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法国“共和模式”移民政策的困境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11-17 09:16

法国是否需要反思移民政策?

  法国移民政策与众不同。与“民族大熔炉”多元文化发展模式不同,法国采取独特的“共和模式”,以制度化方式弱化移民的族群意识,以国家地域为中心强调基于“个人—政府”契约的公民身份带来共同性,以此同化外来族群,而不是突出族群的多元化特征。换句话说,政策结构上一视同仁。

  “共和模式”源于大革命后形成的中央主义政治主张,也来自法国秉承的平等精神,旨在推动法国国家认同。但族群差异会因选择性忽略而不存在吗?法国学者Jocelyne Streiff-Fénart认定,“共和模式”在当代法国是一个神话。

  “共和模式”下,法国曾经吸收不少欧洲其他国家的移民。二战后,随着传统20世纪60年代开始,来自法国前北非殖民地马格里布地区的移民大量进入法国。语言、宗教和文化上的较大的差异挑战着政府的移民政策。

  法国人发现,新移民既没有愿望、也没有能力在“共和模式”下完成同化,给国家带来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在政坛引发争论。

  右翼政党要求变革授予国籍的法规,怀疑新移民对国家的忠诚;左翼政党要求改善社会环境并设立专门机构协助“同化”移民。不过,它们都认为,移民无法融入是受文化、宗教或传统家庭关系影响。

  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移民带来的社会问题愈演愈烈,法国政府拿出的措施不是文化多元共存,而是试图弱化族群特征的反歧视政策,试图用反歧视的方式重塑移民对法兰西民族国家的信心,增强公民认同。

  新政策带来新问题,即谁遭到了社会的歧视?在进行政策动员时,还是要使用“阿拉伯人”、“吉普赛人”、“黑人”、“亚裔”或“有色人种”来发动民众;但在具体措施制定上,反歧视政策却尝试不突出单一族群,把受惠对象定义为 “有移民背景的青年”、“贫困社区的青年”等。

  法国前内政部长在诠释反歧视政策时,使用的词汇是“最近一波移民潮出生的人”,但事实上谁都清楚他说的绝大多数人是法国社会的北非或黑人后裔。

  不仅如此,在政府统计中,法国也尽量避免把种族或人种作为基本分类,以防移民有遭到孤立排斥的感觉。这种做法受到质疑,人口统计学专家 Patrick Simon曾在《世界报》文章中发问,要反对歧视新移民,却不许用种族或人种作为基本统计单位来衡量社会歧视的程度和负面影响,那怎么反歧视呢?

  “共和模式”下,法国旨在解决移民问题的反歧视政策穿上“马甲”。反歧视针对地区发展不平衡,以多种方式支持不发达地区,如高等院校增加在低收入集中社区招生比例。另外,政府在描述公民组成时也遮遮掩掩、含糊其辞。

  政府不提,不意味着问题就此消失。在社会舆论中,渐渐出现了“我们”和“他们”的隔阂。法国历史上就没有阻止“波兰佬”、“中东佬”等类似针对移民的词汇出现,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期间还出现了“法国穆斯林”、“北非法国人”等界限明确的指代。如今也一样,所谓“Beur”人群就是指第二代马格里布移民。

  法国前内政部长曾经这样说:“如果有人搬到你的房子里,吃空冰箱里的东西,你是不是有权把他赶出去?”这种说法把国家看成私有财产,强调外来的人是客人,应该矜持、有礼貌,暗示移民可以享受权利,但也要尽到义务。但这种说法本身却把移民作为一个族群和法国本土人区分开。强调这些是不是在强调移民是新来的,地位低下呢?

  在这种情绪下,法国的“共和模式”形成悖论,出现一部分人既不是法国人,也不是外国人;既不是“新人”也不是本土人;既不是客人,也不是主人。而这部分人自身也没有因为“共和模式”或反歧视政策而自视被主流社会“同化”。

  Jocelyne Streiff-Fénart在研究中比较两个少数族裔自发成立的组织。法国“黑人联盟代表委员会”(CRAN)和 The Natives of the Republic Movement(MIR)。这两个组织近年来都参与了涉及移民、种族和殖民地问题的社会运动。

  CRAN 在提到“黑人”时,并不是和“白人”相对使用,而是和“公民” 或“法国种族主义者”一并使用。这一组织由知识分子、政治家发起,组成游说集团与政府谈判,要求黑人政治权利。他们的目的是消除那些阻止黑人精英在法国社会找到自己位置的歧视。尽管不反对“共和模式”,但他们坚决反对“共和模式”在实际运作中“图货不符”的虚假性。

  MIR则用“欧洲白人天主教徒”标签与“阿拉伯人、黑人和穆斯林”对立使用,在主要活动中每每提出涉及巴以冲突和穆斯林女孩在学校戴头巾的要求,被贴上了左翼穆斯林的贬义标签。MIR指责CRAN是“同化主义者”,认定 CRAN 陷入虚妄的“共和国幻想”,幻想欧洲白人天主教徒能和少数族裔和平相处。

  陷入困境中的“共和模式”移民政策没有像其设想的那样给法国带来整齐划一的国家认同。以“同化”做幌子,用“肤色无差别”的政策做掩饰,而非推动多元文化共生发展,这种做法反而加深了族群对立。

  当一场惨绝人寰的恐怖袭击发生后,新移民在多大程度上认同法国又成了舆论的争论点。而在全球化发展的时代,每一个移民国家或多民族国家都需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作者:宿亮,政见观察员)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162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