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张颐武:广州的岭南记忆需要新动力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 2016-08-31 17:09

  在粤剧艺术博物馆主馆广福台前的粤剧演员。王良珏 摄

  羊城广州,是一座有着辉煌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城市,广州人对城市里的岭南记忆,如数家珍。

  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张颐武,长期关注岭南文化的发展。在他看来,作为岭南文化中心的广州重视挖掘历史文脉的传承,但前冲力不够。新时代之下,广州的历史记忆需要新的动力,既要“继往”更需要“开来”。

  张颐武,浙江温州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研究领域包括大众文化与传媒、文化理论、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文学和电影,专注于对全球化和市场化激变中的中国大众文化和文学的研究,并对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当代文化作出了丰富而重要的阐述。主要理论专著有《在边缘处追索》、《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新新中国的形象》《全球化与中国电影的转型》等;大众阅读出版物有《思想的踪迹》、《一个人的阅读史》等。

  中原文化厚重,岭南文化轻灵

  南方日报:您曾经评价,岭南文化是一种现代文明。那么,岭南文化在中国的文化版图上居于什么地位?其对广州城市品格的形成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颐武:岭南文化有自己独特的方言和生活状态,有悠久的历史,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南方创造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岭南文化面向大海,这是它重要的特性,始终向外开放,跟中原文化不同。

  这种文化特性,成就了广州。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关键节点,是中国和世界的连接点之一,“一口通商”的广州成为中外交流的门户。

  在历史文化记忆里,近现代中国为争取中华民族复兴而奋起,都与岭南文化有深刻渊源,广州是英雄城。另外,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广州得风气之先,始终是中华民族开放的前端,同时它又拥有植根在记忆深处的传统生活方式。

  这种文化形态既开放接受外来思潮,又深刻、强烈地表达着中华民族自我文化的一种形态,中华文化的主流始终在广州植根着。

  岭南文化,不是说根深就保守,也不是说一向外开放就失去内在的东西,它既有主心骨又有内在定力。广州的现代文化深深打着传统岭南文化的烙印,十分难得。

  南方日报:岭南文化中心地、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近现代民主革命策源地和改革开放前沿地,以上“四地”是为大众所熟知的广州定义。作为岭南文化中心地,广州拥有哪些优势?

  张颐武:岭南文化中心地,这个定义很准确。深圳在经济发展上大有超越广州之势,但显然没有岭南文化的深度。广州渊源深,根深才能叶茂,和中原文化形成一种互补结构。

  中原文化很厚重,岭南文化则在轻灵之间不断延伸发展,就像广州的大榕树,内部是空的,但却根深叶茂。广州文化是柔软、灵活有弹性的,因此这个概念很合适,城市文化性格也决定了广州就是岭南文化的中心。

  广州文化资源亟待“走出深闺”

  南方日报:不少专家认为,广州在文化方面,日前仍无法与北京、上海等历史名城比肩。广州想要缩小这种差距,您有哪些看法?

  张颐武:我谈一谈广州文化的两方面局限:一是足以作为广州象征性、标志性的资源,不如北京、上海的多。虽然有了新的小蛮腰,老的也有镇海楼等,但它们的文化价值在全球还没完全彰显出来。广州的城市形象推广,尤其是文化软实力的推广还不够,有待努力。

  二是广州的流行文化缺位。改革开放之初,广州一度是流行文化的中心。今天,流行文化对于城市而言,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如韩国首尔,靠韩流,城市软实力带动起来了,而广州并没有。广州拥有根深的文化,但拓展性仍可探讨,还没形成全国叫得响的文化品牌。

  但这也契合了岭南文化的特点:深度有余,广度不足。意思是,每个东西都有意味,都可以做得很精致,比如食品、粤剧等,但这种精细反而变成一种文化上的“折扣”:本土符号太强,别人无法了解,传播开去不懂就打折,越传得远,打折越厉害。

  南方日报:同样具有岭南文化基因,广州、佛山、香港三地,文化同根同源,但表现出来的城市性格却并不相同。在文化推广方面,广州应该怎样突出自己的特色?

  张颐武:岭南文化确实在佛山的表现更深厚,但佛山局限在于国际化程度不够,外向性不足,广州则内外向兼有。如今,广佛两城日渐融合,佛山可变成广州文化展示的重要空间,纳入作为以广州为代表的岭南文化场域当中。

  而香港的文化发展集中在中西杂糅,西化的程度更高,以西方文化为主导;广州则表现为中华民族主体性更强,有一股内在的定力,可以说以中化西,把西方东西融进来,两城的表现是不一样的。

  在传承历史文脉中寻找新动力

  南方日报:广州提出培育“世界文化名城”的目标。而岭南文化作为地域较强的文化,是否有底气形成这样的世界级文化影响力和辐射力?

  张颐武:广州坐拥岭南文化中心剑指世界文化名城,是有条件实现的。广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文化交流中心,代表了中华民族海洋文化的核心资源。

  从特性上看,广州无论从文化教育到社会经济发展,到整个人文日常经济生活,都是华南地区核心城市,而华南核心又辐射到全球华人相关地区。如过去的南洋,现在的东南亚,从郑和下西洋以来,华人移民移居开拓,为那些地区的文化作出贡献,广州就是和他们有紧密联系的区域——从华南辐射到东南亚,再到太平洋、印度洋。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广州的意义也日益凸显。

  中国的海洋文明是一种善意的海洋文明。广州是中国和大海之间的核心城市,把中国引向大海,把大海引入中国,有很深的外向性,却不具备攻击性,且有调和的能力。综合看来,培育世界文化名城,广州有坚实的基础。

  南方日报:在您看来,岭南文化发展走向将是怎样的?广州在其中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张颐武:岭南文化挑战机遇并存。挑战是:在新的流行文化中心上,广州慢慢失去位置。广州需要思考如何创造自己的流行文化,找准聚焦点,全力打造、培育文化产业发展领头羊的代表。这点上,深圳做得比广州好,深圳打造设计之都,设计和制造业巧妙结合,既有文化又有制造业,科技和文化深度融合,打通全产业链。

  我建议,广州可以在美食文化下功夫。广州美食文化名声在外,但美食层次不足、境界不够,没有把粤菜文化核心包装出来,需要一个突破口。把文化创造的增长点跟科技、媒介结合起来创造出新的人文形象大有可为,广州的饮食文化要做到独树一帜,还有很大空间。

  广州重视挖掘历史文脉,整体历史文脉传承有余,但前冲力不够,广州的历史记忆没有一个新的动力,北京、上海每天都有新的东西出现,所以广州文化从何发力,需要广州人进行集体大探讨,要给岭南文化中心增添一个侧面。记者 张西陆

(责任编辑:彭浣鋆)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31119488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