修养,提升文化素质,从古老的经典当中吸收文化营养,确实是很幸运的。

  然而,作为已经身在职场之人,痛感国学功底不足,如今又谋生经营不暇,又何以忙里偷闲、见缝插针地补足功课呢?

  01 全面广泛不如深入精读:读《史记》效果胜过读《资治通鉴》

  在不同的时代,对于读书人的国学素养要求是不同的。现代人读国学,不在于成为国学研究专家,不在于成为宿儒饱学之士,而是有恰当且较精深的了解,并有一定的运用就可以了。贪多贪全,则时间不足,精力也不济。不如读单篇,深入读单篇。而这方面的好教材是《史记》。

  因为纪传体通史的特点,每一个单片只讲述一个人物的故事,不用像《资治通鉴》这种编年体史书那样瞻前顾后,而《资治通鉴》如果没有前后史料的照应,读完一篇还不一定掌握了一篇,得有全书观念,可全书三百多万字,要照顾到还真不容易,这个月读完魏晋史,下个月读南北朝史,结果前面魏晋部分忘得差不多了,又得回头补。而《史记》读完一篇是一篇,对单篇的掌握,和其他章节没太大关系。

  例如读关于李广的《李将军列传》,就不太用顾及“高祖本纪”“孝武帝本纪”里面的内容,也不用顾及“李斯列传”,每一个单篇都是相对独立的内容。况且内容不是很多,可以从容地反复读,记住一篇是一篇,熟悉了《李将军列传》,再着手去读《司马相如列传》,两者不妨碍。有大学功底的人,花十天时间掌握一篇传记,一年下来,也能掌握三十多篇传记,花时间不多,见效却快。

  《史记》乃“无韵之离骚,史家之绝唱”,鲁迅的赞誉所含的信息就是:《史记》既是史学材料,也是文学读本。一年掌握三十多篇集文学和史学于一体的美妙好文,就等于掌握了《史记》的精华。退一步而言,一个月学好一篇,一年能学好十二篇,也很了不得。就初学者而言,《史记》更容易入手。

  02 学习不是为了显高深,而是为了精彩表达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传统经典文化,不是为了让我们显得高深,而是为了更精彩的表达,这种表达包括书面表达和口头表达。要达到以上效果,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笨办法,日积月累,长期用功,熟读各类经典,然后才华积累于中,发于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精选各类精彩片段,甚至是单个的句子,将它们了然于心,做到能诵能背,在写作和交谈当中运用。

  第二种方法其实也是学习经典文化的一个有效途径,而且立竿见影,古代的一些童蒙教材,诸如《幼学琼林》等就是走的这条路子。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一鳞半爪,但是很管用,能应急。这方面的书籍,除了当今所出版的诸如二十四史名言摘要、唐宋八大家金句选编之外,明清时期的《幽梦影》《小窗幽记》等其实也挺好的,这类书有情趣,编纂者功力又深,能将诸子百家、古来经典的精华融会贯通,化成浅白的方式,且句子又优美,有画面,有形象,容易懂,不枯燥,引人入胜,信手拈来用一两句,不只是谈话增色,也让文章增彩。

  例如谈到淡定,《小窗幽记》里的“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根”就很有意思;再例如说一个人操心太大,想得太多,多愁善感,不妨用《幽梦影》里的“为月忧云;为书忧蠹;为花忧风雨;为才子佳人忧命薄”,风雅中有趣味,揶揄中有关心,谈话的档次顿时上升。

  又例如寄托思念时,可以用《千家诗》里晏殊的“鱼书欲寄何由达,水远山长处处同”,寻常的意思,能用不寻常的诗句,或者古文,此人此文则有点意思了,久而久之,你的为人,你的为文,就很有意思。

  那些易读、易记、易懂的小册子,读起来方便,用起来顺手,效果又好,从文学层次而言,《幽梦影》《小窗幽记》《千家诗》和《唐诗三百首》等远高于《三字经》和《弟子规》。可以说,这是一条捷径,何乐而不为呢?

  古代白话小说,四大古典文学名著,还有汤显祖等人的戏曲作品,它们也是国学作品,熟读《红楼梦》《水浒》《牡丹亭》等小说和戏曲,其中的诗词其实也让人受益匪浅。

  《红楼梦》里好诗好词俯拾皆是且不说,其实像《西游记》里的景物描写,其功力可谓上乘,例如第十二回当中描写唐朝首都长安寺庙的夜景:“日落烟迷草树,帝都钟鼓初鸣……上刹辉煌灯火,孤村冷落无声”,有唐朝贾岛名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的味道。读小说的时候,别光顾着看情节,这些也不容错过,记下来顺手就能用。

  一个人精力有限,只能有所选择。除了怎么方便怎么读之外,也要精读泛读相结合,时间有限,可以选择一本精读,全面学习,例如选择整部《老子》作为一年之内的精修科目,然后其他的可以泛读,选择性地读。而选读课本当中,早年朱东润先生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就是不错的课本,还有王力先生的《古代汉语》。

  03 回到文学的本质

  很多人,一方面向往爱好,一方面却又畏惧犹豫;一方面期许甚高,一方面却又没有信心。我们学习传统文化,我们读《老子》《出师表》和《盐铁论》,跟学习鲁迅、茅盾、钱钟书以至于狄更斯、雨果等人的作品,没有本质的区别,仪式感不要太强,平心下来扎扎实实学习就可以了。以平常心看待,泛读和精读结合,用心钻研好一部单篇作品远胜过贪多贪全,这才是正常心态和正确方法。

  新华网广东频道综合新华社、广州日报等(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许曼佳)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41120445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