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吕廷杰:理解“互联网+” 把握新商务风口
来源: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6-01-11 10:57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2016新华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暨人工智能思客会&VR创客会”11日在广州隆重举行。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发表题为《商务智能与“互联网+”的风口》的演讲。他指出,“互联网+”热潮下,从业者都在努力利用互联网改进自己的企业管理、营销,但一些企业因为没有互联网思维而做成了“+互联网”。他建议,创客者们首先要搞清“+互联网”和“互联网+”的区别,才能找到当下“互联网+”与商务和产业的接口。以下为其致辞摘要: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2016新华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暨人工智能思客会&VR创客会”11日在广州隆重举行。图为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新华网记者 郑磊摄

    我们当前这一轮信息化进程始于1993年,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戈尔提出了“国家信息高速公路”的概念,我们当时组成了一个专家组,研究“信息高速公路”这个事情怎么做。我也成为了这个团队最年轻的一个中国人,写了中国第一份互联网报告的材料。我在1994年专门被派到了实验室,这个报告上去以后,国家拍板试点互联网。尽管有很多争议,最后还是决定接到美国互联网的国际网端。

    1994年是中国互联网的元年,至今我们发现,现在的信息化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并衍生出另外三个特点,第一个是网络无处不在,第二个是网络无所不包,第三个是边界变得模糊。互联网使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变得非常模糊,界限不清晰。

    201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我发出过一本书,这本书中我讲了一句话:“乔布斯重新定义了移动互联网”。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实际上在此之前,世界上最早做移动互联网的是日本电信公司NTT,它的第一个应用是用手机来浏览电子版杂志。紧接着出现了一个加拿大公司推出的另一个应用,在运营商网络上叠加了一个安全解决方案,当时我跟他的总裁到加拿大总部去交流,他说用手机可以办公、可以理财、可以签署文件,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开放性和交互性,带来大量安全风险。乔布斯研究了黑莓的发展,发现在欧洲风靡一时,但是没有在东亚大规模地流行过,为什么?他发现东亚地区的人使用手机并不是拿它办公理财,主要是玩游戏、消费、听音乐,所以乔布斯把大量消费和应用型软件放在了手机里面,所以我们说乔布斯重新定义了互联网。

    从2013年开始,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报告、德国工业4.0到2014年年初“财经杂志”的产业互联网报告都提到,互联网面临着重大转型,我们归纳出,互联网的1.0就是工业互联网,2.0就是以娱乐为主的移动互联网。如今我们进入了“互联网+”的时代。

    互联网能不能创造价值呢?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核心观点,2015年年底我参加了中关村管委会的一个活动,他们悲观告诉我,2014年搞互联网金融公司许多已经死掉了,他们还说许多O2O公司也死掉了,所以我发现我们的企业很迷惘,都在拥抱互联网,都希望能够利用互联网改进自己的企业管理、营销等,但是大家不知道怎么做。后来我发现很多的企业没有互联网思维。很多人就说互联网不是很简单吗?不就是那几个大思维吗?免费的思维、迭代的思维、OTT的思维等等。我认为他们理解错不完整,那个不叫思维,那个叫商业策略。

   我在北大和清华给一些总裁上课,我发现他们很多人在说互联网,但是不懂互联网,不懂互联网的基本逻辑,所以导致今天这样一个现象。

   什么是互联网的基本逻辑?必须要从互联网的3W说起。互联网1.0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传统的传媒,不是你给我看什么就看什么,而是变成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

    紧接着诞生了互联网2.0技术,平台化,这个技术让每个网民成为内容的生产者,又成为内容的消费者。这个平台化的概念对所有的互联网经营者大咖来说是非常清楚的,比如说微信、淘宝,今天很多人懂这个道理。第三方平台进一步延伸是什么呢?原来我们认为用2.0来分享我的知识、我的音乐、我的想法,也就是说我传给你一首歌,我没有失去,所以我愿意跟你分享。可是优步做了什么吗?让很多大咖们说:“我感到震撼,因为坐的是你的车,你可以成为我的出租司机,你也可以成为‘为他服务’的出租司机,让所有闲置的碎片化的资源可以共享,所以2016年将是分享经济的一年。

