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刘元春:稳中求进上升为经济工作方法论
来源:深圳特区报   时间: 2017-01-03 16:06

——访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教授

  ■ 深圳特区报驻京记者 庄宇辉 李萍

  提要

  “2017年将会是新常态的关键期,‘三期叠加’的具体表现也会有所改变。因为2016年我国改革已经全面破题,经济也已处在底部波动阶段,经济新动能已经出现。”

  2016年12月14日至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会议明确提出了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度扩大总需求,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总体定位。为更好理解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前瞻2017年我国经济形势,深圳特区报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教授。

  刘元春认为,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工作进行了方向性的总体性的统筹部署,它将成为2017年我国经济工作很重要的一个基准性纲领。只要2017年和2018年坚持深化改革,我国经济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最终会实现全面起飞。

  1  我国经济增速有望相对平稳 要防止债务问题突显

  记者: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您怎样看2017年我国的经济形势?

  刘元春:按我们的研究,受世界经济复苏疲弱,我国增长周期调整、产能过剩依然严重等多重因素影响,我国经济增长仍面临下行压力;但随着我国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改革攻坚力度,经济增长呈现底部企稳迹象。预计2017年我国经济总体将稳中求进,经济增速将相对平稳,GDP增幅约为6.5%,CPI增长2.1%。

  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经过2016年的稳增长,我国经济出现了较好的缓中趋稳态势。目前先行参数反弹强劲,供求关系改善,一些新的动能和新的业态比预期表现要好,因此2017年经济有稳定的基础。从目前政策定位、需求基础等来看,总体处于相对平稳状态,不会出现明显大起大落。

  记者:您认为我国2017年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挑战是什么?

  刘元春:2017年是我国供给侧改革的深化年,是各项基础改革全面实施之年,总体看仍将面临一些问题。首先是债务问题突显,将成新焦点。债务的可持续性会影响2017年稳增长态势,影响新旧动力转换速度,也会影响整个国民资产质量,特别是还本付息已占到全社会融资总量的60%,说明目前债务问题已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明年如何控制风险,如何防止资产价格泡沫漫延,如何降低企业债务率是重中之重需要关注的问题。

  其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原来的“三去一降一补”这五大攻坚战进行了全面升级。在全面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预计会遇到些阻力,比如房地产调控能否取得预期效果,房地产在回归居住功能过程中,要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符合市场规律,同时具有长效基础机制的健康平稳发展的房地产市场,这一过程中如何处理好稳定和改革的关系?如何处理好房地产短期的平稳和中长期长效机制的冲突等,都是要高度关注的问题。

  第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以振兴实体经济为落脚点,而更好振兴实体经济需要很多具体举措,要注意一方面要防止资金脱实向虚,强化金融监管,另一方面要扭转实体经济收益率下降的现实。如果没有很好的“抓手”,振兴实体经济,防止资金脱实向虚就会很困难。

  此外,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美联储加息、英国脱欧等各种问题,对我国2017年总体战略的实施带来很多不确定性。

  2  稳中求进成为治国理政重要原则 房地产调控困局有望得到改变

  记者:继续将稳中求进作为工作总基调,与之前有什么不同?应如何正确理解和处理好“稳”与“进”的关系?贯彻好稳中求进这个总基调对于做好2017年经济工作有哪些特别重要的意义?

  刘元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稳中求进从传统的经济工作总基调,上升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上升为经济工作的方法论,意义大。这标志着我们对于新常态的理解更进一层,标志着我们在改革领域、在其它工作领域要以稳为基、以进为落脚点的工作总基调,成为一个更高的理论基础和哲学原理。

  2017年的“稳”与过去的“稳”不一样,虽然2016年和2017年我国经济都处于新常态,但处于新常态的不同阶段,因此稳定的内涵发生了变化。2017年我国经济触底企稳态势明显,稳定的任务虽然压力较大,但较前几年压力有所缓解。“进”的内容也不一样,2017年的“进”更重要的是要在改革和结构方面做出重大调整,新动能,资源配置方式要有根本性的变化,“进”的范围、深度、工具都会做出调整,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三去一降一补”扩大到四个方面。

  2017年将召开党的十九大,稳定仍是重要工作,但更重要的是控风险,调结构,促改革方面,要下更多力气。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坚持宏观政策稳,微观政策要活,产业政策要准,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思路。对此,如何理解?

