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苏国辉:脊髓损伤患者 站起来不是梦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 2016-12-02 09:37

  两个月来,一项有关脊髓损伤的最新临床试验成果让许多人激动不已:通过移植脐带血单核细胞加上强化步行训练,损伤期一年以上的慢性脊髓损伤病人可恢复已丧失的神经功能,重新站起来,甚至恢复行走能力。这项研究发表在国际权威期刊《细胞移植》(Cell Transplantation)2016年的第25期上。这项研究的推动者之一正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暨南大学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院长苏国辉教授。

  近日,在与广州日报全媒体采访团队对话的过程中,苏院士畅谈了他寄予厚望的研究团队以及他对广州科研发展的观察与建议。

  科研人员做研究要立足于实际。苦心孤诣所得,要让社会获益,最终能改变普通人的生活。 ——苏国辉

  作为一名神经解剖学家,苏国辉院士拥有求真的科学精神与拥抱生活的热情这双重气质,而这也体现在他的科研课题中,近年来他所推进的一些科研课题非但不“高冷”,甚至可以说相当接“地气”:运动预防抑郁症,枸杞子与预防慢性青光眼……

  谈到“现在的家”,苏国辉说广州是个生活细节丰富而迷人的地方。在吸引高科技人才落户方面,他认为,宽松而契合实际的科研政策、灵活的合作机制、一流的合作对象和便利的生活条件,会令高水平人才循香而至。

  高大上

  新成就 团队完成第一个亚洲人参考基因组

  1977年,苏国辉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后,选择了回香港工作。在苏国辉研究的领域,留在美国发展会有更多的科研机会。然而,他曾在不同场合向人们倾吐心声,希望“凭借香港与内地的紧密联系,可以为国内的神经科学发展尽一分力”。

  这个心愿在来到广州之后,得以充分实现。借助暨南大学“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这一平台,苏国辉召集了一支优秀的“中枢神经再生修复”国际型研究团队。在他的带领下,团队里的年轻成员也做出了令人欣喜的成就。今年,除了引人瞩目的脊髓瘫痪细胞治疗临床研究项目,由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主导、联合中美多家科研单位完成的第一个亚洲人参考基因组“华夏一号”,其研究成果于6月30日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论文的第一作者正是该院的师玲玲副研究员。

  广州日报记者获悉,在该成果发表以前,多个研究小组在亚洲人基因组进行de novo组装(意为“从头组装”)的尝试,效果都不理想。 “华夏一号”的发布填补了中国人群的疾病研究缺少精准参考基因组的不足,对中国人群基因组学研究、遗传疾病研究、精准医疗应用等领域都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学术突破 视网膜节细胞神经受损后可再生

  苏国辉长期致力于视神经系统的发育、可塑性及再生研究。

  长久以来,人们认为中枢神经受损很难再生。“我发现周围神经系统的神经纤维受损后是具有再生能力的,就很好奇为何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中枢神经系统对人体非常重要,如果受损后能够再生,瘫痪的人或许能重新获得行走的能力,失明的人也能重见光明,这将改变他们的人生。”

  苏国辉带领研究组,以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视神经作为研究对象。通过改变视神经的“微环境”,苏国辉惊喜地发现,受损的视神经具有再生能力。他带领团队创建了“外周神经视网膜移植模型”,在大鼠身上进行探索,首次证明成年鼠的视网膜节细胞受损轴突,可在外周神经中再生。通过研究各种细胞成分在眼内移植以及神经营养因子在眼球内注射的结果,苏国辉想了解这些做法对视网膜节细胞再生的影响。

  结果显示,在6种神经营养因子中,只有CNTF(睫状神经营养因子)能促进视网膜节细胞轴突再生。苏国辉的发现,被国内外学界超过300多次引用。

  “这一研究结果并不局限于视神经,还可应用于培养整个中枢神经系统的再生能力上。”苏国辉表示,这一应用有望让脊髓损伤、老年痴呆等病症得到缓解。

  选择广州

  “这里有水平相当的合作者、便利的科研环境”

  “我之所以来到广州,不仅因为这是一个迷人的城市,既有悠久的历史,又有丰富的生活细节,而且这里的生活习惯跟香港差不多,给我‘回家’的感受。更主要的是,这里有水平相当的合作者、便利的科研环境。”苏国辉说,暨南大学的科研氛围很好。

  苏国辉列举了广州最吸引他的地方:一是科研合作机制更加灵活,有众多不同专业的精英一起合作,如他可以方便地与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合作开展临床研究。二是大学为他建立优秀的科研团队提供了便利,如该研究院17个科研人员绝大部分具有国际学术背景。他又从比利时等国延请了中枢神经研究领域的杰出人才加入团队。

