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从AlphaGO与三万亿看互联网经济体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6-04-20 09:45

  参加这样一个会充满挑战,上午一场下午一场,上午讲了下午还不能重复,这是一个挑战;第二不能讲传统电商的东西,得讲一些新东西。

  在阿里巴巴这样一个超过三万亿规模的系统上,发现未来的一些东西是什么,可能要去讲一些跟这么大的生态相适应相匹配的观点或者看法,这对我也是巨大的挑战。我想我尽量做一些尝试和努力,跟大家一起讨论关于商业的未来,商业在互联网时代、在人工智能时代、在大数据时代的未来。这样一个题目,肯定充满了大家的期待,但也可能是非常不完善的。

  2016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有两个重大事件。从1月到现在,一是AlphaGO挑战了围棋冠军,最后战胜了九段高手,这是一个技术和计算的进步,去不断的学习过去九段围棋高手的智慧,最后把对手干掉的过程。这个过程让人蛮恐怖的,就是说一个五六段的棋手加上四五个深度学习的科学家,用一两年的深入研究和开发,就可以把这个细分行业干掉。我想未来的医疗、教育等很多行业,甚至都有可能会借助这种模型去获胜。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上的突破,是今天值得关注的。

  二是2016年3月21号,阿里巴巴整个零售体系的交易规模突破三万亿,这是一个互联网在商业领域的重大突破,这个突破表达着技术突破商业突破产业的边界,或者说互联网今天在商业方面的重构或者是颠覆已经达到了我们可能还没有完全认识透的一个阶段。

  四年前,BCG做了一个预测,2016年第五大经济体会出现,这个经济体的规模会达到4.2万亿,这个经济体叫互联网经济体或者叫第五经济体,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和印度后面。我们这两天翻了一下数据,发现印度并没有达到原来预测的增长水平,互联网经济体的总量已经超过了印度总量,实际上已经进入第四名或者说第四经济体。这是非常有趣的现象,这个现象不是一个实体在线下的有物理空间的经济体,而是跨越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和各国家企业商业和消费者上面一层的互联网的经济体,这个互联网经济体把物理的世界跟比特的世界重构在一起。

  对阿里巴巴来讲,今天在做的就是要让更多人、更多小企业借助新的商业基础设施,借助交易的基础设施、金融的基础设施、物流的基础设施,借助云计算大数据,从事他们的商业创新,从事他们的商业服务。在未来几年内,我们要去服务于上千万的能赚钱的小企业,要帮助20亿消费者有一个非常便利的购物条件,我们要去创造上亿的就业机会。

  大家可以看到这些景观、景象都在快速的发展。

  换一个视角来看这个世界会发现,用互联网的人口数量来标注一个国家地理面积的时候你发现,俄罗斯的国土面积被缩小了,中国的国土面积被放大了,美国大概也缩小了,但美国的颜色很深,表明它上网人数的渗透率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所以,当你用比特、用上网人口来看这个世界的地图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张地图跟过去的地图已经有很大不同。互联网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把一个土地大小的面积大小的国家,按照一个互联网、数据或者比特来重新画的话,我们会发现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一点。

  中国有14亿人口,6.68亿是上网人口,大概一半人口在线,在线人口里有6.2亿是移动的网民;全世界72亿人口里有32亿在网上,还有一半没有上线;中国的农村已经有接近2亿人在网上。所以这张地图刻画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的人口还是这些人口,但人口的行为及存在状态在互联网的渗透下、在数据的驱动下正在发生很大变化。当所有人口连接到互联网上的时候,这个世界开始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今天的社会在进入一个后喻文化,就是老子被儿子教育,儿子会的东西老子不会的,在互联网时代,你教不了你的孩子。那些在工业经济、工业革命极其成功的企业家,或者说在传统产业里极其成功的人士,今天都被80、90后新的创业者教育,但他们不接受这个教育,所以他们会一次又一次的碰壁。

