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地名故事|悠悠古道通南北 百年老屋话沧桑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 2016-12-11 10:06

  世外桃源般的柿子坪村。受访者供图

  善述围厅堂。受访者供图

  莹光围。受访者供图

  群山环绕中的小丘陵平原罗岗镇,以155.95平方公里的面积成为兴宁市第二大镇。罗岗镇曾是以“小南京”著名的兴宁市北部重要商贸集散地,在距离圩镇1.5公里处的小村落里,隐藏着一条南来北往的古驿道。100多年前,商贾、挑夫们时常在古驿道旁袁姓和钟姓族居交界处的柿子树下休息,小村落因而得名柿子坪村。

  柿子坪村虽方圆仅3公里,但却拥有善述围、松茂围、莹光围等古民居近9座,其中一部分属四角楼,在客家民居群体中独树一帜。这些经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沧桑的古老建筑,大部分被较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2012年,柿子坪村被列入第一批中国传统古村落名录。“国字号”的光芒曾让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古村落呈现在人们眼前。然而,如何让光芒持续闪耀,是柿子坪村如今正面临的难题。

  因柿子树得名 因古民居扬名

  罗岗镇距离兴宁城区47公里。从兴宁城区驱车走济广高速公路平兴段到大坪出入口转乡道,还需前行近20公里,才到罗岗镇。“罗浮镇和罗岗镇是兴宁市内距离高速公路出入口最远的地方。”与记者同行的罗岗镇政府工作人员调侃道:“现在看起来位置十分偏远,但它曾是粤赣两省的‘商贾驿站’。”

  罗岗镇因其距离兴宁北部原另外5镇:罗浮、大坪、黄陂、坪洋、岗背均是15公里左右,而在历史上被称为兴宁的“北六中心”。此外,罗岗西北角接壤河源龙川,北部靠近江西,历来是粤赣边境的“商贾驿站。”

  柿子坪村内就隐藏着连通江西和广东的古驿道,这条古驿道带动了这个小村落商贸的繁华。“如今古驿道早已没了踪影,我们只能根据古籍判断它的具体位置。”柿子坪村村主任袁木华告诉记者,上世纪50年代始,公路逐渐发达,交通工具也日益多样化,古驿道因而被废弃。人们在古驿道上建房子、修道路,或许还剩下部分驿道,隐藏在周围的群山之中。“听上了年纪的老人说,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古驿道还人来人往,人们挑着担子南来北往地做买卖。”

  古驿道旁袁姓与钟姓族居交界处种有几棵柿子树,商贾、挑夫路过时总要在树下休息。清朝末年,村里人开始在树下摆摊做生意,贩卖仙人粄等客家特色小吃,并形成了一长条“小吃街”。柿子树便成为了村里的标志物,村子也有了名字,叫做柿子坪村。

  而今驿道不复存在,“小吃街”失去了往日的人气,而那几棵柿子树也在村庄的变迁中被砍伐了,但村名却沿用至今。

  据袁木华介绍,柿子坪村因500年前袁氏族人从江西瑞金迁入居住而形成,而后刘、钟、巫等姓氏族人也逐渐迁入,壮大了村庄规模。袁姓仍是柿子坪村内的第一大姓,约占全村人口的70%左右。最早落居的袁氏家族将鱼形屋的建筑风格带到了当地。所谓鱼形屋,即房屋依地形建成如鱼状,而后受周边乡镇文化及当地环境气候的影响,村子里的人更多地建起了四角楼。柿子坪村的建筑因而在梅州独树一帜。

  柿子坪村商贸的繁荣随着古驿道运输货物形式的落幕而逐渐冷却,村子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在历时进程中,柿子坪村留下了众多古民居、古井、古榕树、古石桥,至今仍散发着古色古香的韵味。2012年,柿子坪村以众多特色民居成为第一批中国传统古村落。中国传统古村落的称号将柿子坪村重新推向人们的视野。

  “柿子坪村落内有众多历史悠久的古民居,特别是有众多四角楼,对研究客家文化、客家建筑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嘉应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日胜曾多次前往柿子坪村,并在其书《胜游梅州(兴宁篇)》中单列一篇对柿子坪村进行讲述。“村子里不仅有古民居,还有十分优美的风景。”

