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破解人工成本难题
来源:文/《瞭望》新闻周刊   时间: 2016-12-05 16:24

    吉利春晓基地内的机器人在生产线上忙碌 王定昶摄/本刊

    日前,《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上海、广州、武汉、青岛、天津等地调研时了解到,随着要素成本的不断上升,我国制造业保持人工成本优势的压力日趋加大。业内专业人士和企业界人士普遍认为,人工成本的上涨趋势是难以逆转的,“唯有实现劳动收入提升与生产率提高相协调、人工成本提高与产品价值上升相协调、工资上涨幅度与员工利益诉求相协调,才能够有效降低相对成本。”

    人工成本压力加大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访一线用工企业了解到,人工成本仅占企业总成本的10%,采购成本、资金成本等所占比例更高。当前,我国制造业参与国际竞争能够拥有价格优势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人工成本相对而言仍然较低。然而,近年来,我国人工成本的上升幅度已经高于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

    国际比较表明,中国工资水平不及美日欧发达经济体,但上涨速度快,快于南非、巴西等发展中国家。2008~2014年,中国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年均增长率达到11.8%,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9.0%。同期美国工资实际增长率为1.9%、欧元区为0.5%、日本为-0.8%,南非和巴西的实际工资增长率分别为3.2%和5.7%。

    沿海某厂高管向本刊记者介绍,人工成本上升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物价、房价走高,员工的生活成本提高,支出提高必然要求收入增加;二是随着劳务工管理越来越规范,社保等综合成本也在上升。2011年以前,该厂一名劳务工社保支出是每月200多元,与所在城市社保规定接轨后,每月企业需要为每名员工缴纳1000多元,而公司的劳务工数以万计,这大大增加了企业的成本支出。同时,员工个人也要缴纳相应的比例。

    专家认为,我国人口结构的变化也增加了人工成本增长的刚性压力。我国适龄劳动人口(16~59岁)占总人口的比例在2010年达到峰值,2012年以来劳动年龄人口的绝对量开始下降,剩余劳动力无限供给时代结束。劳动合同法在保障劳动者合法利益的同时,加大了企业社保支出,这意味着人工成本上升仍然是未来趋势。

    受访企业认为,人工成本上升具有刚性特征。比如,我国造船行业的国内劳动力价格已经和韩国、日本越来越接近,开始出现提高收入也招不到人的情况。

    三大矛盾导致相对成本提高

    在专家看来,更值得关注的是,人工成本的上升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产品价值的提升并没有同频共振,人工相对成本提高制约着制造业的发展。

    一是人工成本上升过快与劳动生产率提高滞后的矛盾。

    当前,工资上涨对于提高劳动生产力的刺激作用有限,我国技术升级和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慢于劳动力成本上升速度。以造船行业为例,中国工程院院士、船舶先进制造技术专家组组长林忠钦介绍,中国造船效率为日韩水平的三分之一。10多年来,中国国内骨干船厂每修正总吨工时平均消耗从44降到30(个别先进企业达到20左右),但与日本的10、韩国的15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

    上海某造船厂负责人介绍,我国造船行业技术进步很快,但一定程度上仍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由于技术落后,修改、返工成本较高,加上管理能力还不够精细,造船周期比较长,延迟交货现象时有发生。在其看来,相对而言,我国人工成本仍然是低的,“但是效率低下、返工、浪费就把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抵消了,相对人工成本居高不下。”

    二是人工成本持续上升与产品价格低位徘徊的矛盾。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到,今年1~5月份,全球造船市场形势十分严峻,日韩船厂接单严重不足,我国船厂虽然凭借成交的VLOC订单,市场份额得以保持高位,但常规船型承接形势同样严峻。到5月份,市场形势进一步恶化,主力船型成交寥寥无几。

    在市场萧条的大背景下,船价下滑已成必然。据相关企业人士介绍,当前的船价仅为2008年之前的二分之一,甚至更低。即使船价已经低至成本价,为了获取一定的现金,国内造船企业仍然在竞相接单,产品价格下滑进一步加大了企业的成本压力。

    三是工资上升幅度与员工利益诉求的矛盾。

    本刊记者发现,企业负担“五险一金”的费用占比较高,包括企业需要负担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以及住房公积金,合计为本单位职工工资总额的33%~40%。

    湖北某公司高管介绍说,企业承担着较大的人工支出压力,但仍然留不住人才,为了每个月增加两三千元收入,公司一些年轻员工选择去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于外来务工人员而言,即使缴纳了“五险一金”仍然没有安定感。上海某造船员工担忧地说:“综合保险约为1000元,一旦生了病自己还是有压力。”

    “降成本”关键在提高劳动生产率

    受访企业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反映,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途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提高生产自动化水平,二是提高工人技术水平。

    一方面,企业加大自动化投入需政策扶持。

    按照业内评估,造船业国际先进水平正在从工业3.0向4.0过渡,而国内大部分船企处于2.0阶段。相对于汽车行业,造船业的自动化水平比较落后。林忠钦认为,2015年,我国造船业在完成订单、新增订单等方面远超日韩,但随着要素成本上升,如果不抓紧时间转型升级,过去积累的竞争优势就有可能改变或流失。

    比如,调研中,本刊记者发现,位于江苏省南通市的中远川崎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从3年前开始尝试智能化转型。2015年,在工信部所评出的首批46家智能制造示范试点企业中,中远川崎是唯一一家船舶行业企业。

    目前,造船行业已经普遍意识到提高自动化水平对于企业降成本的重要性,但受制于全球造船业正处于低谷期,企业普遍资金紧张,鲜有自动化投入的计划。相关专家说,国内船厂多与国外公司联系建立自动化生产线,但国外公司也没有成型的产品,更不用说其他智能装备企业,对于造船行业的自动化生产的研究和实践还非常少。

    另一方面,提高员工稳定性,加大技术培训力度。

    相对于自动化的投入,加强员工的培训以提高其技术水平已经有诸多探索。2006年,上海振华重工初入海工领域,在当时的亚洲最大4000吨全回转起重船建造项目上,公司遭遇了大量焊接难题。为此,上海振华重工招募了大批优秀焊工,成立了“焊工之家”,并进一步为他们强化培训。这为其之后承揽美国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拉斯维加斯摩天轮项目,苏格兰福斯新桥、比利时闸门等项目打下了基础。

    魏钧是“焊工之家”的一员,他告诉本刊记者:“通过参加国外的一些项目,我发现,和新加坡等国家相比,国内的一流焊工并不比国外差,但是技术过硬的工人总量少,大量的工人技术水平较差。”

    对于企业而言,技工培训的必要性已经成为共识,但员工培训投入较大,尤其是对于大型装备制造业,能够承担的企业非常少。魏钧说:“江南造船厂有比较全面的培训学校,有的培训设备动辄上亿元,能有这种实力的企业太少了。”

    另外,不少企业管理者建议,“企业内部,应该给务工人员多建一些职工宿舍、提供一些基本医疗服务等,这更有利于降低他们的生活成本,也能增强职工的归属感。”□(采写记者:方问禹 贾远琨 徐冰 张旭东 欧甸丘 陈俊)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0056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