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治理环境污染 须打出组合拳
来源:深圳特区报   时间: 2017-01-03 16:01

漫画:冯大美

  引子: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司法解释进一步加大了对环境犯罪的惩治力度,但由于环境违法犯罪涉及多方面的因素,遏制环境违法犯罪需要政府打出组合拳。

  ■ 主持人:尹传刚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 嘉 宾: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

  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和静钧(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

  管理学院副教授)

  张敬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

  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监管侧”没有把舆论监督、公众监督、司法公益行动等各要素充分纳入进来,往往形成政府“唱独角戏”状况

  主持人:一直以来,环境问题难以解决,主要与哪些原因有关?

  和静钧:目前来看,社会性的环保自觉与志愿活动能力依然偏弱,环保建设中的“避邻现象”严重。再一方面就是“监管侧”的问题。政府监管失职问题严重,“不作为”导致环境与生态问题越加严重。“监管侧”没有把舆论监督、公众监督、司法公益行动等各要素充分纳入进来,往往形成政府“唱独角戏”状况,难以对抗排污企业的污染行为。

  李长安:环境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还是与发展阶段有直接关系。环境经济学中有一个很有名的理论叫“库兹涅茨曲线”,说的是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时候,环境污染的程度较轻,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环境恶化程度将随经济的增长而加剧;而当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后,特别是到达某个“拐点”以后,随着经济发展程度的进一步提高,环境污染又由高趋低,环境质量也会逐渐得到改善。我国目前的发展阶段还远未到这个“拐点”,所以经济发展的环境代价在短期内还很难降低。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可以无所作为,甚至肆意破坏环境。从现实情况来看,一些地方将发展与环境保护对立起来,为求更快增长而置生态环境于不顾,这就是当前我国环境污染严重的根源所在。反过来,环境污染加剧又会阻碍经济发展,结果就陷入了发展降速、污染加剧的恶性循环当中。

  张敬伟:一是功利发展的惯性顽疾所致。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各地对于政绩的追求以及发展至上的要求,使得环境污染变成了高速发展的副产品。只有当雾霾漫天,蓝天不再,糟糕的环境问题影响到了所有人的生存时,从上至下才知道生态文明的重要。但是环境污染的沉疴已成,因而需要付出更多的治理成本。

  二是治理乏力。环境污染治理并非没有法制可寻,只是法制往往写在纸上,难以变成法治。即使法治发挥了效力,也难以变成常态,而且法治的惩戒力也不够。孱弱的法治和治理的乏力是一体两面,尤其是有些治理者还存在着地方保护主义思维,对于环境治理缺乏足够重视。治理乏力,是环境问题难以解决的主因。

  在治理环境方面,必须“出重拳、用重典、亮利剑”

  主持人:如何看待加大对环境犯罪惩治力度的环保思路?

  张敬伟:《解释》来得很及时,也很必要。这是对既往法治偏软的破,也是对各类责任主体的棒喝,是依法立规矩,严惩养常态。

  《解释》仅第一条对“严重污染环境”行为的认定就有18条,既有量的明确,也有质的定性,几乎涵盖了近年来公众诟病颇多、但是无法让责任人得到惩戒的所有情形。这些规定,足以让那些行为不谨的市场主体,或者把污染行为当做“小节”的企业注意了——一旦犯规触刑,就要被严惩。

  更重要的是,《解释》并不是法制的重设或者法治的规范,而是对刑法相关条文操作性不强和存在模糊区域的括定和明晰。《解释》足以让那些环境犯罪嫌疑人能够清晰认知自己行为是否触犯刑法,也容易让舆论场和社会公众能够更好地进行监督。

  和静钧:《解释》是2013年解释的增补版和提升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增补之处就是扩充了对“严重污染环境”的入罪或推定入罪情节。如《解释》明确将“造成生态环境严重损害”规定为“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形之一,凡造成生态环境严重损害的环境污染事故,负有监管职责的人员将按失职罪、渎职罪追究。这一绝对入罪标准的设立,改变了过去即便发生重大生态损害事故也难以指控监管部门失职罪之漏洞。这一从“监管侧”上的发力,有利于激发监管之网的有效性和主动性。除此之外,《解释》把“严重污染环境”的推定成立原则,指向排污单位的自律性和诚实性。凡重点排污单位篡改、伪造自动监测数据或者干扰自动监测设施,排放污染物的,一律认定为环境污染罪中的“严重污染环境”情形,这一推定认定,提升了对企业自律和自我约束的要求,增加了违法犯罪成本风险,有利于排污单位自觉遵守法律。

  李长安:在导致环境问题加剧的诸多原因中,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是其中较为突出的现象。环境违法犯罪成本过低,使得一些不法企业和个人法制观念淡漠,还容易诱发各种腐败现象。因此,在治理环境方面,必须“出重拳、用重典、亮利剑”。遏制污染环境犯罪猖獗蔓延的势头,要靠重刑,更要靠有案必查,环保部门、公安部门要加大查处力度,对环境违法犯罪行为形成强大的震慑。

  强化法制意识,涵养法治素养,让各级政府、监管部门和市场主体都将环境治理视为基本责任

  主持人:加大对环境犯罪的惩治力度之外,还需要打如哪些组合拳?

  和静钧:光在刑事领域“重刑化”依然不是长效之策。环境问题往往不是个别与孤立问题,需要民事、行政等法律的配合,除了实体法上的立权,还需要有程序法上的充分确权,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应强化,环境监管失职与渎职犯罪应严加打击。应鼓励民间组织宣传环保知识,鼓励民间资本投入到环保公益事业。

  张敬伟:强化法制意识,涵养法治素养,让各级政府、监管部门和市场主体都将环境治理视为基本责任。对各级政府而言,环保治理要纳入政绩考核。要形成联防联治综合治理的格局,摒弃地方政府的小我利益,构筑区域治理一条龙、全国治理一盘棋、全球治理齐努力的局面。除此之外,还应强化社会监督,尤其是发挥网络监督的全覆盖和无死角。

  李长安:环境问题需要综合治理。除了法律武器之外,首要的就是要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步伐,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可以采取行政的、法律的、经济的和科学技术的多方面措施,合理地利用自然资源,防止环境污染和破坏,以求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保持平衡。加强环境宣传教育,大力普及环境保护基础知识、环境法律法规,提高企业和社会公众对环境保护基本国策的认识,增强环保的法制观念,在全社会形成保护环境的良好氛围,使个人保护环境由被动变为自觉的行动。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0237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