  楹联传家风古训 四角楼里人才辈出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初冬走进柿子坪村,田地里的稻谷已黄,屋前屋后是绿油油的菜地,走地家禽在其间觅食。部分村民正在地里劳作,部分村民在家里编织新年用的花灯,部分村民坐在门前庭院闲聊,远处连绵的山脉在早晨的雾气中若隐若现。眼前的场景,宛如陶渊明《桃花源记》重现。

  让柿子坪村保持古色古香的不仅仅是因为地理位置略显偏远而少人扰,更是因为这里分散各处的传统客家古民居。该村村主任袁木华介绍,村子里现存较为完好的古民居有9座。始建于1884年的善述围,是村内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古民居。

  有别于半月形围龙屋,善述围是方方正正,讲究对称的四角楼。从高处望去,层层包围的黑瓦在青山绿野间显得格外壮阔,方正的房屋设计亦显出其森森威严。

  走进善述围,历经百年的老屋仍散发着迷人的魅力,与记者同行的人皆惊叹不已。精美奢华的雕饰历经百年展露在人们眼前,台梁斗拱间,或花、或鸟、或兽,各种木雕层层叠叠,繁而不乱。娇艳盛开的花朵、枝头吟唱的小鸟、威武凛冽的福兽,跃然于木头方寸之间;染金、染红、染绿,整个屋子被色彩环绕,呈现勃勃生机。

  而最让人赞叹的,是古屋里无处不在的楹联。步入斗门“大夫第”便可见上羽:“仁风杨梓里、和气蔼蓬门”;“水含其和山挺其秀,雪庆瑞风扬我任”。大门前是屋名的嵌字联:“善名传瑞雪,述徳望云初”等,中厅两侧,写着四个大字“忠”“孝”“廉”“节”。“屋子里的对联都在展示忠孝廉节的袁氏家风,通过在屋内挂楹联的形式,提醒子孙,并传承家风。”袁木华说。

  袁木华告诉记者,善述围是他出生的地方,小时候老屋里仍有许多人居住,但这些年来,大家渐渐搬了出来。“善述围是村子里最大的屋子,建筑面积3600多平方米,是4栋4横砖瓦土木两层结构,总共354个房间,20个会客厅,天井都有25个。”袁木华说,四角楼之所以叫四角楼,是因为房屋最外边东南西北四个角楼分布着四个高出房屋的“楼角”,是为了安全防盗而设计。如果屋外面有强盗来犯,“楼角”里的人可在窗口瞄准射击。“柿子坪村内许多古民居都是四角楼,这让柿子坪村在兴宁,甚至整个客家地区都独具特色。”

  村里其他古民居的屋梁房墙上也都写上了楹联警世语录,家风古训通过这种形式得以传承,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人,也培养出了许多文人名士。由柿子坪村古村落走出来的博士、教授、知名学者、艺人、政要等多达300多人。如著名史学家哲学家袁伟时,曾参加过原子弹、导弹发射试验的国防科技大学高级大校袁伟谋,台湾台北陆海空总医院院长袁振球等。

  资源整合功能划分 打造“世外桃源”

  莹光围是柿子坪村里刘氏家族所盖的房子,也是一座四角楼建筑。走进莹光围,前、中厅仍保持着屋子原有的面貌,后厅已被改造成祠堂,两旁的房屋遭到严重损坏,只剩下几堵墙。今年已69岁的刘显南作为刘氏家族看守祠堂的子孙,仍居住在莹光围里。他告诉记者,莹光围曾经历了多次改造。“现在看起来残破不堪,原来可是很壮观的。”

  莹光围建于清末民初,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是三栋二横的格局。上世纪50年代,刘氏家族将屋子租给政府做粮食管理所,人来人往,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屋子原有的构造。到了上世纪80年代,莹光围又被设置为村民结扎手术点。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莹光围作为五保房租给村里的五保户。直到2009年,政府想在莹光围建养猪场,刘家人才终于把房子收回,改造成刘氏祠堂。经历了多种用途后,莹光围被多次改造,如今已难以看到它原来的面貌。

  莹光围并非个例,经历过战乱的柿子坪村,民居风格不断变迁,古民居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善述围曾经有更多精美的木雕和楹联,但部分已被铲除得只剩痕迹,而有些珍贵的牌匾被拿去当墙砌水沟。”袁木华说,由于老屋的住户日渐减少,造成看管保护不善,许多古民居内的木雕牌匾被人趁机偷走,让人扼腕叹息。

