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万科年度股东大会加码商战大戏 透露五大关键信息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6-06-28 11:31

   新华网北京6月27日电 今日下午,万科2015年度股东大会在深圳总部召开,本次股东大会将听取和审议包括董事会报告、监事会报告、年报、利润分配、独立董事履职报告等议案。由于近期万科股权之争愈演愈烈,中小股东对管理层后续措施及王石等人去留颇为关注,而王石、郁亮等人也对重组深圳地铁、股票复牌时间等热点问题进行了回答。

   谈重组:方案董事会已通过 可以往前推进

   股东代表在会上表示,对于重组议案,外界的评论都比较看好,“其实如果重组议案通过的话,可能对A股复牌股票也会有一个提升的作用,但是现在华润和宝能都表示反对,这个预案是不是就是已经属于一个“黄了”的状态?在这个方面还有没有一个妥协的空间?预案最后不能继续通过该怎么办?”

   王石表示,重组方案推进之后,最终的规模、具体的价格还要到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议,“这个程序最快也得两到三个月的时间,这个过程中,并不是说这个董事会通过了就通过,通过就是同意这样重组往下进行,进行下去很多工作要做,没有两个月到三个月的时间是完不成的,完成之后还需要开董事会,还需要开股东大会,如果是那个方案,像昨天这样的结果,当然今天开股东大会也通不过了,我们应该说在这方面还是有时间、还是有空间的”。

   谈复牌:与重组方案无直接关系 会尽快复牌

   会上股东代表提问万科A股何时复牌,万科董秘朱旭回复称会尽快复牌。

   朱旭表示:“复牌需等深交所对我们复函的审核情况,根据深交所的通知我们会尽快复牌”。

   股东代表询问复牌是否必须要重组方案有结果时,朱旭称二者并没有直接关系。

   谈辞职:王石希望郁亮成为董事长接替自己

   股东代表提问王石何时放手万科,王石回应称希望郁亮接替自己。

   王石表示:“我曾经说过,我说我的成功应该是没有人再需要我,这才是成功,从现在来看,我还不太成功,因为现在还有一个重点,有提案要把我掀掉。我希望郁亮能代替我,如果能实现当然好,郁亮成为董事长,当然我同时辞职,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这是不错的一个建议”。

   谈深铁:还有可能继续合作

   对于万科是否在没有谈判对象的情况下申请停牌,谭华杰表示,万科并非在没有交易谈判对象的时候停牌,只不过当时的谈判对手不是深圳地铁。

   “我们12月18日停盘,12月25日我们有一个公告,和其中一个潜在对手已经签订了一个合作备忘录,这个潜在交易对手并不是深圳地铁,而是另外一个,最近我们公告中又关于这个事情做了一点小补充,从12月25日第一次披露有这样一个交易对手以来,后来也没有跟投资者进一步介绍,所以我们在最新一次公告里介绍了我们另外的潜在交易对手的情况。目前来看,跟他们的谈判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谭华杰称,并没有说这个交易失败了,未来还有可能,“但还不是跟股权有关的交易,可能就是一个非股权的,就是说我们不发股票了这样一个交易。因为我们已经公布了重组的议案,这个议案里面肯定不会包含所谓的去年12月25日签署这个备忘录的交易,至于它的细节现在确实不能披露,这个事项如果要披露,我们唯一的方式就是公告,在公告以外的任何其他的方式都不能去谈这个交易的细节,只能就我们两次针对这个交易标的我们曾经进行过两次披露,就这两次交易披露的情况可能跟股东做一个简单的解释。”

   谈教训:建立管理层和股东的和谐关系很重要

   对于去年万科被宝能举牌一事,股东代表发问管理层:“你们早就喊狼来了,如果说把时光倒回到大概2014年7月或2015年的时候,股价还是13元多,如果说我们现在回到以前,实际上有很多比较充足的时间去弄清的,我们复牌,如果回到那个时候我们怎么才能做的更好,或者说回购更多的股权,或者有更多的其他招法?”

   郁亮坦言:“我觉得确实对于我们这么大的公司来说,在2014年股价很低迷的时候,我们也很着急,那时我们也号召大家来买股票。 其实万科推出的合伙人计划,源于那时候股价的低迷,我们需要业务骨干跟管理团队跟股东有更紧密的联系,通过机制把它绑的更密切,那个时候万科业务发展还非常顺利,但是股价一直表现不振,这个时候我们觉得,过去狭隘的理解我们对股东的责任,创造利润,同时我们对股价方面关心不够,通过这个机制来关心我们的股价,从而把我们管理团队,利益的关注点跟股东关注点更多的绑在一块”。

   谈及回购问题时,郁亮称:“是我们本小,当然多买点不就那点本金嘛,我们还加了杠杆,我们胆子也不够大加那么大的杠杆,我们这边有杠杆,那个时候到今天,中国股市还没有完全走入健康,所以那个时候处于管理团队那边,还是把我们本应分的奖金拿来自愿买的股票。当然复牌的时候为什么不多买点,我要早知道巴菲特不就是我了嘛”。

   最后,郁亮指出,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关键是要建立一个机制,“我相信这个机制使管理层骨干和股东之间能够有一个非常好的和谐的关系,我们共同创造价值,共同来分担,共同来分享,机制建立之后,这个问题可以解决,不是说我们管理团队在这边很后悔说,我们早知道应该把这个变成大股东了,因为我们相信资本重要、支持同样也很重要”。

(责任编辑:李庆招)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61119125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