  后喻文化的意思就是,年轻人生下来就在互联网时代,就在手机上上网,不需要人教他,而60、70后的人今天要通过学习才能掌握和了解互联网。所以生来就会使用互联网的人,天然具备一种我们这一代人不具备的能力,所以我们要接受他们的教育。数字社会正在来临,数字技术提供了让后面这辈人颠覆前面一辈人的商业价值体系和监管规则。

  那些60年代、50年代的人试图要给今天00后、90后的人制定隐私法则,这是不靠谱的事情。如果100多年前,你试图用中世纪的道德规则或者开放规则看待现代社会,那今天就不可能有人穿比基尼。时尚文化的演进让我们穿得更少,00后的人可能更喜欢暴露他的隐私甚至把暴露隐私当做价值的创造。但年纪大的人可能不太愿意暴露自己的隐私,甚至把暴露隐私当做一种挑战或者困难。所以,如果让这批人给00后制定隐私法则的话,那00后的人一定很悲催。

  2015年10月是整个DT经济或者DT技术的拐点,这个月所有做云计算的互联网公司的股票都出现了一个高速跳跃,但同一个月,属于传统IT企业的股票都掉下了一个坑里。所以,DT在条约式的增长起来,而IT在下降,表明一个从IT到DT时代的转型正在出现一个重要的分水岭。2010年除了计算能力的超越外,全球的数据量过了ZB这个量级,2010年是一个拐点,十年后这个数字会突破44ZB。

  在快速增长的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数据的来源有通过社交平台获得的,有通过语音视频获得的,也有通过交易或者人们行为来获取的。你可以看到淘宝平台上,更多的数据产生在今天是图片,淘宝催生了一个行业,单反机,或者催生了很多网络模特,很多照相摄影公司。这些图片不断的被上传形成数据,积累下来形成了今天五花八门、多种多样的数据资源。

  2045年,计算机的智能将超越人类智慧,可能2045年这个时间会被进一步提前。孙正义可能会更加大胆的预测,2040年全世界会存在100亿个机器人,如果2040年有一百亿的人口和一百亿的机器人,这是什么样的社会,会出现什么样的商业?机器人的产业会崛起,但机器人替代人工,会带来人会过度有时间,人要去消费,闲暇时间变成商业服务里未来的一个方向,所以我想人工智能的演进也会在未来产生深刻的影响和改变。

  同样,互联网经济体崛起的背后,不再有过去生产线所构成的工业企业是经济生态或者互联网经济的主体,而是由若干个、几十个平台型的经济、平台型的企业作为经济主要主体。1995年到2015年美国的互联网统计数据表明,在新的2015年所形成的头十家企业里,互联网企业里,中国有三家公司美国有七家。今天互联网的平台型企业,已经事实上成为中国和美国的双极的格局。

  在这样一个平台经济的背后,我们发现实际上整个经济的总量的增长在迈向一个新的高度,就是麦肯锡所提出来的IGDP,IGDP的增长在中国超过了很多发达的经济体和发达国家。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商业的互联网化、大量的依赖互联网上的生活方式,造成了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正在变成全球经济的一个大的亮点。这样一个经济体不光卖东西还提供服务,也加入了更多商业驱动的批发和制造业,也包括金融行业。随着居民消费部门的崛起,随着消费者变成整个市场的中心,这些行业都在发生很大变化。互联网提供的这样一个整个的基础设施,帮助这样一个产业重新去升级和转型,变成一个更大范围、更大空间的经济体系,这就是我们讨论的第五经济体。

  3万亿某种程度上表达着新的互联网经济体的明证,随着未来的发展,阿里的商业生态在2019年会超过一万亿美元,在2024年会覆盖20亿消费者,会出现一个买全球卖全球的景象。各互联网公司不断的创造和创新,平台化的进程,生态化的推进,会构成一个又一个的互联网经济体,这些经济体的总量加起来将超过物理的国家的GDP。

  在这样一个创造、技术创新的背后,其实带来了就业的创新和创造。

  按照麦肯锡的测算,一百块钱电子商务的交易,实际带动了39块钱的新增消费,意味着3万亿里有接近1.2万亿是新增的,新增的消费来自三、四、五线城市的消费者,来自80、90后、00后的消费者。在这样一个交易背后,它创造了整个阿里的商业生态系统,创造了一千五百万的直接的就业岗位和机会,创造了、带动了制造和批发端的整个就业机会的增加超过三千万,也带动了在制造端和批发端的税收政策,超过一千八百亿。

