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父亲穿警服牺牲 7年后女儿穿警服祭拜
来源:华西都市报   时间: 2016-04-03 12:17

    

    因为连续两年在外工作,直到今年王涵才第一次穿着警服给父亲扫墓。

    王涵清扫父亲墓前残留的炮仗和纸。

    4月1日,清明节前,王涵第一次穿着警服给父亲扫墓,一束菊花,带着她对父亲王振华的思念。拿起唯一一张和父亲的合照,她像别的小女孩一样,向坟墓里沉睡的父亲抱怨。短短的18年,父亲为了公安工作,只为她过个一次生日,玩过一次光雾山,送过一次礼物,只有一张合影。而在她即将高考,迈入人生另一个阶段时,父亲却在检查光雾山红叶节安保工作途中牺牲。

    也许是命运的注定,4年后,王涵继承了父亲的遗志,成为巴中南江县的一名公安民警,她想用最特别的方式告慰父亲,“纵使陪伴不能自始至终,但仍然心存感激,接下来的人生,我要做得更好,继承这身警服赋予的刚正不阿。”

    特别的祭奠

    第一次穿着警服向爸爸报告喜讯4月1日清晨,8点的闹钟准时响起,空荡荡的房间只有王涵一人,母亲因为严重的白内障要去成都救治,但最近忙着侦办案子的她无法陪同,只能求助于成都的同学帮忙照顾。

    她取下挂在衣架上的警服,用掸子打掉上面的灰尘,顺了顺衣角,直到没有一点皱褶,在镜子前反复照了很久。来到楼下的水果店,挑选了一筐父亲生前最爱吃的苹果和橙子,老板笑着问她,“去看爸爸哇?哟,这次穿警服,你爸爸肯定好高兴哦!”

    2009年10月26日下午2点,时任南江县森林公安局局长的王振华乘车前往大坝林场检查红叶节安全保卫工作时,遭遇车祸,翻入悬崖,不幸因公牺牲,年仅48岁。南江西郊的元包梁,是一座凸起的小山,父亲的墓被包围在一片油菜花田里。这是一座没有碑名的墓,那是因为当时父亲走得太急,没来得及选,更没来得及想。

    王涵蹲在碑前,摆上一束黄菊,把水果放在破旧的供碗里,起身走向身后的小松树,拿起一把同样破旧的小扫帚,清扫墓前残留的炮仗和纸。随后她拍拍身上的泥灰,端正地站在坟前,“爸,我来看你了,家里都很好,只是妈眼睛有点不好,我现在调到刑警队去了,比平时忙了……我害怕妈妈没法照顾……”接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上前一步,“今天我穿着警服来看你……以前就觉得你穿着警服好神气!”

    临走了,她故意降低声音,和父亲说起了悄悄话,说着说着脸红了,嘴角还露出了笑。

    那时的埋怨

    小学四年级以后就没了合影

    一本泛旧的红色相册,里面粘贴着十几张父亲早已泛黄的照片,但大多数都是自己的工作照,从小学四年级以后,父女俩再没有一起照过相。虽然离床头最近,但王涵却很少翻看,“不是不想看,是看了想哭,又怕被妈听见,她会哭得更伤心。”王涵说。

    有一张照片,是王涵和父母的合影,这是她和父亲唯一的一张照片,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998年,那是一家人在光雾山所照。“他经常“放鸽子”,有一次说好了暑假出去玩,临到头又被单位的一个电话叫走了,我气了好几天。”王涵嘟着嘴,诉说着对父亲的“不满”,“18年来,他只和我过个一个生日,请我吃了一次黄羊,出差给我带过一次礼物,一块属羊的生肖玉……有时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不想回这个家,他到底还爱不爱我这个女儿?”

    此时的想念

    那个每晚为我背书包的父亲不在了

    王涵说,父亲当了21年警察,由于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很少。

    父亲去世那年,她正上高三,每天晚上9点下晚自习,父亲都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然后把书包往自己肩上一挎,“爸爸经常问今天学得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没,但我经常把话题扯到哪位同学今天干了什么蠢事上。”说着说着,两人经常在大街上哈哈笑起来。如果超市还开着,父亲准带她进去,买一大堆土豆片、豆腐干之类的零食。

    父亲去世前三天,王涵患了感冒,每天中午放学,总会接到父亲从山上打来的电话。2009年10月26日那天,正在吃饭的她没有听到铃声,再打过去已没有了信号。晚上9点下晚自习,父亲没有像往常一样如约而至,王涵回家后被告知了噩耗。摸着父亲冰冷的身体,她拼命喊着:“爸,我们不开玩笑了,该醒了,我还等着你来接我呢!”

    悄悄话告慰父亲

    交了男友人很帅气也是警察

    由于无法承受丧父之痛,原本成绩优秀的王涵在高考中败北,进入一家三本院校就读。即将毕业时,母亲打来电话,问她是否愿意考南江的警察,“报嘛!”她没有过多犹豫。也许当上警察,意味着丧失了陪伴家人的时间,随时面临危险和疲劳,“但每次看到爸爸穿着警服,就想象他会去勇敢地抓坏人,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英雄,爸爸就是我的英雄。”

    2014年,王涵入警,成为一名社区民警,今年初,她主动申请进入县局刑警大队。凌晨一点,当她整理完案卷,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后,发现母亲的房间仍开着灯。“你回来了?”微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妈,你咋还不睡?”母亲吃力地坐起来,拍拍女儿的衣服,“我只有你这个女儿了,你不回来我咋睡得着?”“我答应了爸爸要好好陪你,但是没做到……”王涵低头抽泣,母亲握住她的手:“不用担心我,你选的路,妈支持你,爸爸也会骄傲的。”

    “继承就是最好的慰藉。”王涵一直想穿上警服,让天上的父亲看看,是否继承了那身警服赋予的刚正不阿和勇敢向前,但因为连续两年在外工作,直到今年才如愿以偿。

    扫墓结束后,记者问王涵究竟给父亲说了什么悄悄话。王涵扭扭捏捏地说,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将她送入婚姻殿堂,将她的手交给自己的丈夫,“我只是告诉他,我才谈了个朋友,也是警察,人很帅气”。

(责任编辑:彭浣鋆)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52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