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我们靠什么突破自己?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11-10 11:30

图为王石登上珠穆朗玛峰 

  一个“兄弟情”的故事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一个是我,另外一位主人公叫汪建(华大基因董事长),我比他大三岁。

  今年5月份我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演讲,请了两位嘉宾,一位是汪建,还有一位是美国第一个登上珠峰的登山家,唱主角的是我们两个,我就讲讲兄弟情的故事。

  2010年是上海世博会,我们带着上海世博会的旗帜登上的珠峰。2007年我们去走罗布泊,一块徒步穿越。当时预计进去是5月1号,查了大数据,这时候温度最高不会超过零上45度,再往后温度很快就会上去,所以不能晚于这个时间。结果第一天就49度,第二天是52度,那次差一点没出来,严重中暑。滑雪、帆船和登珠峰,我们都喜欢这三项运动,我们俩是挺像的。

  我们俩是2003年10月份在京郊登山的时候认识了。认识之后就一块滑雪,什么都在一块,两个人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之后一块登雪山,2010年就登珠峰。这里先说一个登珠峰的故事。他有哮喘,正常人登珠峰就非常难,有哮喘就更难,更不要说登顶8848米。他在山底都需要用药物,再加上睡眠不好,腿还受过伤,在城市里都是一拐一拐的,更何况这时候发作了,基本上他能不能登顶是有疑惑的。

  我们18个人,12个是外国人,6个是中国人。他找我说:“老王,商量个事,登顶的时候你能不能让我20分钟?”为什么要让他20分钟?因为我52岁登顶珠峰的时候创造了中国人登顶珠峰最大年纪的纪录,这时候59岁了,记录还没有人破。他比我小3岁,如果早我20分钟上去,他就把那个纪录破了,所以他说能不能让他20分钟,让他先上。他这样一说,既然是兄弟情,这种关系应不应该让呢?

  那个情况下他还能登已经是创造奇迹了,按照正常来讲,他一般攀登的距离时间比我慢一个小时,我如果再让他20分钟,实际上让的是80分钟。什么意思呢?我差一步登顶了,我等他80分钟,这还算正常。如果慢一点呢?在那个高度等80分钟是等死。即使是兄弟情,我也没有回应,实际上是没有答案。一前一后,我等你先上,对我来讲没有问题,你破了记录,我再把你的破了嘛。最后的保持纪录者,我让你保持20分钟,但是当时我没有表态。我心里总是犯嘀咕,可能他觉得我不够意思。

  那天我们晚上吃完晚饭是7点钟,然后就进帐篷睡觉了,因为第二天凌晨5点钟要登顶珠峰去。出发之后,我就不时地在休息的时候回头看看,他穿着颜色比较深的墨绿色的衣服,我是穿的蓝色的,我一直回头看有没有墨绿色的点,如果他真的落十几分钟,我让他没有问题。但是一直到登顶的时候我都没有看到他,所以我就登顶了。我登顶的瞬间,我看到前面站着一个人,掐着腰说:“嘿嘿,我比你早上了20分钟。”他上去了!

  我就非常疑惑,他什么时候上去的,什么时候超过我的?那时候缺氧,反应不过来,没有想通。一直到下到大本营,我就问他,我说:“你什么时候超过我的,我怎么不知道呢?”他就说:“老王,我比你早出发1个半小时。”

  他获得过中央电视台颁发的“最受尊敬企业家”奖,我是第一届被评选上的,属于最老资格的,正因为我们俩的关系,让我来给他颁奖。下面记者采访就问他,这种情况下把我请来给他颁奖特别有意义,然后就问他我们俩关系怎么样,问他为什么佩服王石先生。汪建就说:“我为什么要佩服他呢?”这一反问,记者就愣了,因为假定的是他佩服王石。他说:“我为什么佩服他呢,他是著名企业家,我也是。他登上珠峰,我也上去了。我是科学家,他是吗?”我记得这个评奖应该是2010年,也就是他登上珠峰之后不久的事情。

  2011年我就去哈佛了。到了2013年我到了剑桥,2015年的4月份我被剑桥大学聘为院士。聘为院士有一个仪式,我就把汪建请去了。一个月之后就在华盛顿大学讲“兄弟情”的故事。

  这是我今天上午要讲的故事,你们听着可能有点暧昧,从这个故事当中你们感受到突破自己的理由是什么,没有答案,我的经历不是答案,只是把这个故事说出来。

  你们想不到我给出的是这样戏剧性的东西吧,显然是互相在较量,在不服气,甚至在嫉妒,在好胜。你们觉得这个故事中的两个人,一个汪建,一个我,我们都在突破自己,突破自己的理由是什么?

