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国家队”谈判药价之后 好政策何时落地?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 2016-08-16 09:10

  “国家队”谈判药价之后不少患者为买降价药仍东奔西跑,

  好政策何时落地?

  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价格偏高,在我国是普遍问题。前不久,国家药价谈判首批谈判结果向社会公布,富马替诺福韦二吡呋酯(商品名“韦瑞德”,简称“替诺福韦酯”)、盐酸埃克替尼(商品名“凯美纳”)、吉非替尼(商品名“易瑞沙”)3种谈判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55%。其中替诺福韦酯主要治疗慢性乙肝,埃克替尼、吉非替尼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

  政策赢得一片叫好声——中国是乙肝大国,根据2015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统计数字,目前中国有90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其中有2800万是慢性乙肝患者;原发性支气管肺癌(简称肺癌)是我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生率居恶性肿瘤首位,而非小细胞肺癌约占所有肺癌的80%。这三种药降价将减轻数以千万计的患者负担。

  根据国家卫计委药政司官网最新统计,截至7月21日,有14个省份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根据新华网消息,近期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也将吉非替尼纳入《军队合理用药目录》,使国家谈判结果在全军系统落地执行。但是,政策在一些省份如广东、湖北、河北,仍未真正落地。国家队介入药价谈判,会给患者带来什么会影响?好政策为何落地难?记者进行了调查。

  憧憬落地

  有乙肝或肺癌患者月均药费省一半

  “广州的军区医院能买到降价的‘替诺’!”在论坛看到这一消息,乙肝患者张第难掩兴奋。想了想,他又有些怀疑,直到看到有网友晒出买到的药,才连忙开车赶往医院。第一次,医生告诉他来晚了,药已开完。第二次,张第又起了个大早,终于如愿买到了降价药。“先开两瓶药,其他的再等等,说不定哪天就能纳入医保了!”张第很期待。在医院肝病中心门诊,医生告诉他,最近专程来开韦瑞德的人不止他一个。

  在广东,像张第一样的患者很多。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肝病中心主任侯金林介绍,广东是全国乙肝病毒感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10个人里约有1个即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在南方医院肝病中心,每年门诊量约10万人次,其中90%是乙肝患者。

  替诺福韦酯是抗乙肝病毒一线药物,对于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适应症广泛,对妊娠期妇女具有很好的安全性,且可用于各种耐药的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记者走访医院门诊了解到,目前替诺福韦酯极为昂贵,30片的价格是约1500元,这让不少患者感到难以承受。在得知有的省份药品降价的政策已落地后,他们甚至不惜东奔西跑,打“飞的”买药。

  得知国家药价谈判的消息,广东不少肺癌患者对政策落地翘首以盼。

  “蔡医生,易瑞沙什么时候降价?”最近,总有病人问省第二人民医院肿瘤二科主任蔡长青。“降价是好事,我很理解病人的心情。”蔡长青说,在其所在科室门诊接诊的患者中,每年约有一百个肺癌患者,约六成患非小细胞癌,其中约七成适合吃易瑞沙。

  “但是,仅不到一半的人在医院开药,最主要的原因是价格太贵。”蔡长青说,“易瑞沙日均药费最低500元,要天天吃,直到无效为止。有些患者为了省钱到印度买,价格仅为这里的1/8左右。”

  易瑞沙,是一种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的药物。当这个基因发生突变,正常细胞就会变成癌细胞。该药的主要功能是阻止EGFR基因突变,让癌细胞不再复制。

  2005年,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所长吴一龙教授团队发现,EGFR对中国人来说就是“特别”的驱动基因。“EGFR在中国等东亚地区的人群中的突变发生率特别高,大概占所有非小细胞肺癌的30%,而在西方人群则少于10%。”

  此后,吴一龙和香港中文大学的莫树锦教授以及来自日本、泰国等地的7位临床科学家牵头发起“易瑞沙泛亚洲研究计划”,逾千例临床试验结果证明,跟传统化疗相比,易瑞沙对有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有效率达60%-70%。

  “为了买便宜一点的易瑞沙,我所有办法都用上了。”肺癌患者林果(化名)说,“我托国外的亲友买,自己去香港买,还找过卖印度走私易瑞沙的小贩。”

  国家卫计委药政司的官网公布过一组数据:替诺福韦酯属于专利药,谈判之前的月均药品费用约1500元,谈判后的月均药品费用降至约490元。埃克替尼谈判之前的月均药品费用约12000元,谈判后的月均药品费用降至约5500元。吉非替尼谈判之前的月均药品费用约15000元,谈判后的月均药品费用降至约7000元。

  显而易见,国家药价谈判若能顺利落地,服用这些药的乙肝或肺癌患者的月均药价至少减半。

  如何砍价?