  在苏国辉的带领下,近年来连创佳绩的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团队,在这一领域已经居于国内领先地位。最近,该研究院还通过了教育部的“中枢神经再生国际合作实验室”的评定。“这是国内实验室评定的最高等级,要求实验室必须与国外科研机构有实质性的密切的合作。”苏国辉的语气中带着欣慰,“我们的团队很有活力,平均年龄在30多岁,有两人是国家‘千人计划’的入选人才。”他希望今后能吸引更多年轻的优秀成员加入暨南大学,不但成为中国最好的中枢神经再生研究团队,也是世界性的优秀团队。

  苏国辉认为,广州在“筑巢引凤”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只要不墨守成规,人才便可循香而至。作为国内一线城市,广州房价并未畸高,有助于吸引优秀的年轻高科技人才落户。

  院士小传 苏国辉

  中科院院士、暨南大学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院长、美国发明家学会院士、香港大学医学院教授。祖籍广东顺德的苏国辉1948年出生于香港,1973年毕业于美国东北大学生物系,1977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后在香港大学医学院长期从事哺乳动物视觉系的发育、可塑性及再生研究,包括对视觉传导路发育的开拓性研究,对视觉传导路损伤后的可塑性研究,以及对视网膜损伤后的再生性研究,其成果得到国际同行的广泛认可与引用。1999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由他领军的暨南大学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现已称为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再生研究重镇。

  68岁的苏国辉被誉为“世界视神经再生研究的先驱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是第一位证明了“成年哺乳动物的视网膜节细胞可以实现再生”的科学家,他的研究被学界认为“极具开拓性”。近年来,以广州作为研究基地的苏国辉着力打造创新型国际合作研究团队,并提升了我国中枢神经系统保护和功能重建研究领域的水平。

  接地气

  枸杞子明目?用科学手段来验证

  世界上有20%的盲人陷入黑暗,要归咎于青光眼。和眼压急升、症状明显的急性青光眼相比,慢性青光眼的发病缓慢,症状隐蔽,容易被人们忽视,危害更大。近年来,一直从事视神经系统研究的苏国辉率领团队转向这一方向的研究。

  作为一名受过严格学术训练的科学家,苏国辉对具有悠久历史的祖国传统医学并不排斥。中医认为枸杞可“护肝明目”,但枸杞为何有此功效?苏国辉希望找到科学证据来验证这一说法。

  “枸杞子的一些有效成分过去鲜为人知。” 苏国辉说,研究发现,枸杞子中有多种有益物质,其中枸杞子中的“枸杞多糖”对视网膜神经具有保护作用,能够提升细胞再生、减少细胞凋亡,有很好的神经保护作用。

  目前,他的团队已在枸杞子研究方面取得多项成果,并在国际杂志上发表了30多篇文章。为了更好地探索枸杞子的神经保护作用与枸杞多糖的关系,苏国辉院士与暨南大学姚新生院士展开合作交流。苏国辉还将这一发现应用于为损伤后的视网膜节细胞的保护和存活寻找新的因子和治疗措施,为青光眼新疗法的开发提供依据。

  为此,苏国辉还亲自验证枸杞子的功效,他每天用枸杞子泡水饮用且食用枸杞子果肉,每日大约服用40粒。

  运动可防抑郁?“脂联素”在发挥作用

  针对抑郁症人群发病率越来越高这一现象,苏国辉团队研究证实,运动可抑制抑郁症的发生。

  “爱好运动的人,并不如人们所说的那样‘肌肉发达、头脑简单’。恰恰相反,运动有助于促进脑健康。”苏国辉表示,运动后,肌肉可分泌几十种“运动因子”,包括神经营养因子、抗炎因子和荷尔蒙。神经营养因子(BDNF)能帮助人处理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让人注意力更集中,同时也提高了记忆力。

  近年来,苏国辉带领研究团队开展了“多运动防治抑郁”的研究课题。近年来,一种新发现从脂肪细胞分泌出来的脂联素,被认为与抑郁症有关。脂联素水平较低的人,患抑郁症的风险上升,而进行抗抑郁症治疗或运动后,患者的脂联素水平有所升高。

  苏国辉团队试图找寻运动与抑郁症之间的直接证据,便把目光转向了脂联素。通过建立动物模型测试老鼠的行为,团队发现,敲除脂联素基因的老鼠(即体内缺乏产生脂联素的能力)在运动之后,大脑海马区并没有出现内源性干细胞增生,也未能改善抑郁症状。这说明,运动抗抑郁的其中一个机理,是脂联素在发挥作用。

  苏国辉认为,对于普通人来说,加强运动,对于预防、治疗抑郁症都有积极意义。

  文/广州日报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张英俊、梁孝廉

  图/广州日报记者邱伟荣

(责任编辑:彭浣鋆)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31120036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