    打车软件原来都是给出租车做的,是“+互联网”,不是“互联网+”。

    什么是“互联网+”?2013年年底,有一个报告曾说,2020年美国三分之一的金融机构会倒闭、银行会倒闭。紧接着,凯文·凯利在2014年曾指出,300年历史的世界银行也将在20年内不复存在。我们也听到马云说: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来改变银行。他们认为马云太狂了,不就是互联网冲击吗?我们也做互联网。因此银行就像出租车行业一样,如果政府不管,它会死得更快,但他们做的不是“互联网+”,是“+互联网”。银行传统的存贷款利息体系做“+互联网”是不会变化的,那种本身不是“互联网+”行为。

    有记者曾访问柳传志,谈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互联网+”。他说“互联网+”会破坏性地、颠覆性地对产业产生重构,不是按你原来的规则去玩,所以这个会大规模地提升社会生产力。

    原来谈电商都说:B2B是大众的,阿里巴巴起步是从B2B,企业对企业的,为什么最后大家最活跃的是做C、做个人呢?就是因为用免费的形式聚集了亿万的顾客这种互联网思维逻辑,实际上垄断了其他的供给方接触顾客的入口。垄断是为人民服务的吗?我不相信。他一定要赚钱,关键从哪儿赚钱?从创业者那里赚钱?如果今天你不跟BAT合作,可能不仅消费的渠道没有。这与传统意义上的垄断是不同的。网络的垄断与跨界的融合最终实现了横向野蛮生长,对传统产业产生颠覆性的重构,这种垄断已经成为互联网模式的一个特质特征。

    我想告诫大家一句话,今天你不懂得互联网的真正逻辑,就只有三条出路。第一,要么你做一个平台,但这得烧钱。第二是能烧钱的最后可能会合并,比如滴滴打车和快的公司,最后就形成了一个垄断平台。第三,引入“第三方平台”并进行管理。但这不是没有问题,问题很多,比如淘宝上被抱怨出现假的商品,我相信这个绝不是阿里的人愿意看到的,所以怎么管这些第三方的卖家就变成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谁能解决,我相信阿里也会非常欢迎。“第三方平台”上存在大量的问题,然而这就是发展中的问题。 我们今天谈商务智能,其实最后要用数字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真正第三方平台是互联网模式,将会产生一个巨大的生产改进,所以它跟“+互联网”是本质的不同。

   今天你要么学会利用平台,要么就被平台消灭。我找中关村一些竞争失败的互联网新兴企业聊,我问他们为什么失败?他们说,我们原来用打电话、发短信的方式问人们,要不要贷款?人们老投诉,就把我们的号停了。有人说你互联网就是做网站,我们就做一个网站,但是没有推广的渠道。我说你们这个思路是错的,你没有第三方互联网平台的思维,我做一个第三方平台,让所有放贷公司在上面放贷,所有借贷公司在上面借贷。我们谈到了第三方平台,其实它有一个最大的受益就是要收集大量的客户数据,这些数据是要进行大量处理的。

    数据已经资产化。每个人在企业的网络活动中都会留下信息指纹,这些信息指纹将最终成为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财富。这些“资源”跟土地、矿产、能源的最大不同就是数据和信息如果是资源的话,我们发现它可以人为开发出来。

   2011年美国发布了一个网络空间国际战略以后,世界各国都在关注什么叫网络空间,所以乌镇会议上大家一直在谈我们第五维度的空间,它叫网络空间。

    今天我们很多失败的企业做传统产业的,他要拥抱互联网,但是他失败在于没有在网络空间进行管理和商业模式设计,他们用什么网络空间去解决传统商业模式中的痛点。例如优步解决了传统出租车行业,出租车理论上可以议价,高峰期打不上车可以砍价,但是如果遇到高峰期你就不能砍价,砍价就影响别人了。你不让我砍价我想多挣钱就挣不到,所以就要有管制,就要有牌照,所以就有了出租车公司的一套逻辑。优步是可以议价的,中午出租车打车可以议价,高峰期你说300块钱、400块钱都没有人跑飞机场,他在另外一个网络空间里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优步说,我以后不仅让你们能够找到出租车,还能要找到代驾,能找到月嫂,很多人评估它的价值由100亿美金涨到600亿美金,后面的没有推广开是因为有一个痛点在网络空间还没有找到。一定要有一个商业模式的思路去解决这个问题,你如果做不到就盲目去做,就没有商业价值。今天我们做这个论坛,我希望在发展的过程中真正找到我们自己的风口。谢谢大家!

点击进入2016新华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直播专题

(责任编辑:卢鉴)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51117729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