  在嫉妒中提升自我

  我们俩个人中间有一个东西是嫉妒。你看这个逻辑线,他有哮喘,我们认为他不可能登顶,他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时候,两个人敬佩的砝码改变了。他是学医科的,湘雅医学院,最后到中医大学读硕士、博士,之后是博士后,他的优势非常明显。

  这个过程,至少两个人是在较量,较量到什么程度呢?我做什么他做什么,当然他做科学家我没法做。比如,我登山,他登山,我滑雪,他滑雪,我驾帆船,他试了两次不行,呕吐。但是也有我想玩的没玩起来,他玩起来了,就是玩风帆。两个人有共同爱好,几乎都在一起,实际上两个人都在较量,你会的我都会,我会的你未必会,就是一种竞争,互相的一种不服气。刚才说的欣赏、不服气、竞争都讲得通,还有一个是嫉妒。辞典上“嫉妒”是一个负面的东西,别人比自己强,由某种羡慕很快就转换为怨恨,甚至采取一种报复手段,很多不幸的事情都是由嫉妒产生的。但是嫉妒也可能转成其他的东西,对自己来讲,可以提升自己。

  在竞争中实现蜕变

  有人说一直是汪建在模仿王石,其实不是的。刚才只是体育运动,不是他一直在模仿。刚才讲故事,但不能细化,实际上在很多方面,我们是互相借鉴的。科学方面我从他那里吸收的营养更多,但是在某些方面,比如说意识形态、形而上的对宗教的认识,我反而有另一种思维。意识形态上讲,汪先生是科学主义,觉得地球就是宇宙原始大爆炸产生的,任何解释都是从科学的方法来解释。我非常理解他的想法。不是他一直跟随我,我们之间是互相的竞争、互相认真地吸取对方的经验。谈到珠峰,大家认为是很敏感的,实际上我刚才举的例子很明显是对他的欣赏。如果我有哮喘和腿伤,我不一定会去,这不是比较优势。

  我不认为我过去做的是三个传奇。比如说登珠峰,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年纪最大的。为什么?我的参照标准不是中国人,而是全人类。我52岁登顶珠峰,之前的记录是63岁,就是在人类来讲,人家比你大11岁,你算什么?就在我们登上之后又有一个71岁的人。我们不要像井中之蛙一样,登珠峰我们是跟着别人、模仿别人的。对我来讲,脱胎换骨的是在哈佛,到了剑桥就如沐浴春风,仅此而已,也谈不上创造奇迹。

  在追求中突破自我

  你说以后有什么想法,人要突破自己的理由是人有欲望,改革开放就是把欲望释放出来了。我还有没有欲望呢?当然有,比如刚才说的兄弟情。再说另外一个男人情,兄弟是年龄的限制,还有一个是褚时建先生,我今年64岁,褚时建先生86岁,我们就不能说兄弟情了,说父子情也不合适。2002年我去看他,他承包了橙园,那时大概是75岁,跟我描述橙子挂果之后的情景。我就问他什么时候可以挂果,他说五年之后。我一算,五年之后他都80岁了。我就想,我80岁会这样吗?当然,人生无常,我可能不会75岁的时候想到80岁的时候怎么样。

  我原来对未来有描述,第一个是到没有人生活的荒岛上去,当然,上面要有别墅,还有直升机可以停的,我要远离嘈杂的都市,但是又不能脱离城市,想回去还能回去,希望人生最后的阶段这样渡过。当我看到眼前的褚时建先生,他75岁,穿着破的圆领衫,戴着大的破草帽,曾经是创年税收300亿的企业家,因为某种人生道路上的遭遇,被判了无期徒刑。在描述这样情景的时候,我就想,那时我有可能到戈壁滩上种庄稼。这是突破吗?我们新疆建设兵团有多少人在那里种庄稼,所以这不叫奇迹。种庄稼是因为对现状的不满足而突破自己,所以可以这样做。

  在不完美旅途中寻找平衡感

  最后,我想说一下今天给的信息是什么。人生是不完满的,咱们在当中找平衡。人有追求向上的能力,也有黑暗的能力,虽然嫉妒往往产生负面的东西,但是嫉妒里面也有很多可以转化为动力。如果变成一种负面,我根本就是不服你,因为对方的成功自己达不到,甚至最后采取一些手段,甚至犯罪,这是不行的。但任何黑暗的东西都是相对的,有黑暗就有光明,所以完美是不可能的,每个人心里都有天使的一面,也有魔鬼的一面。

  再讲一个我在剑桥津津乐道的小故事。有一次发现自行车座被别人拔了,第一感觉是把别人的拔了,但是我没有拔。骑着没有座的自行车,就是前倾的,像公共自行车的比赛,一边那样骑,一边看别人的自行车座。后来第二次又被别人拔了,我这次就想采取行动了。但我马上反思,人家给你拔了是因为偷盗行为,你不能因为别人偷了你的,你又去偷别人的,这样做就是犯罪,虽然这种犯罪不至于判刑,如果你偷了,在法庭上说别人偷了我的,我也把别人偷了,这肯定是不对的。其实我真想拔,后来发现不容易,很多自行车座不是扣的,是螺丝固定的,得有扳手才可以。你会发现,人要真的走上犯错,就是一念之差。

  我们不要追求完美,要在不完美当中不断地解决自己、提高自己。当然,你也不要好高骛远,你要把握的差不多,年龄差不多,各自的优势比较一下,此起彼伏。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09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