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百处遗存傲风雨 壮心常在望海疆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 2016-09-19 13:58

  邓炳权,广东省博物馆原馆长、研究员。《广东明清海防遗存调查与研究》编委会副主编。

  虎门炮台上,鸦片战争时期保存至今的“功劳炮”。(资料图片)广州日报记者 刘满元摄。  

  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和广东明清海防遗存专项调查,广东全省现存明清海防遗存142处。这些海防遗存犹如142颗“珍珠”散布在广东滨海之地,它们既是明、清政府保卫海岸的军事体系,素有“南海长城”之称,也是我国维护海洋主权的历史见证。广东的明清海防遗存有些什么特点?现状如何?保护和开发应如何加强?……为此我们专访了广东省博物馆原馆长、《广东明清海防遗存调查与研究》副主编邓炳权。

  昨日是“九一八事变”爆发85周年,全国各地或鸣响防空警报,或开放纪念图物展览,或举办爱国主义宣传教育活动,以提醒人们勿忘国耻,吾辈自强。85年前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之后我国大片国土相继沦陷。毫无疑问,国防是一个国家生存和发展的重要保障。85年前,中国积贫积弱,以至于沦为鱼肉的对象;85年后,中国已是国富民强,但我们仍要时刻敲响警钟:勿忘国耻,重视国防。

  大航海时代开启之后,一个国家的海防在国防建设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而在中国历史上,从明朝的卫所,到清朝的炮台,中华民族在加强海防建设方面进行了颇多尝试,这些“海上长城”虽已退出历史舞台,但仍有不少残存遗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了探访这些海防遗存,从今年7月12日到9月18日,《广州日报》推出了《“南海长城”今安在》系列报道。两个月时间里,我们的记者兵分多路,遍访广东沿海各地海防遗存。报道通过寻古访今,带领读者重回明清海防遗存现场,在对现状的直观描述和对历史的回溯中,呈现海洋文化遗产价值的重要性,以及对海防现状的思考。其中一篇我们还专门到当年的军工重镇佛山挖掘了清朝大炮铸建的历史。为了挖掘到最新的新闻内容和最权威的说法,我们多方走访,数易其稿。在虎门炮台报道中,我们的记者在了解到今年初粤籍将军杨愈将的后人给鸦片战争博物馆捐赠了将军的画像后,更驱车300公里去到杨愈将故居连山采访,揭开了鲜为人知的杨愈将的更多故事,填补了沙角之战的一个历史史料空白;而这种亲历现场的走访不仅让更多文物得以发掘,更直接推动了杨愈将后人再次将新发现的将军佩刀捐出。

  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维护自己的海洋权益,必须以强大的海防为后盾。卫城、所城、炮台、烟墩……昔日的“南海长城”,英勇抗击过海上敌人的侵略,也亲历过落后挨打的屈辱,在纷飞的战火与无情的岁月中,零落成南海岸边一长串“遗珍”。回首向来萧瑟处,百年风雨砺中华。回望过去是为了面向未来。我们的找寻,是要铭刻那段悲壮的往昔,更是要在悲壮中寻找前行的力量,为了笑傲南彊的未来。(陈家源、彭姣时)

  现状:广东海防遗存有代表性和典型性

  记者:《广东明清海防遗存调查与研究》是在什么机缘之下编写的?

  邓炳权: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全面开展之际,广东省也开展了广东明清海防遗存的专项调查。这本书就是在专项调查获得的一手数据基础上得以问世的。

  记者:明清的海防遗存,在广东的情况如何?

  邓炳权:全省现存海防遗存142处,其中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2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1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75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记公布文物点7处,还有17个未登记。这个数量在全国都是比较多的,而且很有代表性、典型性。

  记者:在这些广东海防遗存中,有哪些“最”?

  邓炳权:沿海所城,大鹏为最。深圳的大鹏所城在所城中是最大的。大鹏所城是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修建,沿用至清末。全城东西长345米,南北长285米,占地约10万平方米,目前整体格局保存完好。

  除了所城,还有卫城,卫城管理所城。如果算上炮台,虎门炮台涉及的面积比大鹏所城还大;18处地方,珠江两岸,三重防线,虎门炮台分布的地域广,在全国也最大。

  而在炮台中,汕头的石炮台——崎碌炮台,是保存相当完好、独立的单体面积最大的炮台。石头砌筑,圆环形炮台外圈直径116米,连同23米宽的护壕,占地面积近2万平方米。同时,它反映了晚清修筑炮台的先进技术,是设施很完备的大型炮台。这种炮台在外省也不多见,只有青岛大连有些炮台比它大一些。

  特点:“纵深防护”体现海上防御战略

  记者:您说的这个代表性和典型性指的是什么呢?