  我想不需要无视这样一些价值的创造,淘宝上存在假货,但淘宝同时也有更大价值的创造。我们要拥抱未来,要治理这些负面的互联网的创新或者业态创新所带来的问题。我相信互联网今天制约这些负面的或者监管、治理这些负面的因素,可能要比线下来得更加有效。

  我们刻画了一张假货地图,根据消费者的投诉、知识产权的投诉、新闻媒体上的报道,假货来源最多的地方不是在淘宝,而是来源产业集群,在专业市场。那些把假货都归到网上、归到淘宝上的看法,有对的地方但也有失偏颇。任何一个国家在它不同发展阶段,假货都会不同程度存在,日本、德国同样经历过假货路径,问题是中国怎么去迎接这个挑战,更短的缩短这个进程,跨越这样一个假货的陷阱。

  我们把数据拿出来的时候,把数据提供给工商提供给公安,让他们去直接侦破和抓取那些假货制售者,这是一个进步。我相信接下来还会加大力度,阿里巴巴把整个平台的治理变成一个运营部门,不是公关部门也不是政府事务部门,是变成一个运营部门。平台运营中,假货的治理、炒信的治理必须当做一个产品一个服务来做。阿里成立了打假国家队,几千人针对这个负面清单进行开火。

  在新的互联网经济体系的背后,还有一个重要方向,它在培育新的产业,也在拉动传统企业行业的升级和转型。

  在整个淘宝、天猫售卖的数据的背后,有七千多万个智能终端、智能设备被销售,有几百个制造业企业的集群基地加入到生态系统中来,更多商品在卖全球在买全球,这是我们看到新的实体经济的发展。

  如果只把淘宝当做一个售卖商品的网站,或者只是一个零售端的渠道,那是2008年前的事情,是一个初中水平的看法。今天整个电子商务,如果讲进一步互联网化,它在进一步进入到电子商务或互联网的商业生态体系,这个体系里有平台、有卖家、有买家、有服务商、有物流、有支付,这些不同物种之间进行广域大规模协作、对等开放,共同协作带来更大创新活力,使这个生态不断往前发展。

  在这样一个新的经济、新的业态不断成长发展的时候,我们也对治理提出了很大诉求和要求。但治理不是用过去生产线工业经济的旧制度旧治理来规范互联网的创新发展,而是在互联网创新发展中去形成新的治理体制和治理制度。

  比如淘宝的交易,我们有4亿多网购人群,上千万卖家,超过十亿级的商品,怎么管理?我们通过淘宝的信用评价体系,买家和卖家在购买商品时就沉淀出他们对对方的好、中、差的评论,形成不同用户的大众点评。通过这样一些博弈,不断形成卖家的心、钻、冠,形成买家的vip、vvip的资质。然后你就发现,在每天产生的接近四千万个包裹中,它是由陌生人卖、陌生人买和陌生人送货完成的。这么大的交易量下,它的诚信机制、信用机制,相互之间的制约机制,是靠政府简单的工商注册可以完成的吗?平台的治理为这样一个交易体系的完美运营提供了非常好的保障。技术不断的在推动升级监管方式,也提供我们新的用数据进行监管的思想。

  我们不断的对炒信、恶意炒信的炒信家进行监测,识别炒信高手的炒信方案、水平,然后把每一个炒信动作记录到数据库,通过深度学习提出更多屏蔽、删除和把这些炒信人推出健康生态的一种举措,建立一套完善的大数据治理的体系。

  互联网借助数据,借助整个平台的治理,在创造新的经济制度,这是在互联网经济体不断的发展过程中所需要的。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在更大的消费者进来的时候,在更多的商家参与进来的时候,商业的创造在以超出我们预期和预料的方式在发展创造,这是我们所讨论新的互联网经济体的未来。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676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