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费勇:用文化和美学改变生活方式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 2016-12-26 10:05

  “暮春者,春服既成……”论语中这段话曾是中国传统的经典生活方式。 图为当代小朋友在儒学馆学习。新华社发

  12月17日,由昊达生活方式研究院与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联袂举办的“第一届生活榜发布会暨2017生活趋势论坛”在杭州西溪花间堂举行,《2016中国健康指数报告》《2016中国幸福指数报告》《中国生活方式三十年大盘点》《2017年生活趋势观察报告》等榜单发布。发起者表示要由此定义生活。

  在经济发展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人们对幸福感、健康和生活方式越来越关注,相关的科研教育和产业开发逐渐出现在不同领域。日前,南方日报记者就这一话题,对话昊达生活方式研究院院长、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费勇。

  人类在追求的时候往往把生活忘记了

  南方日报:昊达生活方式研究院与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为什么联袂创办这样一个生活榜?

  费勇:《论语》里有一个经典段落,孔子让几个弟子讲一下各自的志向,曾点的那段话得到肯定:“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为什么他会由衷地赞同曾点,就是因为曾点描述的就是每个人想要有的平静、美好的生活。人类所有的政治、战争、科技,都是为了追求美好生活,但是很奇怪,人在这种追求的时候,往往忘了生活本身,往往是停留在手段的桥梁上,忘记了到达桥梁的彼岸。所以我觉得孔子这话意味深长,每次看到他的话我就想到了歌德所说的,千万不要忘记生活。

  但是人类就是在追求很多东西的时候往往把生活忘记了。一个好的社会都是积累在好的生活层面上,能够推动和产生好生活的氛围,就是一种好的状态,这都很困难。按照我们的设想,生活榜的目的有三个,一个是我们希望能够观察到生活方式的变化和变革,第二点是希望通过榜单把有品质的生活方式体验聚合起来加以呈现,第三是通过榜单尽可能帮助大家提升生活方式的品质。

  南方日报:幸福、健康等问题是生活质量的重要方面,生活榜如何做出考量指标体系?

  费勇:的确,幸福是一个很抽象的感觉,像梅特林克笔下的那只“青鸟”一样是抓不住的。但在社会学中,幸福感是指获得或者感知幸福的能力,这是可以评估和考量的。美国有幸福经济学,哈佛大学有幸福心理课,日本的生活方式研究也很流行。在我国,目前只有北京大学和暨南大学两个高校设立了生活方式研究院,而暨大的生活方式研究发展迅速,在社会调研和应用方面取得了新成效。

  此次我们借助计算机辅助系统进行电话调查,采用了严格的社会学方法,但一个权威、科学并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榜单,依然需要持续努力。2017年的生活榜会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完善,增加10多个榜单,聚焦餐桌、卧室、微生活等,届时生活榜将达到16个榜单,从场景、体验、科技、价值观等各种角度观察国人生活方式的变化,为大众塑造好的生活品质提供一种思考。

  南方日报:生活方式研究的学科背景有哪些,这门学科有哪些应用价值?

  费勇:生活方式在传统分类里属于社会学,但经济学、管理学、人类学也有相关内容。我们国家唯一一个跟生活方式有关的学会是中国社会生活方式研究会。其实真正提出“生活方式”问题的是马克思,他区分了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他很重视从生活方式的角度来考察人类历史。我国最早有一批学者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生活方式,一直持续至今。

  近20年,西方关于科技与生活方式的研究是非常热门的课题,乔布斯常说,苹果的科技创新是在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这是普遍却深刻的改变,比如电影技术从电视到手机的转变,智能手机在今天中国人生活方式中的作用更是巨大。此外,商业模式与生活方式在国外也有很多研究,在欧美日本等国,任何商业模式都建立在对生活方式的研究和理解基础上。我们要么像乔布斯一样创造一种生活方式,要么就要顺应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没有别的方法。当然还有一种是生活美学,实际上就是在生活中发现美,他是一个跨界性很强的东西,可以把设计、陶艺等聚合起来,在环境、规划、设计、手工艺等领域都有应用。

  快节奏生活依然可以找到从容优雅

  南方日报:除了学院做科研之外,你们会在社会应用方面做哪些工作?

