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这群年轻人用声音带盲童“看世界”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 2016-04-09 10:33

  “壹众”志愿者在广州市外来务工人员子弟学校支教。

  “壹众”志愿者大合影。

  失明对儿童来说是感知世界的一个很大的障碍。

  为了更好地帮助盲童,志愿者在学习布莱叶盲文。

  听视界志愿者进行盲人体验时所用的素材。

  每个人因出生家庭和环境不同,所享受到的资源也存在差异,而公益教育可能是目前所能摸索出的最适合减少这种“资源不平等分配”的途径。说到由学生组织的公益组织,不得不提汇聚了来自暨南大学各学院菁英的“壹众”,和所有充满爱心的年轻人一样,“壹众”成员都希望通过努力益及大众,并且能让公益由“壹”到“众”。

  “爱和关注”

  才是公益最开始的模样

  不论是支教还是为盲童辅导功课,都是公益教育的一种,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投身到教育资源缺乏的群体中去,去传授知识,解答疑惑,给予希望。采访“壹众”时,在每个支教老师讲述的故事里,都有一群可爱却执拗的孩子。从最初生硬地教授知识到了解孩子内心的真实想法,然后成为朋友互相分享经历,老师们到最后终于学会如何给予他们更多的爱与关注。这不仅是老师的成长,也是孩子们的成长。或许,从孩子的内心去改变“不平等”带来的负面影响,才是公益教育最应有的方式。

  而面向常人的“听视界”,是对公益教育更深层次探索的另一种方式。常人无法真正体会到盲人的日常生活,也就无法理解其心理状态,“黑暗教室+声音模拟”的方式却给了常人这样一个机会。该活动同样秉承“因为体验才能了解,因为了解才能尊重,因为尊重才能乐助”的理念,希望达成“以了解促进歧视减少”的目标。

  支教老师和盲童辅导志愿者的经历告诉我们,爱和关注才是教育最核心和最根本的模式,多付出一点点爱给身边的孩子们,或许那就是公益教育最开始的模样。

  创始人:

  支教资源可联成网络

  “壹众”的创始人兼负责人刘佳盛,是暨南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的学生,“支教”是他们首个公益项目。在做前期调查的时候,他和“壹众”的成员们了解到在广州有几百万外来务工人员,他们的子女是一个很庞大的群体,但广州的消费对他们来说很高。成员回收回来的问卷显示,外来务工人员从事的工作大都是普通工人、清洁工、手工串珠者等,工资不高,很难负担得起在广州的日常生活,更何况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另外,他们也做过对这些学生的调查,包括日常生活、父母对他们是否关心等问题,这些都让他们更加坚定了做这方面公益的想法,他们希望能够改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学习环境。

  在广州有很多支教组织,掌握着不同的信息资源,但这些组织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刘佳盛认为,其实不同的支教组织之间可以互相交流、取长补短,如果支教组织之间相互了解,就能够对整个城市的支教资源进行更为合理的分配。

  “壹众服务队”

  “壹众”创建于2014年10月,是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旗下成立的公益组织。其创始项目“壹课支教”是对广州市外来务工人员子弟学校(如番禺区市头小学)进行长期定点的支教活动,为他们拓展英语课堂、提升人文素养、教授生活技能等。这样的支教活动不仅是对广州地区教育资源的补充,也是提升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最直接的方法,此外还能促使社会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问题给予更多的关注。

  新项目“耳·目”是专门为盲童设置的,通过录音记录各种声音和故事,来让盲童用耳朵去聆听到我们所看见的美丽世界;同时也让常人通过聆听感受视障人士的生活,增强公众对他们的了解。

  声音

  “耳·目”项目:

  盲童和常人都可以体验

  刚开始时,是因为一篇报道让“壹众”的成员们了解到盲童的现状。因为受到“为盲胞读书”这个活动的启发,希望能有更好的方式帮助到盲人同胞,所以便有了“耳·目”的完整计划。

  这个计划分为两部分,一方面面向盲童,给他们提供帮助,服务队的成员们会定期去盲校辅导盲童功课,还会给他们举办精彩的活动,让他们乐在其中;另一方面,面向常人,服务队定期举办“听视界”体验活动,让常人体验盲人的世界。

  刘佳盛告诉记者,其实在整个项目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很难找到广州市更多的盲人同胞,现在只局限在盲校,无法得知其他更需要帮助的盲人同胞的信息。

  其次,“听视界”这一块也面临严重的瓶颈,在全黑的世界模拟盲人的日常生活是很困难的,无论是音频的剪辑、逼真的声音模拟,都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和资金。但面对困难,“壹众”没有选择放弃,他们希望在和盲人更多的接触中,能够给他们带来更深层次的帮助,比如帮助他们实现各种各样的梦想。志愿者们在盲校所接触的孩子们大多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比如唱歌、弹琴等等,他们希望能够帮助孩子们实现。“当然,还是要不断完善‘听视界’的活动,让更多人真正地体验到盲人的世界,促进公众对他们的了解,减少歧视。”刘佳盛说。

  “说是辅导,其实是交了个新朋友”

  在盲校最基本的志愿服务,就是辅导功课,这也是盲校老师最希望志愿者能够做的。来自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吴镇洋,是“耳·目”的项目负责人。他和其他志愿者会两周一次,在周末组织队员和华师的志愿者一起,到天平架地铁站附近的盲校,对盲童进行一对一的课业辅导。辅导内容主要是语数英,通常都是盲童把自己遇到的问题告诉志愿者。

  “在盲校辅导功课,给我最大的收获,是学会和盲童做朋友。”最开始吴镇洋和大部分人一样,都觉得盲人是个弱势群体,是需要我们的帮助的,但后来他发现事情不是这样的,“他们需要帮助,并不是因为他们盲,感性上说,盲人并不弱势。”

  他告诉记者,盲童表达“我想想”时,也会很习惯地说成“我看看”,盲童表达“我摸到的是”(摸盲文)时,也会说成“我看到的是”。他们能够自理自立,他们“看”不是用眼睛。虽然名为辅导,但吴镇洋却觉得自己不是在面对弱者,而是交了一个新朋友——这个朋友反而用自身告诉他,奇迹就是这样的;这个朋友丰富多彩的心灵世界和鲜明的个性追求,常常让他觉得自己很平庸。“课业之外,往往是我问得多,听得多,而不是我教得多。”吴镇洋说。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黄岚 实习生 罗赟 (除署名外)

(责任编辑:高立)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574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