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新一轮社保降费率,将如何影响你我
来源:新华社   时间: 2016-03-29 11:06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全国两会提出降低企业“五险一金”。近期,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天津等地宣布下调社保费率,引发广泛关注。

  这一轮降费率,将为企业带来多少“降成本”利好?百姓社保待遇是否受到影响?不少地方社保金收支矛盾本已突出,“减收”同时如何确保社保制度安全运行?

  降成本:对企业有多少实质利好?

  日门(江西)建材有限公司财务经理罗思对企业人力成本之重颇有体会:公司员工300余名,每月要缴纳社保16万元,员工拿6000元工资,公司还额外缴4000元“五险一金”。

  福建厦门安井食品公司社保专员许小其却感受到了企业减负的点滴进展。他算了一笔账:去年10月,当地降低工伤保险费率,企业一年节省约24.6万元;今年初,降低基本养老保险费率,可节省43.5万元;3月,降低医疗保险缴费费率,一年节省72.1万元。“虽然是‘小步走’,但为企业降负落到了实处。”

  这是近期各地新一轮降低社保费率的缩影。上海、广东、天津、浙江、福建、云南、甘肃等地陆续出台“降费”政策,一些地方还启动生育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的合并实施。目前,我国职工社保“五险”包括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五大类。“一金”即住房公积金。

  上海于3月21日宣布调整单位缴费部分的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费率,社会保险费率总水平从此前的45.5%下调到43%。广东在此前下调养老保险费率的基础上,近期还宣布下调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单位费率。北京近期公布相关通知将工伤保险费率由最高2%调整为最高1.9%。

  这是根据中央部署,为企业“降成本”采取的实质性举措。去年国务院常务会议两次要求下调社保费率,涉及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现在,占据社保缴费“大头”的养老和医疗保险降费率也在地方有所动作。

  社会保障基金是充裕的,在国家统一规定的框架下,可以给地方更多的自主权,让他们根据当地实际情况,阶段性地、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

  中智人力资本调研中心对数万家企业进行的2015年福利调研数据显示,企业去年投入的以“五险一金”为主体的法定人均福利成本约为23052元,福利总成本约占企业人工成本的23%。而人社部2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社会保险五险费率合计为39.25%。

  为了降低用工成本从沿海城市搬迁到中部地区的江西森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伟发现,人工成本依然不低。“现行社保费率下,每位员工的社保费初步算约900元,占到员工工资成本的40%。”

  此次降低费率,能为企业带来多大实质性利好?据上海测算,企业社保费率降低2.5个百分点,2016年全年可减轻企业负担约135亿元。而广东则明确,到今年年底,将为全省企业减轻社会保险费(含住房公积金)约350亿元。厦门地税部门预估,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减负政策将为全市用人单位减轻超过18亿元成本。

  “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和社会保险基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在目前企业面临一定困难的情况下,通过降低企业的单位缴费费率来降低企业成本,是支持企业发展的重要举措之一。”上海市副市长时光辉说。

  保待遇:降费率如何不成降待遇?

  企业社保负担降低,职工社保待遇是否受到影响,这是人们关注的另一个焦点问题。

  记者在降低费率的多地采访发现,包括上海、广东、厦门等地均表示,降低费率的决定是在基金可以承受的基础上经过精密计算得出的,不会影响居民待遇。一些地方此前就降低过养老保险等社保费率,在降费率后依然保持了养老金等待遇的连增。

  广东省社保基金管理局负责人介绍,到2015年末,广东省社保基金滚存余额9591亿元,占全国七分之一。目前,广东的社保基金比较充裕,这也是下调费率的基础,绝不会以牺牲养老待遇来换取费率下调。

