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专家:慈善超市逐步过渡给民间来做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 2016-11-23 12:14

  在越秀区慈善捐助超市,低保户可用5个积分兑换一瓶食用油。南方日报记者 张梓望 摄

  9日下午,刘先生以市价三分之一的价格,在深圳市慈善超市(中民点)公益金商品区购买了粮油,该区域商品由民政部拨发的福彩金购买,仅面向深圳市低保人群开放。结算之后,他又在超市内的零售区以市价购买了一袋面包,该区域商品价格与普通便利店无异,区别在于每件商品都有一定比例附捐。

  两个区域独立管理、分别核算,该慈善超市在满足城市困难人群基本需求的同时,也提升了“自我造血”能力。这便是深圳市慈善超市的社会化探索。

  慈善超市进入中国已有13年,截至2015年底,国内已有慈善超市近万家,在汇集社会捐助、帮扶困难群众等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然而,不少慈善超市因定位模糊、募集能力弱、自我经营能力低等问题,发展遇到瓶颈。

  2014年初,《民政部关于加强和创新慈善超市建设的意见》(下简称《意见》)实施,标志着中国慈善超市开始进入社会化转型探索。《意见》实施已有两年,中国慈善超市的转型之路走得如何?记者走访了广州、东莞、深圳多家慈善超市,对此展开调查。

  思路的局限

  只重“慈善”不重“超市”

  8日下午,刘婆在位于广州市越秀区光塔路的越秀区慈善捐助超市里,使用30分积分兑换了一瓶500毫升食用油和一箱面饼。

  越秀区慈善捐助超市于2003年7月建成,是广州首个慈善捐助超市,由越秀区慈善会运营,区慈善会分管。越秀区慈善会副秘书长钟穗鹏介绍,为满足全区1.1万低保户,超市每年需发放近100万元物资,其中10万元来自民政部门拨发的福彩金,87.5%来自企业捐赠,个人捐赠仅占2.5%。慈善超市将募集物资以分数定价,低保户从民政部门领取积分后方可兑换。而这一运营模式,也是中国传统慈善超市的普遍运营模式。

  “比起超市,这里更像是政府济困物资的免费发放点。”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院副研究员杨永娇说。

  根据国家民政部的定义,慈善超市是借助超级市场管理和运营模式,为困难群众提供物质帮扶的社会服务机构。然而,许多慈善超市把重点放在“物质帮扶”,缺乏超市的运营和管理机制,这导致许多慈善超市出现募集能力弱、运行成本高、自我经营能力低等问题。在《意见》当中,把这种状况描述为“只重‘慈善’,不重‘超市’”。

  慈善超市发源于20世纪的美国,主要业务是接收、翻新、销售市民们捐赠的二手物品,并将销售这些物资所得到的善款用于为残疾人、失业者、孤儿、新移民等社会弱势群体兴办福利工厂、职业培训机构、学校和就业安置场所等。

  而我国的慈善超市服务群体从社区所有居民变成了社会低收入人群;慈善循环机制,从慈善组织将超市自我“造血”所得用于公益事业,变成了始于政府拨款,止于救济物资发放。慈善超市的经营管理主体是政府部门。

  “政府如果支持,慈善超市一下子就成长起来了;政府一旦放手,慈善超市就慢慢经营不下去了。”杨永娇说。“慈善超市是由民政部门或街道运用行政力量推动成立并维持运营,缺乏独立性、自主性,缺少生存压力、发展动力。”《意见》当中,也指出了相同的问题。

  市场的探索

  能“自我造血”的项目不多

  民政部门也看到了慈善超市运营的问题,在《意见》中提出逐步把慈善超市交给社会组织、居民自治组织或市场主体去运营,鼓励和引导慈善超市进行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或工商企业注册。

  在《意见》指导下,成立于2004年深圳首家慈善超市——深圳市慈善超市(中民店)开始了市场化和社会化探索。

  2015年9月,深圳市广惠社区公益事业服务中心(民办非营利单位)接手中民店的运营管理。

  9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罗湖区时代中民广场的深圳市慈善超市。与记者之前走访的广州、东莞多家慈善超市不同,这间店的布局更接近现代超市,商品也更丰富。超市空间很分明地被划分为两个区块,分别面向低保人群和普通消费者。

  低保人群区块的货架上摆放着米、油、卷纸、洗衣粉等4种商品,商品由民政局每年拨发的20万福彩金购买,以进货价的三分之一卖给低保户。“20万直接拨给供应商,商品卖完后,供应商随即补货。”中民店经理李剑涛介绍,这部分售卖所得不归他们所有,不用于超市运营。这一区块,符合《意见》中慈善超市应发挥好困难群众救助功能的要求。

  同样不能被超市纳入运营资金的,还有该区块内捐助衣物义卖区。李剑涛介绍,超市会将接收的大部分衣物送往捐助中心,留一部分在超市售卖(面向低保户价格为最低5元、最高20元,爱心人士购买价格翻倍),售卖所得也会交给捐助中心。

  目前,中民店仅能从两个项目中“自我造血”。一是代销商品收入。记者看到超市里堆放着瓶装水、白酒、儿童秋衣等商品,这些商品都是企业免费交由超市代销,超市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低保户和普通人群。例如,一箱市价120元的瓶装水,低保户购买只需8元,普通消费者购买需30元,这部分收入就可以纳入超市的日常运营及公益项目中。二是“自我造血”项目附加在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区块内,这一区块商品陈列和经营模式都与普通便利店无差别。不同的是,消费者每购买一件商品,都会有一定比例的附捐。这部分资金会被纳入广惠服务中心,慈善超市开展公益活动时可以动用。

  “很难达到收支平衡。”李剑涛介绍,目前中民店场地是政府免费提供的,水电、物业费每年减免三个季度,然而中心在这一年的运营中的收益并不乐观。原因有二,一是超市坐落于写字楼,远离社区,人流量较少;二是超市里自我造血的项目并不多。“我们正计划开设旧物回收区块,对其进行改造、翻新再销售。”李剑涛说。

  ■专家

  围绕居民需求

  培育慈善超市

  “能否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是慈善超市能否盘活的关键。”杨永娇在实地调研中发现,一些慈善超市在依托社区方面,或可为中国传统慈善超市转型提供借鉴。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城乡结合部的同心互惠慈善商店专门经营二手衣物,资源来自北京高校,商店将衣物低价卖给所在区域外来务工人员后,再将所得用于社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助学和文化活动。2015年,同心互惠商店营业额182万元,盈余21万元。

  “外来务工人员有二手衣物的需求,受惠于商店的公益项目,自然愿意支持商店。”杨永娇说。商店每晚的人流量100人左右,商店还会定期为工友放映电影,俨然成为社区居民公共社交场所。

  而位于北京顺义区一高端社区的众爱慈善超市,则以经营精致二手家具、装饰品为主。该社区内为外国人聚集地,他们流动性较大,有出售、购买二手家具用品的需求。这间超市2015年的营业额超过千万元。

  “社区居民只有从慈善超市中有所得,才愿意通过个人捐助等方式支持超市运营。”杨永娇认为。“现在政府想要盘活慈善超市,逐步把慈善超市经营权过渡给企业和民间非企业单位的路子是对的。但是转型的过程中应进一步明确慈善超市的定位,依托社区,真正满足居民需求。”(杨永娇所述内容均来自民政部慈善事业创新和发展理论研究部级课题成果,已授权本稿件使用。)●南方日报记者 曹菲 实习生 马立敏 发自东莞、深圳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9970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