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大脑当机?先别拿生命来尝试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 2016-10-11 11:32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的主题为“心理健康,社会和谐”。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这些精神疾病,正在“侵蚀”许多看似健康的人。据统计,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在1亿以上,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已超1600万。

  笔者日前对话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心理咨询科主任医师关念红。她从医20多年,接诊精神疾病患者数以千计,深感“只有身体健康,并不是真正的健康”。

  农村妇女自杀率在下降

  笔者:您从医20多年。在您的直观感觉中,中国人的精神心理疾病的情况如何?

  关念红:精神心理疾病包括很多。我最深的感触是,只有身体健康,并不是真正的健康。因精神心理疾病踏上不归路的患者也不在少数。但中国的自杀率是不断下降的,目前是全世界最低的国家之一。2014年,英国《经济学人》援引香港大学该年的一份研究报告称,2009年至2011年,中国的年平均自杀率在三年间下降了58%——每10万人中有9.8人自杀。而早先在2002年,根据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的数据,从1995年到1999年,中国10万人中每年有23.2人自杀。

  笔者:什么人更容易做极端的事,踏上自杀的“不归路”?

  关念红:十多年前,中国因精神疾病自杀的人群排名第一的是年龄在35岁以下的农村女性,在2002年的《柳叶刀》报告里,这一组群中每10万人中有37.8人自杀,她们往往是因家庭矛盾等琐碎事情,服用农药了结生命。如今农村妇女自杀的比例在下降,《经济学人》2014年的报道称,这一组群中每10万人中只有略超过3个人自杀,其自杀率降幅高达90%。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农药管理更严格,另一方面是女性地位提高,很多农村妇女也不一定留在农村。

  如今因精神疾病自杀排在第一位的是老年男性,他们因担心给家庭增加负担而进行“利他性自杀”。部分地区的小样本数据显示,老人自杀比率达百分之十几。《经济学人》报道,在2014年的中国,在65—69岁的城市老年男性中,自杀率为每10万人中9.9人,而在70—74岁的农村男性中,每10万人中有41.7人自杀,可见农村的自杀率比城市高。

  笔者:为何农村的自杀率比城市高?

  关念红:由于他们的资源有限,不能及时求助。也有研究指出,因为农民长期接触农药,对大脑有一定损害。而我们常关注到的医生、律师、警察等群体,他们一旦发现问题会及时求助,也拥有更多社会资源。比如警察,现在世界各国的警方都规定要有专门的心理疏泄渠道。一名开过枪的警察必须接受一定时间的心理咨询。

  自杀有传染性,尤其在青少年中

  笔者:您是否有印象特别深刻的案例?

  关念红:我曾遇到一个病人,40多岁,是一名外科医生。他得了很严重的精神疾病,平常拿手术刀是为了救人,但那次挥刀砍向了自己腿部大隐静脉,幸亏被其妻子及时发现,抢救过来。

  笔者:医生给人的职业印象是挺冷静的,他为何如此?

  关念红:他是一名优秀的心脏科医生,因医患纠纷患上抑郁症。当医生的都非常不希望自己摊上这种事儿,很多时候病人死亡对医生来说是一个“职业创伤”。就像从战场上回来的军人,心中的伤口很难治愈,这种创伤后应激障碍,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

  他告诉我,这件事他没过错,但病人家属接受不了病人死亡,认为和医生有关,便投诉他、起诉他,还在医院烧纸钱、砸东西。此外,他还面临“人际关系”的打击,也觉得自己“大材小用”。接二连三的问题,让这位医生成了一名彻彻底底的抑郁症患者。他先后三次自杀未遂,第三次,他在浴室拿着小刀将自己腿部的大隐静脉切断导致大出血。

  笔者:您接诊时,他是什么状况?

  关念红:他情绪非常不好,对人生绝望。我们开始给予药物治疗和物理治疗,住院20天左右,他就出院了,目前还有坚持吃药。但他面临新问题,由于抑郁症发作,他觉得自己一事无成,便离开了自己创建的新科室。现在科室主任换了人,他只能做行政工作,回不到原来的岗位。他不能重新拿起手术刀,得承受事业上的失落,接下来要重建生活和重新树立职业信心,也需要几年时间。

  笔者:您怎么看待这位同行的情绪问题?

  关念红:即便是医生,在疾病面前也很无助,医者不能自医。2011年澳大利亚对5万名执业医师和医学生的调查发现,与普通人群相比,医生严重心理困扰的发生率明显增加,自杀意念的发生率成倍增加。这位医生因为这件事,生活和职业节奏都被打乱,现实和目标差距越来越大。要重建生活其实很不容易,重建信心更不容易,我们一方面鼓励他回归社会,另一方面,让他必须坚持服药。

  笔者:遇到过让您感觉无能为力的病人吗?

  关念红:3年前,我曾接诊过一个患者,文化界人士,在业界颇有成就。患上精神疾病后,他积极配合治疗,一段时间以后,病情明显好转。到他出院后3小时,我们突然看到他在医院跳楼,了结了自己。我一问才知道,他出院回家后和家人有些口角,情绪很快又低落下来,一下子想不开,走了极端。

  这事让我感到很遗憾。每到他的忌日,他的家人会到医院拜祭他,也会唤起我的一些不好的记忆。由精神疾病所引发的负面情绪很多时候还会传染,尤其是自杀行为,有传染性,尤其是在青少年群体,表现更突出。

  整个人都变了?还能变回来

  笔者:如果觉得自己得了精神心理疾病,该怎么做?

  关念红:找专业人士求助。比如抑郁症,接受治疗的患者80%—90%可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我们会同时进行物理治疗和药物治疗。物理治疗主要是电疗,对抑郁症患者很有效。人患抑郁症类似电脑死机,那么电疗等于关机重启。我们的大脑有数以亿计的细胞,若要运作起来,主要是通过化学物质和电活动。人一旦患上抑郁症,生理原因就是大脑内的五羟色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谷氨酸等化学物质浓度不平衡,药物治疗主要是通过改变大脑化学物质的浓度来达到治疗效果;而物理治疗影响的是大脑的电活动。

  笔者:是否有治疗效果很好的案例?

  关念红:很多患者经治疗恢复了健康。我曾遇到一位来自金融行业的患者,在股票走高时他因为做了“杠杆”,赚了很多钱。他来就诊时回忆,当时可以给家族每个人买两套房子。但后来股票暴跌,他不但赚的钱没了,本金也亏损过半。因为在事业上受到打击,他开始情绪不稳定,心灰意冷。他曾试过用刀割脖子,幸亏无生命危险,后来跳楼被阻,被家人送到医院就医。经过治疗,他恢复得很好,又重拾自己的事业。后来,他整个人都变了,稳健了很多,给自己划了风险警戒线,至今他仍在坚持吃药,配合治疗。

  还有一位房地产的策划人员,她患上了产后抑郁症,先后几次自杀未遂,家人赶紧把她带到医院,我们给她做电疗,其实手术治疗时间只有两秒。在进去之前,这位病人还是愁眉苦脸的,一直不说话,情绪非常低落。治疗完出来以后,整个都变了,恢复了活跃开朗的性格,话也变得很多,还将快乐带给病房的其他病人。

  笔者:最终,他们都回归了社会?

  关念红:是的。回归社会非常必要,虽然这个过程面临挑战,但很多人都做到了,社会也不应该对他们存在歧视和偏见。我的一个患者是个大学老师,出院后坚持服药,最近还在《科学》杂志发表了很有影响力的文章,取得了很高的学术成就。●南方日报记者 曹斯 实习生 杨慧 通讯员 江澜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9694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