  “国家队”介入谈判 给药价“退烧”

  专利药价为何居高不下?“一来,质量好,效果明显,医生、患者都喜欢用;二来,它们此前在单独序列采购,可谓垄断,这在全国是普遍问题。”来自广东省医药采购中心的一位业内人士如此分析。

  高企的药价对患者而言是巨大负担。“早该给药价‘退烧’了!”患者林果说,他还算幸运,等到了这一天。

  实际上,早在2015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发文《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分类采购的新思路,要求对部分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建立公开透明、多方参与的药品价格谈判机制。

  同年3月,国家卫计委起草了《建立药品价格谈判机制试点工作方案》,该方案明确提出“以需求为导向,重点将肿瘤用药、心血管用药、儿童用药、公共卫生用药、中成药中的专利药品和独家产品纳入谈判范围,积累经验,逐步扩大谈判药品类别和品种数量。”

  “能否进入谈判机制,基本上按以下几个标准——非医保,独家通用名,采购需求量大,单价高。”广东省卫计委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2015年11月下旬,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正式启动,谈判小组先后与乙肝、非小细胞肺癌专利药品相关企业进行多轮谈判。国家卫计委官网公布,此次药价谈判,按照“一药一策”的思路,研究细化了每种药品的谈判流程和策略。除了谈判小组外,还设立了监督小组,谈判全程进行录音录像。

  2016年5月17日,首批谈判结果向社会公布,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吉非替尼3种谈判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55%。

  “替诺福韦酯对乙肝治疗效果好,价格降下来对患者而言是大好事。”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感染科主任高志良说。蔡长青也很期待,这两种肺癌药的价格能早日降下来。“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都是靶向药,口服即可,患者生存期延长,疗效不错。”

  根据国家卫计委要求,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适用于公立医疗机构(包括军队系统)采购使用。谈判价格是基于与现行医保政策相衔接的公立医疗机构采购价格(含配送费用)。在2016—2017年的采购周期内,各地不再另行组织谈判议价。谈判药品实行以省(区、市)为单位的集中挂网采购。

  好政策落地难?

  涉及不同部门 还需协调理顺

  为了更好地落实药价谈判结果,记者留意到,国家卫生计生委发文要求全国各省市做好与医保支付政策的衔接工作。此外,国家卫生计生委还在多地召开政策解读会,为地方政府和医院解答在国家药价谈判落实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然而几个月过去,仍有省份面临“落地难”的问题;而且,已响应的省份大多是“衔接”,而非“全面纳入所有医保”。

  好政策为何落地难?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首先,国家药价谈判是在“以市场换药价”的基础上开展的,进入医保以获得更多的市场销量,是企业愿意开展谈判的一个出发点。

  因此,4月25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通知》要求,完善医保支付范围管理办法,做好国家药品谈判试点与医保支付政策衔接。

  5月17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公布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的通知》又指出,已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的地区,要进一步巩固完善医保制度和支付方式;尚未确定的地区,要抓紧做好与相关医保政策衔接;确有困难的地区,可首先从大病保险(重大疾病保障)做起。

  然而,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后者只是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单独发出的通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并未对此有具体回应。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国家多部委联合发文,具体到省级层面,需要不同厅局部门沟通协作,其中有许多需要协调理顺的地方。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有的省份的人社厅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人社部门的医保目录中,哪些药能够报销,是有遴选的规则和程序的,而且要坚持“保基本,广覆盖”,“并不是卫计委牵头药品降价了,就意味着可以进医保报销”。

  此外,对于医保基金的承受能力是医保部门的又一个担心。根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四川省卫计委药政处做过测算,乙肝用药对新农合基金没有太大风险,但两个抗肿瘤药对新农合基金的负担较大。目前,四川只有乙肝药替诺福韦酯纳入新农合。

  记者梳理发现,国家卫计委药政司在今年7月,通过官网发布了四次各地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的进展情况。根据国家卫计委药政司官网最新统计,截至7月21日,有14个省份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根据新华网消息,近期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也将吉非替尼纳入《军队合理用药目录》,使国家谈判结果在全军系统落地执行。

  进一步分析各地把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情况,记者留意到,目前只有新疆把替诺福韦酯、易瑞沙和凯美纳皆纳入城镇职工和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其他落实省份大多纳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或大病保险。

  至于政策何时在广东落地?记者注意到,广东省卫计委等七部门在8月4日转发了“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通知”。

  “里面的两个信息很关键。”省卫计委的一位专家分析,“一方面,通知明确各医疗机构要优先采购和使用国家谈判药品,将国家谈判药品纳入本机构基本用药供应目录,这意味着谈判药品有了‘绿色通行证’,直接进入医院的采购目录,否则还要经过省的平台以及医院内部遴选。这让不少药企非常心动。”

  另一方面,该专家还指出,“通知中‘采购周期内,医疗机构采购国家谈判药品的相关数据,我省将在相关考核中暂实行单独核算、合理调控’这一说法也很关键。这意味着这些谈判药物的使用不受医院‘药占比’指标的约束,医生可放心、大胆地用。”南方日报了解到,“药占比”通俗来说,就是病人看病的过程中,买药的花费占总花费的比例,各地卫生行政部门把药占比作为考核医院的一项重要指标。

  记者还从省卫计委药政处获悉,目前广东各部门正在加紧协调,一旦协调好,解决与医保的衔接问题,即可挂网集中采购,全面落实相关政策。

  采写:记者 曹斯 见习记者 朱晓枫 策划统筹:郁石

  (通讯员朱璐诗、江澜,实习生胡晓丹、章莹莹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卢鉴)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51119397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