  好在部分古民居的后代意识到老屋维修保护的重要性,如善述围早在1980年就开始维修。2005年柿子坪村村民更是成立了维修重建委员会,投入资金予以维修加固,以帮助这个古村落重放异彩。

  柿子坪村被列入中国传统古村落名录,善述围获评“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兴宁市十大古民居”“兴宁市文物保护单位”等荣誉,让其获得了部分维修保护资金。柿子坪村已做好相关规划,将这些资金全部投入到古民居的开发和保护中。“我们首期将投入300万元对善述围、松茂围、老玉成、莹光围等几个有代表性的客家民居进行维修,并对这几个民居沿线绿化,水沟进行改造。”袁木华说,“古民居进行统一开发,资金是一方面的问题,更大的难题是村民观念的改变,他们很多人不愿意拿出祖屋给政府开发。”

  “柿子坪村拥有绝美的自然风光,古村落结合自然景色开发乡村游,是柿子坪村古村落开发保护的可行之策。”嘉应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日胜说,城镇化进程加快,促进乡村游发展的步伐。人们思乡念乡,便会想回到山野村居的状态,而柿子坪村有天然的乡村游资源优势,宜结合旅游开发,对古村落进行保护和开发。“柿子坪村各古民居较为分散,不适宜围成景区来开发,应连片进行乡村游的开发。并将各古民居因地制宜进行功能划分,比如说善述围可以作为客家建筑展览馆,其他有些可做客家美食、姓氏等文化展览馆,有些可以改造成民宿、农家乐供游客体验。”何日胜说。

  ■对话

  嘉应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日胜:

  引导所有者观念破解古民居开发难

  世界客都梅州拥有众多客家古民居,如何更好地对古民居进行保护和开发,梅州正在探索之中。嘉应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日胜认为,古民居需因地制宜进行有效开发。以柿子坪村为例,该村不仅拥有众多古民居,也有秀美的自然风光,何日胜建议可进行乡村旅游开发。何日胜说,值得注意的是,对古民居所有人观念进行正确引导,是破解古民居开发难题的重要课题。

  南方日报:柿子坪村入选第一批中国传统古村落名录,您觉得对其进行保护和开发有哪些意义?

  何日胜:我曾多次前往柿子坪村,对那里印象深刻。我觉得对其进行保护和开发主要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是柿子坪村现存的古民居较多,而且多为四角楼,建筑也很精致很壮观,在半月形围龙屋为主的梅州独树一帜,具有研究意义。

  其次,柿子坪村的古民居,特别是善述围内有许多“忠孝廉节”的楹联古训,激励子孙传承袁氏家风。正是在这种家风的影响下,柿子坪村出过很多文人雅士。家训家风也是客家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柿子坪村可以作为研究客家文化的地域之一。

  南方日报:对柿子坪村进行保护和开发,您有哪些建议?

  何日胜:梅州有众多古民居,我也去过其中大部分。我发现对古民居进行开发和保护,缺乏资金投入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而古民居所有人的观念保守则是更大的阻碍。有许多人觉得这是我们家的祖屋,不适宜租赁或者卖给政府部门进行开发。同时,古民居内居住的人越来越少,有许多也破败不堪,岌岌可危,他们觉得既然不住了,就没有必要再筹资修建。有些还会破坏原有结构进行改造,或直接在上面盖新房。如何引导他们的观念,是古民居开发和保护的重要课题。

  我认为,政府部门在观念方面要进行引导,向社会宣传保护和开发古民居的意义,鼓励古民居所有者筹资修建。规划统一开发的地方,政府需要做好补偿措施。

  就柿子坪村而言,它不仅仅拥有众多古民居,是中国传统古村落。村内拥有绝美的自然风光,四面群山环绕,罗岗河支流白水河围绕村庄。古村落结合自然景色开发乡村游,是柿子坪村古村落开发保护的可行之策。

  对柿子坪村进行连片乡村游开发,可对各古民居进行功能划分,比如说善述围可以作为客家建筑展览馆,其他有些可做客家美食、姓氏等文化展览馆,有些可以改造成民宿、农家乐供游客体验。

  南方日报记者 张柳青

  通讯员 曾碧辉 钟思婷

  编辑: 唐林珍

(责任编辑:王佳)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91120094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