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雷歌作证:记“杨善洲式”的优秀共产党员陈光保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草地周刊   时间: 2016-06-30 11:37

  6月7日,陈光保老人回到广东包产到户第一村——谭葛村。1977年,时任海康县(后改为雷州市)县长的陈光保冒着风险支持谭葛村进行包产到户试点。新华社记者梁旭摄

  新华社记者徐金鹏、刘大江

  雷歌,飞翔在雷州半岛红土地上的吟唱精灵。

  一如其名,雷歌爱憎分明,大胆泼辣,四句一首,直抒胸臆,朗朗上口。数百年风雨传承,形成民间褒贬为官者贪廉得失的民歌传统。

  原广东海康县(今雷州市)县委书记陈光保离休已20余年,至今仍有绵绵不绝的雷歌称颂。“古有陈瑸,今有保伯”类似雷歌在雷州半岛广为传唱。当地无论长幼,都尊称他“保伯”。

  这是来自红土地的最高礼赞,更是矗立百姓心中的丰碑。

  这位双腿瘫痪、85岁高龄的老共产党员,为什么能走进群众心里,为什么离休多年仍被人们广为铭记,在悠悠雷歌中赢得如此深情的吟唱?

  一路追寻,一路采风,一路感动!记者从2010年至今一直追踪采访陈光保,如今,我们又来到仙过岭头、南渡河畔,听百姓讲述“老书记”的故事。

开荒办农场:对群众的致富承诺

  传说仙过岭生鬼,历代从无谁敢开。

  当代愚公光保伯,荒山垦成百果园。

            ——《雷歌》

  雷州市北和镇仙过岭,保伯农场。

  一幢简陋的两层楼农舍,屋前平地只硬化了三分之一,坑坑洼洼,残破斑驳,两台崭新的拖拉机掩映在旁边芒果林间,一台是今年添置,一台是去年刚买。一群大大小小的鸡在铁丝网围起来的空地上啄食,不时咕咕叫唤,两条黄狗蜷缩在树荫下乘凉。

  一个面容黝黑的耄耋老人端坐在轮椅上,颤巍巍地抬手,指着种有大片甘蔗、香蕉的果林方向,招呼大家,他又要到农场的田间小路上走走了。从场部往农场深处漫步,左边是甘蔗,右边是香蕉,总共约有2800亩,那些一望无际、郁郁葱葱的生灵,都是他的牵挂,每天都要去看看。甘蔗长势好不好?香蕉挂果怎么样?会不会有虫害?会不会来台风?会不会闹干旱?他牵挂这些寄托着他风烛残年最大希望的植物,盼着有个好收成。

  谁能想到,这幅乡下老农的农家生活场景,竟然是一位正厅级领导干部的离休生活写照。

  1994年,陈光保从湛江市政协主席任上离休,他不愿在城里享清福,次年就和妻子张少乔,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荒山野岭开荒当农民,至今有21个年头。

  北和镇自古荒僻,蛇虫横行,当地人吓唬小孩子,往往说:“不听话,就送你去北和”。北和镇的仙过岭,更是满目荒凉的不毛之地,群众生活穷苦。陈光保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许下承诺:离休后要带领农民改造荒山、脱贫致富。

  雷州半岛风、旱、水、涝、海、潮“六害”俱全,仙过岭自然条件尤其恶劣。两位花甲老人开荒办农场,无疑是对身体和意志的极限挑战。刚开始,开荒的只有他俩和几个自愿加入的老干部,后来增加至上百号人,都是雇佣的村民和志愿者。他们住在油毛毡搭建的工棚,夏天热得像蒸笼。蚊子特别凶悍,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手脚全是蚊子咬出来的大红包。周围蟒蛇出没,危机四伏。

  仙过岭的石头多,平整场地最艰巨的任务就是搬运大大小小的石头。陈光保想办法租来挖掘机、手扶式拖拉机和手推车,机械不够用,就肩挑手提靠人工。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大家都玩命似地搬运着那些似乎永远都搬不完的石头。长期的高强度劳动,让陈光保腰部劳损的旧病不断复发,越来越严重,有时疼得起不了床。这样豁出去拼命干了两年,终于平整出一块2800亩光景的坡地。

  在陈光保的悉心经营下,开垦出来的土地土质逐步得到改良,2800亩荒山好不容易披上绿装。但困境接踵而至,连续几年,不是寒潮就是台风,种芒果被冻死,种香蕉被台风打倒,农场经营非常困难,债台高筑。有人劝陈光保把农场转租出去,这样不仅扔掉包袱,还能坐享其成。他拒绝了。当年参加革命,多少亲如兄弟姐妹的战友在严酷战争中死去,他多次面临生死考验而从不退缩,如今面对困难,他更不能给当地村民留下农业开发失败当“逃兵”的耻辱。再苦,再痛, 再累,他都要咬牙坚持。他写了一首雷歌自勉:“且看三元塔竖正,怕乜惊风骤雨射。雷州雷多打不倒,日斜月斜塔无斜。”

  一连串致命的打击,仍在不断袭来。陈光保腰部损伤的老毛病再度发作,手术失败,下肢行动不便。看到一向争胜要强、顶天立地的丈夫落得与轮椅为伴,妻子暗自伤心垂泪,陈光保安慰她说:“我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共产党员,从死人堆里捡回一条命,这点小毛病还能怕了它?”

  2007年4月妻子张少乔因为操劳过度,心肌梗塞骤然去世。这一次,陈光保再也撑不住了,倒在病床上。这个刚强坚毅的高大汉子嚎啕大哭,泪水像开了闸,稀里哗啦,像个孩子。他感觉愧对妻子:跟着开荒办农场,她吃尽了苦,受尽了难,到头来没享过一天清福!

  妻子安静地睡在一个碧绿剔透的雕花匣盒里,她终于可以休息了。每一个思念的夜晚,月光皎洁,虫鸣阵阵,蛙声如鼓,更显身旁无边的寂静。陈光保紧紧抱着妻子的骨灰盒,久久不能入睡。隔着冰凉光滑的大理石匣面,他似乎能听到妻子熟悉的呼吸声,感受到她的心跳,这让他的心超脱尘念,更加坚定未来的方向。

  “这些年,保伯给村民生活带来的变化,太大了!”北和镇党委书记陈小华感慨地说,在保伯带动下,仙过岭一万多亩荒地全部被村民开垦出来,附近6个村历来十年九旱、年年灾荒,如今靠开荒种植发家致富,村里消灭了茅草房,盖起了“香蕉楼”“甘蔗楼”。

  保伯农场成为远近群众心中的“圣地”,几乎每天都有人前去拜访,有反映困难的,有感恩致谢的。湛江、雷州的领导干部经常去看望陈光保,陪他吃饭,听他现身说法“讲党课”,主题永远是作为共产党人一心为公、两袖清风的故事。

  一位老干部感慨地说,我们退休后在城市门可罗雀,陈光保远在山野却门庭若市。

6月7日,陈光保回到广东包产到户第一村——谭葛村参观展览室。新华社记者梁旭摄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佳)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91119140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