  邓炳权:广东明清海防遗存数量多,类型全。这里,我们不能不说虎门炮台。虎门炮台延续时间长,整个清代都在使用,其后还曾沿用一段时间,而且发生过大型历史事件。

  然后,从遗存本身的建设来说,虎门炮台的防御性很好,建设了三重防御。第一重防御由沙角炮台和大角炮台组成,第二重防御由威远、镇远、靖远、永安、横档前山等炮台群组成,第三重防御为大虎炮台。

  虎门炮台在两次鸦片战争中被破坏,到洋务运动时又修复了,还修复成中国最巩固的炮台群,体现了当时世界的先进技术。还买了当时威力最强大的德国钢炮——克虏伯大炮。

  记者:您说到典型性,还提到“纵深防护”,这又是指什么?

  邓炳权:虎门炮台有三层防御工事,这是纵深防护的一种体现。其实广东明清的海防还不止如此,已经超出简单意义的海防。明清海防是海陆并联、多层次、有纵深的防御。比如说,珠江口,前面一层是海防,中间一层是江防,其次还有城防。广州是中国的南大门,也是对外贸易的中心,所以清政府很注意保护它。

  海上是海防斗争的前沿,海岛是大陆的屏障,沿海是内地的藩篱,海湾、河口是一方的门户,都是明清海防遗存所在区域。当然,海防的纵深各地不尽相同,河口海防纵深较大,一般也不超过清初迁界的界线,如广东珠江口以莲花城为界,而浙江宁波地区则以海边几公里以内为界。但是,有的船厂、码头、水师学堂,不一定在第一线兴建,有的可以靠里一点。

  从这些情况可以看出,广东明清海防遗存是很有典型性的。而且当我们到全国各地走走看看,就更能感觉到广东的炮台很有典型性,而且保存得比较好。

  遗珠:大鹏新村有整体形态完整的屯兵村

  记者:在广东明清海防遗存的专项调查中,有什么“遗珠”吗?

  邓炳权:是的,有一小部分,是当时在专项调查中没有发现,后来才发现的。比如,在深圳大鹏所城附近发现两三个屯兵村,这是在2014年之后才发现的。

  这些屯兵村在距离大鹏所城一两公里处,属于现在的大鹏新村范围。这些屯兵村的形成是因为所城当时实行屯兵制。要屯田屯兵,就要寻找好的田地耕种,并就近作为屯兵点,于是慢慢形成一个村落。很难得的是,大鹏所城附近的这两三处屯兵村保存到现在,整个村子有门楼、小门楼、围墙、有几排房子、几条石板街道,屯兵村的整体形态还在。而且那里至今还生活着一些所城驻兵的后代。

  屯兵村是海防的一种形态,这样的形态在全省不多,这很重要。我们不能把它拆了毁了,希望相关部门能好好保护这些屯兵村。

  记者:除了这几个屯兵村,还有其他后来的发现吗?

  邓炳权:其次就是烟墩。因为烟墩都是建在山上,很难上去。普查的时候,可能有一些漏掉的。

  保护:神电卫城变公路 坐拥“宝贝”却不识

  记者:在广东明清海防遗存专项调查中,让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情?

  邓炳权:我们发现不少地方不仅老百姓不知道文物的价值,甚至很多地方政府机构都不知道自己家中有宝贝,更不用说保护和宣传了。

  例如电白县明代神电卫城以砖石修筑,一度被废弃。抗日战争期间,部分城墙被日寇飞机、军舰炸毁,部分为便于躲避空袭而拆低。抗战胜利后,从东门经南门至西门的城墙,被削低改为公路。后来其余城墙也被改为环城公路。专项调查之前,当地人并不知道这是一个海防遗存。当地人以为卫城的城墙早已不在,其实马路下面就是城墙旧址。所幸的是,经过调查,确认神电卫城现仍残留着一圈城墙,总长4380米,残高两三米,厚约17米,虽已变成路基,但路基两边的明代城砖仍随处可见。

  记者:您对海防遗存的保护有什么建议?

  邓炳权:广东一批海防遗存虽得到了保护和利用,但还是有一些问题存在的。主要是人们长期以来缺乏对海防遗存价值的正确认识,相当部分海防遗存还疏于保护和管理。希望加强宣传教育,让广大市民更多地了解海防遗存。不要让很多遗存自生自灭,甚至在人民的视野和记忆中逐渐消失。然后,应该加大对海防遗存的保护利用工作。广东沿海地带景色优美,广东明清海防遗存大都在风景秀丽的滨海之地,独具特色的古代军事遗存旅游是很有市场的。而通过这种旅游和宣传,也能让更多的老百姓认识到海防的重要和海权的价值。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彭姣时、王其琪、黎慧莹(除署名外)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9584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