  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赵祝平说,以养老金为例,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注重代际平衡。从个人看,个人待遇主要取决于职工本人退休时上一年的社会平均工资以及本人平均缴费工资、缴费年限、个人账户储存额等因素。个人退休后的待遇增长,则主要考虑物价增长水平和社会平均工资的增幅,“下调企业的单位缴费费率,不会对养老金待遇确定和增长因素产生影响,因此也不会影响参保人员的个人养老金待遇水平”。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权衡说,征缴和发放养老金事实上并非是“完全挂钩”的,属于收支两条线,这也就意味着单位缴费部分的下调并不与居民的养老金待遇发生直接的联系。居民领取的养老金是由多个因素综合决定的,即使基金每年有一定的收入减少,依然可以承受,也不会影响到职工权益。

  再如医保金。据悉,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待遇水平主要取决于个人账户计入标准、门急诊自负段标准、起付标准、最高支付限额等。因此,即使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单位缴费部分费率下调,参保人员的医保待遇仍可能有适当提高。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胡苏云说,养老金、医保等待遇早已在《社会保险法》等对其计算方式有明确的规定,“绝对不会少”。从历年的经验来看,如果“池子”里的钱不够的话,政府会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足额发放,不可能少发或者不发。

  另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2013年10月,上海就曾在确保参保人员社会保险待遇水平不受影响、社保基金正常运行的前提下,调整城镇职工社会保险中的养老、医疗、失业等社保费率水平,总体费率下调2.5个百分点。此后上海连年上调了基础养老金、失业保险金标准,启动城镇居民大病医疗保险,将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和小城镇医疗保险基金的最高支付限额提高到39万元。

  事实上,中央已经给公众吃下“定心丸”。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各地要切实负起责任,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这意味着,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今年将迎来“十二连涨”。

  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说,降低社保费率,意在为企业降成本,但不能降参保职工的待遇。未来随着经济发展以及职工平均工资和生活成本的变化,各项社保待遇还将逐步提高。

  防风险:社保“底线”如何筑牢?

  当前,不少地方老龄化程度加剧,各项社保待遇刚性提高,社保基金收支压力较大。在此情形下降低费率水平,是否会影响到社保金安全运行?

  赵祝平说,进一步降低职工社会保险费率,是经过严密测算和认真研究的,是在社会保险基金的可承受范围内。不管是从近期还是长远看,职工基本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进一步降低费率后,基金的安全仍然是有保障的。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上海10项社保基金收入3000多亿元,支出2800多亿元,当年收支结余400多亿元,累积结余3000多亿元。赵祝平表示,目前上海职工社保基金收支情况较好,有一定的积累且年度有结余。

  记者采访了解到,2012年,广东就将1000亿元社保基金余额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每年的收益率都在10%左右,2015年达15.14%,不存在养老金收不抵支的情况。

  但也有一些地方的养老金运行正面临严峻考验。比如,尽管有高额国家补贴,但黑龙江省2015年养老金缺口依然比上年扩大,将在200亿元以上。目前黑龙江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抚养比已达1.16:1,这意味着1.16名在职职工就要养1名退休职工。仅靠黑龙江省自身,养老保险费率下调已难有空间。

  再如,江西省上半年养老保险如剔除一次性收入,全省当期出现缺口的县(市、区)有近30个。景德镇市社保中心办公室主任张建平说,景德镇市养老金支付一直有缺口,去年1月和今年1月的支付,是省里提前划转了中央转移支付7亿多元,否则很难支付。

  “适当降低社保费率,必须建立在确保社保基金长期收支平衡的基础上,否则就会‘摁下葫芦起了瓢’,顾此失彼,得不偿失。”金维刚表示。

  专家建议,进一步建立健全社保基金预警、储备和保值增值机制,扩大职工社保的覆盖面,加强社保费的征缴和基金管理,加大财政、国资等对社保基金的支持力度,以增强社保基金的抗风险能力。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此前介绍,目前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已覆盖8.5亿人,距离10亿人的应覆盖目标还有15%左右的空间。 (记者周蕊、叶锋 参与记者:邬慧颖、付敏、王建威、叶前)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8473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