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新华视点:聚焦部分城镇中小学大班额现象
来源:新华社   时间: 2016-03-23 12:03

    新华社北京3月23日电题:有的小学一个班最多有150名学生--聚焦部分城镇中小学大班额现象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娄辰、陈尚营

    一个班级七八十上百人,老师上课要用小喇叭,后排学生站着听讲,三四个学生用一张课桌……近日,“新华视点”记者采访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娃进城上学,不少城镇中、小学班级规模超过50人、45人的相关规定,有学校最大班额达150人。大班额、超大班额的教育质量令人担忧。

    有学校最大班额达150人,后排学生站着听讲

    记者近日在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实验小学看到,一间教室里87张单人课桌把教室挤得满满当当,两个走道被挤成两条“缝”。因为实在安置不下,还有两个孩子坐在讲台两侧紧靠黑板的位置。“我常常担心,万一出现突发事件,孩子们连跑都跑不了。”一位教师说。该校校长王振中告诉记者,学校共有5000多名学生,班均学生近80人。

    根据国家《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教育部《关于“十二五”期间加强学校基本建设规划的意见》等规定,城市中、小学班级规模分别应控制在50人、45人,超过这个规模的一般称为“大班额”“超大班额”。

    王振中说:“5年前,学校周边是五六层的楼房,现在都是十几二十几层的高层楼房,学区人口从4万人增长到10万人。学校只能往现有班级里‘塞’学生,班额越来越大。”

    教育部网站2015年底公布的《义务教育第三方评估情况》显示: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加快,一些地方城镇教育资源紧张、农村教育资源闲置;中西部地区县镇大班额问题突出。

    据山东省2015年的调查,全省普通中小学大班额占比超过40%;超过66人的大班额约占10%。山东省主管教育的省领导在一次会议上痛心地说,七八十上百人的班级,还能叫“班”吗?安徽省教育厅2015年的数据显示,经过摸底调查,安徽省初中学校班额超过50人的占9%,小学班额超过46人的占4%。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介绍,一些地方大班额可谓触目惊心。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2015年5月在河南调研发现,信阳市息县某小学最大班额达150人,最小的也达70余人;周口市商水县某中学,平均班额超过100人。部分超大班额班级,后排的学生甚至只能站着听讲,三四名学生共用一张课桌现象十分普遍,学生只能单肘支在桌上写字。

    超大班额致生均教育资源匮乏,一些学生成为“边缘人”

    安徽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大班额绝不是一个班级多装几个孩子的问题,而是直接关系到义务教育的质量。

    美国著名教育家格拉斯、史密斯研究认为,班级规模与学生的学习成绩、情感发展有密切关系,班级越小,效果越好。有研究表明,当班级规模超过一定的临界值,学生学习的有效性就会大幅降低甚至丧失。

    王月是安徽省潜山县梅城中心小学学生,她所在的班有70多个同学。由于学生太多,往往没有机会在课堂上提问或回答问题。王月的父亲告诉记者,学校里普遍大班额,学校面积不大,孩子们的活动场所太小,没地方锻炼,也存在安全隐患。

    山东枣庄十五中教师武杰说,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很好,但在现实面前却苍白无力。“讲台下七八十个小脑瓜,真心照顾不过来。课堂上能获得机会和老师互动的,连五分之一都不到。”

    武杰从教30余年,教过七八十人的大班额,也教过三四十人的标准班。他说,小班学生成绩提高快,很少有掉队学生;人数较多的班,不少学生本来成绩还可以,但长期得不到关注,逐渐成为“边缘人”,慢慢地学习成绩就变差了。

    大班额使学生人均教育资源匮乏。根据《山东省普通初级中学基本办学条件标准(试行)》,初中每900人至少应有一套理化生综合实验室,“我们学校近8000名学生,只有两套。”菏泽市二十一中校长李香凤说,“实验性环节没有扎扎实实的动手操作,学生很难掌握。我们的学生普遍训练不够,不解决这个问题,就难以提升教育质量。”

    根据《山东省普通初级中学基本办学条件标准(试行)》,初中学校生均校舍占地面积不低于8.67平方米,生均体育活动用地面积不低于6.75平方米。而目前山东省城镇学校校舍占地与标准生均相差2.1平方米,运动场面积与标准生均相差3平方米。

    此外,大班额甚至容易对孩子的心理健康产生不良影响。一项针对河北省三所小学的问卷调查显示,大班额中有9.8%的学生属低焦虑水平人群,有3%的人处于高焦虑状态。

    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城镇化已达74%,城市须尽快新建学校、增加教师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等多个文件都明确要求遏止超大班额现象。

    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说,城市超大班额的出现,说明过去一段时间,我国教育资源布局战略没有适应城镇化趋势。现在如果再不注意优化布局,将来后悔莫及。

    张志勇表示,当前城镇教育资源配置,短缺已成主要矛盾,必须下大力气新建学校、增加教师。但是,目前有的地方每年只有几百亩土地使用指标,地方政府更希望用于招商引资建项目,难以下决心用于学校建设;在严控新增编制、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的刚性约束下,城镇新建学校教师的配备也困难重重。

    山东省政府2015年9月下发《关于解决城镇普通中小学大班额问题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了解决城镇中小学大班额问题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根据规划,山东将于2017年底之前,全面解决大班额问题,将建设中小学2963所,新增5.5万个班、253万个学位,增加教职工11万名,总投入1220亿元。

    杨东平表示,当前我国的城镇化率约为56%,而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城镇化程度则达到74%。农村学校发展滞后,留不住教师和学生,长期以来城乡教育发展失调是城镇学校大班额产生的根源。遏止城镇学校大班额,需要建立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新思维,促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如果家门口的学校不比城里的教育质量差,谁愿意多花钱进城上学?”他说。(完)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8416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