  费勇:目前我们只是推出了一个生活方式研究的生活榜。在科研上我们还会做两件事,一个是引进国外经典的、权威的、前沿的关于生活方式的理论和著述,并组织人员去翻译;第二是认真研究中国本土的当下生活方式。在这两个基础上,生活方式研究院会开展生活方式的教学,我正在招收文化创意与生活方式方向的博士与硕士,另外还有生活方式高级研究班。接下来我们打算做一些跟生活方式有关的行业的培训,传播这种理念,很多人想做生活方式但困惑不知道怎么转型,并探索各种与不同行业的开发合作。其中,“生活+100”就是一个以学科研究为基础,建立和聚合不同资源的内容平台,无限延伸那些可操作并能转化成产业资源的项目计划。

  南方日报:幸福感和健康很多时候都关乎个人感觉和具体条件,学术榜单和产业应用如何发挥作用?

  费勇:我们每做一件事都是很有限的,不能提供答案或者解决所有人的问题,但我们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哪怕只能影响一个人,它就是有意义的。这个生活方式榜,是我很多年前就产生的想法。我本身就是传统的中国人,最近我写了一本书,在文字中整理中国古典文化,古代中国人其实很讲究生活,很有生活美学,最近几十年,因为各种社会运动和经济发展,很多人忘了生活,这是很普遍的一个现象,我们现在就是去慢慢学习,虽然很难。

  近20多年来我一直研究禅宗,写了很多书,但这些东西跟别人讲的时候,很个人化。我想,要改变中国人对于生活方式太不讲究的状况,可以从各个方面去做,之前我们把唐宁书店定位成生活方式概念店,就是从这一考虑出发的。我相信,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再快,人心中的那份优雅从容、那种“慢”是没有变的。这是相对的,每代人的心态都是与特定的时代相符合的。

  南方日报:美学概念很空泛,大型项目又粗糙,而你们的观念是具体、小而美,是吗?

  费勇:我们整个基调就是小而美。真正的生活不是宏大的,而是细节的。无论日本还是美国,我们看到他们的设计和产品一定是赢在细节上,并最终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像麦当劳,本身就是一种快餐文化,迪士尼其实是游乐园,但都引领了生活方式的变革,都突破了原来的商业范畴。日本的生活方式产品与服务同样做到了极致,几乎没有两家小店是一样的,就因为有一帮人很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们希望吸纳和聚集一批做具体的产品又有生活追求的人,从细节上慢慢改变。现在很多投资人都是找互联网,要快、大流量,我们不是这样的,我们每找一个人,都是要一起成长,很有耐心才行,要将真正有文化价值、美学价值的东西变成商业价值。

  ■链接

  “生活榜”都说些什么?

  “生活榜”依据采集自32个省市的1万份样本而生成。著名社会学家、昊达生活方式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丘海雄教授从专业的角度介绍了榜单的统计学原理,指出大数据研究是一个新的颠覆性的研究方法,可以对社会问题的认知和研究形成有效互补,同时对人们形成健康、理性、科学的生活观念提供帮助。

  此次生活榜的统计对当前中国人生活状况的各个指标进行考量,显示出一些重要和有趣特点。例如,并非收入越高,个人幸福和健康指数越高,而是随着个人月收入的增高,居民幸福感与健康程度先升后降。在总体趋势上,月薪9000及以上的人更健康和幸福,月收入在1.2万-1.5万元时,居民健康和幸福指数最高,当收入升至1.5万以上时,两个指数则开始呈下降趋势。

  据此次调研,对健康影响最大的五个因素是:幸福感、乐观程度、年龄、锻炼频率、休闲满意度;对幸福感影响最大的五个因素分别是:对未来的乐观程度、健康状况、休闲满意度、是否有伴侣、医疗服务满意度。

  此外,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获得幸福,但男性比女性健康;有房群体比没房群体更容易获得幸福,有伴侣群体比没伴侣群体更容易获得幸福。在受教育程度上,低学历群体比高学历群体更容易获得幸福,随着受教育程度的增高,健康指数先上升后下降,其中大专学历的人健康状况最好。此外,居民最健康的三个地区是河南、浙江、黑龙江,居民幸福感最高的三个地区是海南、江苏、天津。在“北上广深”四个城市对比中,四城市居民幸福感无显著差异,其中北京居民感到最快乐、对生活最满意,深圳居民的幸福感最低,但深圳居民健康指数排名第一。记者 陈龙 实习生 钟志阮 杭州报道

(责任编辑:彭浣鋆)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31120186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