  刘元春:这五方面延续了2016年政策的总体定位,以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统筹做好这五方面的工作。

  2017年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题,对宏观经济政策进一步的定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虽然延续了以往的说法,但是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内涵要随时而动、因时而变,有一些新的内容。如2017年将主要是稳中求进,积极的财政政策会为结构调整保驾护航,托举有效需求。不过,我国不仅是应对简单的需求问题,而且要考虑到债务,货币政策不能简单地积极或是收缩,而是要保持一种流动性相对稳定的中性状态。货币政策方式方法也会有所差异,而且治理“脱实向虚”需要结构性的货币投放。

  而社会政策要托底,很重要的是做好社会“短板”方面的文章,特别是要做好扶贫工作,使民众在改革中有获得感,防止民生福利下降等现象。

  记者:2017年哪些重要改革应该会取得突破?

  刘元春:首先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项重要的改革会在2017年取得明显收效,可以预期,会取得一些“质”的变化。

  同时,2017年一些基础性的改革必须破题。这就体现在:第一,国有企业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要大踏步地前进;第二,金融改革必须要全面推进;第三,财税体制要进行破题,中央和地方的事权财权的划分,要进一步明确。另外,在社会保障体系、收入分配体系等领域也都要进一步地改革、进一步地调整。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中央首次这样定调有何深意?怎样建立长效机制?

  刘元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很重要的一点,对我国房地产的治理方向进行了纠正,改变过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短期行政化调控。过去几年的经验表明,过度依赖于行政性调控,往往会带来房地产价格报复性上涨。必须要根据我国国情,因城施政,因地制宜,来采取不同方案,而不是“齐步走”的行政举措。更重要的是要根据市场供求关系,从财税、土地、城市建设、城镇化等基础性方面进行调整,建立市场导向型的长效机制。2017年要利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基础性改革,改变目前房地产调控困局,而不能简单着眼于过去管制这样的行政性方式。

  3  不断深化供给侧 结构性改革 全面振兴实体经济

  记者:您一直关注并研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您觉得,对这个的认识还应注意什么?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重点做好哪些方面的工作?

  刘元春:从战略层面的认识来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久久为功的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它要解决的是深层次问题,是体制机制问题,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简单的延续2016年的改革,必须在2016年改革的基础上,在深度、广度、方法论等方面要有提升,做攻坚战、持久战的准备。

  在方法论上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基本基调,不能急于求成,要讲究方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路径、方法,要避免过度依赖于行政性、运动式的调整模式,要更多依赖于改革,明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是提高需求,方向是提高质量,根本途径是进行改革,制度层面要建立良好的市场导向性的制度基础和利益基础,这样才能建立真正的长效机制。

  不断拓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广度和深度。从广度来说,2017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要从传统的工业、服务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向农业进行扩展,要从硬件设施的建设向软件设施的建设拓展,要从房地产价格调控向建立房地产健康运行的长效机制调整,要从简单的降成本向全面振兴实体经济转变。从深度来说,“三去一降一补”也必须要全面深化,实施的路径、方向、范围都要深化。如去产能,要突破行政性去产量的困局,建立动态的供求平衡的长效机制。

  这些方面都决定了我国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2016年相比,在理论基础、战略认识、方法论、广度与深度、实施路径等方面都要进一步深化拓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2017年仍是攻坚战。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振兴实体经济列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对于振兴实体经济有何积极影响?

  刘元春:目前我国实体经济面临的突出困难是供需结构性矛盾,这一突出困难直接反映在实体经济投资收益率急剧下降,产能过剩,僵尸企业亏损率居高不下,财务紧张。其根本性问题是动力不足,特别是新动力不足,旧动力衰竭。从目前看,提出振兴实体经济,很重要的是,一要防止资金脱实向虚,带来价值导向的扭曲;二要通过减税降成本等一系列举措,使实体经济真正能够轻装上阵,产生内生性投资和增长的动力;三要在新动能培育方面下大力气,通过财政、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等进一步扶持新动能蓬勃向上发展;四要去产能要抓住牛鼻子工程,把僵尸企业整顿好。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您怎么看?

  刘元春:混改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国企改革的重要主体方向。不仅有利于提高国企的效率问题,也有利于有效地解决民营资本的准入门槛问题,为其提供准入机会。混改工作取得了一些进展,比如在石油行业,中石油的销售环节进行了混改,但在更多的行业依然未见混改。因此,混改有成效,但还需要取得实质性的突破。混改还需要更多改革的配合,比如加强监管、所有制改革、政绩观改革、国有资本管理方式的改革,这些重要改革破题之后,混改也会取得实质性突破。

  2017年经济工作基调、方法、核心重点,在这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得到了全面的阐述,对2017年工作进行了方向性的总体性的统筹部署,它将成为我们2017年经济工作很重要的一个基准性纲领。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0237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