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以监督和公开提升 政府采购透明度
来源:深圳特区报   时间: 2016-11-16 11:56

  漫画:颜庆雄

  中国社科院国家法治指数研究中心等多个研究机构日前发布的《政府采购透明度评估报告(2016)》引起外界不小的关注。与报告中列举的广东广州、湖南长沙等透明度颇高的城市相比,93个地市级政府中,竟有12个城市被指“政府采购透明度得零分”,在《政府采购法》施行13年后,着实令人大跌眼镜。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尹传刚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 嘉 宾: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和静钧(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刘国强(四川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在对待“政府采购透明度得零分”现象时,应找准问题,客观分析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多个城市“政府采购透明度得零分”这样的现象?

  李长安:由于政府采购使用的都是公共财政资金,而且采购量一般都比较大,因此信息公开和透明就显得十分必要。在2003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第三条就明确规定:政府采购应当遵循公开透明原则、公平竞争原则、公正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可是,从目前的具体实践来看,政府采购过程中违背这四项原则的行为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公开透明方面,很多地方政府违规暗箱操作,忽视了广大民众应当享有的知情权。社科院的报告也透露,在政府采购透明度方面,中央各部门最佳,地市级政府最差。这也说明,越是基层政府,越是在政府采购透明度方面表现欠佳。

  刘国强:这说明政府采购制度推行以来,在一些地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他们没有按照政府采购法和招投标法所规定的程序公开采购并及时公布信息,甚至连相应信息发布平台都没有建立和维护,这导致民众对政府采购的相关信息不了解,也对政府工作无法产生信任。这也说明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政府采购透明度不是不能提高,而是某些部门和权力者不愿透明,政府采购流于形式,背后仍暗藏着权力与利益的交换;二是这些地区的政府采购问题没有得到重视,也没有受到来自上级主管部门和社会、民众的监督压力。

  和静钧:一般而言,评估结论应与评估要素联系起来观察更显合理性。从评估报告来看,“政府采购透明度”的检测要素主要基于一点,即有无网络发布信息平台,排除了公告墙、地方纸媒等传统信息发布方式。这会导致一些信息基础建设滞后的地区一时符合不了评估标准,而导致低分或零分。从零分名单上看,上榜的多是经济基础不太好的偏远地市级政府,如西藏林芝市。至于得分高低,也与评估体系设置密切相关。因此,在对待“零分现象”时,应找准问题,客观分析,切不可把“零分政府”全归入一个责任范畴。

  政府采购过程中信息不透明之所以久治不愈,根源还在于监督体系出现了很大的漏洞

  主持人:政府采购信息公开被确定为法律责任十几年后,公开情况依然很不理想,为什么?

  和静钧:有关政府采购的法治建立健全进程中,出现了法律实施错位现象,即政府采购法十几年前就颁布,但《政府采购实施条例》迟至2015年才出台,从原则性规定到具体实施性规定,是从概念到落实的过程,缺少这一环节,光有一个“法律责任”,却不知指的是哪一具体责任,法律就无法形成足够的威慑,法律实施的细则化、明细化,应与原则性规定同步进行。

  透明会使得经济成本降低、政治信任上升。环顾世界各国和地区,政府采购制度几乎为各国政府治理环节中必不可少的,其中德国和美国,被认为是做得最好的,很少出现采购丑闻,强化了政府威信。

  刘国强:一是相关部门在采购方面的行政方式和行政理念并没有因为《政府采购法》的实施而有根本性转变,采购机构和采购人员仍习惯于利用权力进行“关系采购”,或实行地方保护主义;二是相关法规仍不健全,《政府采购法》与《招投标法》在法律规范上仍过于模糊、宽泛,且有诸多矛盾和漏洞,容易被操控,对采购管理部门和采购机构的约束力不强;三是政府采购的管办职责不清,监督不力,没有形成统一的管理制度,缺乏对采购过程的全程监控,致使政府采购普遍处于“群众无法监督、同级不好监督、上级相关部门监督不到、供货商不敢监督、有关职能部门不愿监督”的真空状态。归结起来,各种不规范的政府采购,都可能滋生腐败行为,而最终都会体现在采购产品价格虚高上,这也是采购部门不愿及时公开采购信息的直接原因。

  李长安:政府采购过程中信息不透明之所以久治不愈,根源还在于监督体系出现了很大的漏洞。这主要表现在采购中的“审批关”、“招投标关”和“公告关”等都有纰漏,使一些地方的监督形同虚设。比如在“审批关”中,一些职能部门 “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角色上的交叉使得地方财政部门是否能有效地履行监督职能令人怀疑;在“招投标关”中,一些地方只是走个程序,实则猫腻多多;在“公告关”中,本意是公开让社会监督和审核,但实际上许多地方政府只简单地公布招投标结果,不公开事前、事中情况,还有个别地方政府干脆就不向社会公告,所谓各级监督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我国关于政府采购方面的法律法规基本完善,现在要做的就是严格执法、全面监督

  主持人:怎样才能提升政府采购透明度?

  和静钧:提升政府采购透明度,需要从结构到激励上下功夫。其一,应改革采购“备案制”,因为政府采购法在“备案制”依然作为一项替代选择之时,公开原则无法与“透明原则”画等号,若只为了公开而公开,最后就会沦为“结果公开”,至于过程与程序公开、议事规则公开等透明性就无法达到;其次,应细化法律责任,建立健全与透明制相适应的问责制;第三,应在激励上进一步推动地方政府走向“主动透明”,如在政府与官员绩效考核中,政务透明应列入关键指标中,另一方面,中央转移财政中,应大力扶持透明性建设做得好或有做好规划的地级市、县级市等完善网络信息发布平台的建设与技术更新。

  李长安:要提高政府采购透明度,首要的就是要立规矩、守制度。目前,我国关于政府采购方面的法律法规基本完善,现在要做的就是严格执法、全面监督。注重事前采购需求论证,可以举办听证会听取相关部门及各方专家、市场人士的评审建议,这是节约财政预算资金的重要环节。提高政府采购内部监督力度, 加强对政府采购的审计。在政府监督的同时,高度重视社会监督的力量。审计、监察机关应加大过程监督,及时向公众通报结果,取信于民。扩大行政监督部门的监督范围,斩断采购机构与供应商等利益关系。让公众监督参与到政府采购中,改变以往单一行政监督模式的弊端。建立采购供应商的“负面清单”,定期公布采购清单企业,并对违反诚信条约,徇私舞弊的企业进行严厉查处,在媒体上曝光,并加入“黑名单”,限制直至取消其供应商资格。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9923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