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母女失散38年三八节喜重逢 相隔不到百公里
来源:钱江晚报   时间: 2016-03-09 17:11

    

    相隔38年再相认,母女俩抱头痛哭。记者 俞跃 摄

    失散38年,母女“三八”节相认

    母亲在金华,女儿在东阳,曾经相隔咫尺却遥若天涯

    她还有个走失了40年的儿子,额头上有胎记,望读者提供线索

    65岁的金瑞艳和44岁的金彩虹,都收获了人生中最珍贵的“三八”节礼物——在金华警方帮助下,这对整整失散了38年的母女终于找回了彼此,两人相拥而泣。

    母亲在浙江金华,女儿一直生活在浙江东阳,咫尺之隔,在38年间,却如天涯之遥。这背后,有个让人唏嘘的故事。

    失散

    这个故事要从38年前的1978年春天讲起。

    金华老火车站,一列北上的火车即将发车,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位小女孩上了车,小女孩看上去才五六岁,圆脸,小眼睛,粉嘟嘟的十分可爱。

    老人带着小女孩走到一位解放军叔叔身边,叫她站着不要动,说等下就看到妈妈了。

    小女孩很乖,点点头,目送老人离去。

    列车发车,老人没有回来。列车员很快发现不对劲,这么小一个孩子,身边居然没有大人……

    好心的列车员抱起女孩,在她身上找到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孩子的出生日期,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内容。

    谁这样狠心?列车员想不通,考虑到女孩是在金华站上车的,在离金华最近的义乌站,列车员将女孩交给了义乌铁路派出所。后来,孩子又被送到民政部门。

    一开始,大家都想,孩子是金华本地的,肯定要送回到父母身边。但是,找了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消息。后来,有个民警的亲戚,家里两个小孩都先后夭折了,把小女孩领养回了家。

    于是,小女孩来到东阳南马镇的一户姓金的人家,养父母给她取名金彩虹,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孩子的到来,就像一道彩虹,照亮了这个不幸的家。

    两三个月后,孩子的亲生母亲金瑞艳才知道女儿丢了。那个老太太,是女孩的外婆。这么多年过去,老人家为什么要将亲外孙女丢在火车上,金瑞艳已不愿多说。

    “我那时候在江西上饶工作,两三个月才回金华一次。”回家后没看到女儿,她形容说如晴天霹雳,“整个人都瘫掉了。”

    惊喜

    这些年为了找女儿,金瑞艳几乎跑遍了全国。一开始,她查到那列火车的车次,得到的回复是:列车上确实有个遗失的女孩。但是,在那个通讯极不发达的年代,铁路局方面说不清楚女孩到底去了哪儿。铁路局回复说,怀疑孩子中途下了车。这条唯一的线索也就此中断。

    她开始到处跑,听到谁家里收留了一个孩子,就跑上门去查看,可每次都失望而归。

    直到去年,金瑞艳联系上了一个叫“宝贝回家”的公益寻亲组织。在这个公益组织的寻亲网上,金瑞艳发了一条寻找女儿的帖子,关键词只有“金华火车站”、“1973年出生”等。

    去年年底,一位叫“小梅姐”的志愿者注意到了这个帖子。事实上,“小梅姐”觉得这个找女儿的帖子和另一个找亲生父母的帖子,关键线索有些重叠。那条找父母的帖子,就是金彩虹发布的。

    2015年12月21日,“宝贝回家”在金华的联络员,将这条信息反馈给了金华市公安局。

    金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第五大队民警徐乾煜和志愿者平时也经常联系,他收到消息后,马上联系了东阳当地警方,分别对双方进行血样采集,并详细了解了双方对过往生活细节的回忆。

    DNA鉴定需要一些时间。金华市公安局刑科所DNA实验室法医鉴定,金瑞艳与金彩虹的DNA数据符合单亲的遗传关系,再结合民警对其他相关情况的调查,确定双方就是失散38年的母女。

    3月4日,徐乾煜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金瑞艳。

    不幸

    母女俩的第一次见面被安排在3月8日,地点在金华市公安局。这天是“三八”国际妇女节,母女俩又刚好失散38年,这个巧合,算是给这件喜事添个彩头。

    警方找了一些媒体,场面弄得很大。其实,民警徐乾煜悄悄跟记者说,他们这样做,不是为了作秀,而是另有考虑。说起来,这背后还有另一个辛酸的故事。

    下面这些事,是金瑞艳亲口和记者说的:

    金瑞艳和丈夫一共生了3个孩子,如今相认的金彩虹(原名金丽霞)是大女儿,下面两个是儿子,分别叫金斌和金峰。实际上,在1978年大女儿失散之前,1976年,还只有两岁多的金斌在金华老火车站附近走失。

    也是在1976年,最小的儿子金峰出生才没多久,她的丈夫也去世了。接连遭受多重打击的金瑞艳噩梦还没结束。1979年,小儿子金峰不幸因病去世。难以想象,这些年,这个孤苦的女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想借这个机会,让大家帮帮忙,帮我把失散多年的儿子也找回来。”金瑞艳说。

    相认

    昨天下午2点多,金瑞艳早早地来到金华市公安局,她不断朝在场的每一位志愿者和民警鞠躬,一说话,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家里一起过来的亲属,还带来了水果,见人就分,想要让大家一起分享他们的喜悦。家人还带来了两面锦旗和一条横幅,也一并在公安局的房间里铺开。

    没过多久,金彩虹也赶到了,她是和丈夫一起来的,或许是因为激动,脸色有些红。

    一见面,还没等民警介绍,这对最熟悉的陌生人就紧紧地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母亲金瑞艳抽泣着说:“38年了,我到那么远的地方找你,没想到你却离得这么近。”

    女儿金彩虹说,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的父母在金华市区,是被现在的爸爸妈妈领养的,毕竟那时候她已经5岁了,能记起一些事。

    金彩虹说,她一直在东阳长大成家,19岁时第一次来金华,路过金华老火车站,对这个影响她一生的地方,还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多年来,金彩虹其实也在找亲生父母,但是,“养父母对我非常好,我担心(寻找亲生父母)会让二老伤心,就一直没有提。”

    2014年,金彩虹的养母病逝,又过了一年,金彩虹才试着在网上发帖,看看能不能找到,没想到这世界真有奇迹存在。

    她现在要找走失40年的儿子

    大女儿和二儿子小时候的合影。记者 俞跃 摄

    金瑞艳如今退休,居住在金华,她说,不会强迫女儿以后跟自己住,毕竟这么些年,自己都没养育过她,有愧于心,“将来怎么办,让孩子自己决定。”实际上,和女儿住得如此近,已经让她感到意外和高兴。

    接下去,金瑞艳要开始着手寻找儿子金斌。女儿失散时,已经开始懂事了,应该记得以前的事。儿子走失时还很小,找起来要难得多。金斌走失时的细节是这样的:

    在金华老火车站,当时金瑞艳和母亲两人带着3个孩子和3件行李,准备坐火车去上饶。她手里抱着小儿子金峰,提着两包行李,母亲提着另一包行李,领着另外两个孩子走在后面,结果不知什么时候,金斌就不见了。

    “算算年纪,金斌现在应该也有42岁了,他小时候额头上有一小块浅咖啡色胎记,不知道长大了这块胎记还在不在。”金瑞艳说。(通讯员王浩 蒋懿鸣 记者傅颖杰)

(责任编辑:彭浣鋆)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278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