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李铁:人口多仍是中国主要矛盾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11-06 12:05

图为李铁主任在演讲现场

  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下社会普遍关注的计划生育和人口问题。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观点,希望在这里做一下澄清,把我们最新的研究成果向大家汇报一下。

  为什么人口开始下降?

  我们知道计划生育政策有了比较重大的调整,全面放宽二胎是十八届五中全会一个大的利好政策,但是政策出台背后的背景是什么,社会上对这个问题的判断分析是什么,我看很多论坛都没有提到这个主题,今天简单给大家谈一下。

  出台这个政策的基本背景是,我国已经出现了人口下降的趋势,出生率从90年代到现在大幅下滑。根据有关部门和有关学者的判断,我们国家即使放开二胎后,按照人口出生率下滑的趋势,人口峰值和过去的判断依然会有比较大的差距。90年代美国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提出疑问:中国未来的耕地是否能养活16亿人口?为了这个判断,我们实行了大范围、非常严格的耕地保护政策来促进粮食增产,保障粮食供给。16亿到现在看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了,最近有很多的观点说中国的高峰会到15亿。根据有关部门的判断,全面放开二胎和原来的维持一胎,大概差1700-2000万。维持现有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变,到2030年峰值会到14.3亿,而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后的峰值是14.47-14.5亿。

  人口变化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影响会不会发生根本逆转?为什么人口下降?我也看了很多文章,很多并不太了解,我仅仅站在人口的角度来分析。根据官方统计的数字来看,国际公认低生育率是总和生育率1.3。我们目前是1.5-1.6,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比,还是相对低,都快接近日本了,日本是1.34。

  什么原因?80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科技手段、避孕措施的普及率跟过去比有非常大的改进,所以科技手段导致生育率下降是原因之一;二是生育成本越来越高,刚才我在下面聊天,一些朋友说现在城里人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在城市,从出生一直到上学的费用,一般普通家庭根本承担不起,所以影响了我国城市生育水平的下降;三是养儿防老的观念渐渐被社保取代,在座的大多数都是80后,在70、80年代普遍的观点认为,孩子越多对自己未来的保障越强。可能到现在,还有人写文章认为,将来解决老龄化的问题大部分还要靠家庭,实际养老的问题已经通过社会保障来解决了,社会保障的覆盖率已经达到8亿多。这个观念发生了变化,也使我们的生育观点发生相应的改变;四是制度现在彻底根绝了通过增加子女来扩大土地供给的可能性。按照户籍统计,在我们国家农村的人均耕地是2.31亩,在发达地区、人口稠密地区人均不到1亩地,甚至几分地。而80年代以来,形成的土地方式是生不增死不减,生再多孩子不给地,土地分配的规模固化,人均两三亩地的规模也不会再扩大。我们知道人口生育最快的地区主要是农村,为了多生孩子多占地,然后通过农业来维持家庭的繁衍,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五是农业机械化已经逐步替代传统劳动手段,2014年农业机械化综合利用水平达到61%,是1998年的近4倍。相对于七八十年代就不知道是多少倍了,过去靠人海战术来解决农业发展,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既然不靠人海战术,生太多的孩子也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六是失独家庭问题越来越突出,几百万失独家庭的补偿问题、养老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调整。

  所以解决计划生育问题,调整生育政策,也是在制定政策时就埋下的伏笔。目前看,对形势的判断尤为重要,我们怎么来认识我国的人口政策。

  人口是多了,并不是少了

  1.现在社会上太多观点说我们国家人少了,要大幅度增加,甚至已经成为社会的主导潮流。我个人不这么认为,人口多仍是主要矛盾。很多人批评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总是把人均排名说成发展的劣势。我们的总量已经世界第二,人均排名在世界第80位,这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一个短板,而不是长板,这是第一个问题,人口多是主要矛盾。

  2.农村人口多、受教育水平较低、贫困人口多。生的多的是农村人,我们户籍人口8亿多还是在农村,6岁以上人口中,没上学的7.25%,小学的38%,初中的45%,高中7.7%,大学的更少,研究生的几乎零点几。我上个星期在世界经济论坛参加理事会,我们小组的理事会成员是思科的副总裁,他是印度人,他对人口多是国家发展未来的潜力这一观点提出严重质疑,特别是很多世界经济学家吹捧印度,印度人多,25岁以下人口占50%以上,这是印度未来发展的最大强劲动力。他说胡扯,25岁以下的全都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这怎么能是动力?纯粹是负担。

  3.我们再看看我们的人口。人口受教育水平不高是我们国家发展的短板。靠这些人口来带动经济的增长,真是天方夜谭。2012年中国受教育年限是7.5,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有太大的差距,所以人口质量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4.人均占有资源、能源的水平,也是我们严重的短板。现在人均能耗中国是2.67吨,美国是10.37吨,我们是13.6亿人,美国是3亿多人。13.6亿人口,在现有的能源占有水平上增加1倍,世界的石油、天然气的供给,我估计会发生崩溃。如果再增加碳排放,会给全球的温室气体效应带来灾难性的影响。我们在能耗没有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怎么样解决未来的碳排放问题?

  5.粮食资源形势不容乐观。现在每年进口8千万吨粮食,数量还在增加,相当于占用国外耕地8-10亿亩。中国的农地没有休耕,全部靠农药、化肥来支撑,土壤重金属含量高,农药使用量已经超过世界所有国家的总和。未来农村农业的发展能不能支撑人口的过快增长,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土地的质量问题也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总的判断,人口是多了,并不是少了,重点是要解决人口结构问题,而非数量问题。所谓结构问题,大概有几个问题要突出:一、城乡人口的结构。城市生育率水平下降,人口总量在减少,但是受教育水平高。农村人口数量在增加,户籍改革、土地改革问题没有解决,受教育水平低。这个结构不发生转换,中国的发展问题没有办法得到解决。二、性别比,怎么样解决男女比例问题?三、受教育结构。城乡受教育水平差距非常大,怎样才能保证城市人口有经济能力解决自己子女受教育的问题?当然,推进二胎政策对促进城镇人口发展,调整人口结构有直接的影响。

  人口如何有效转化为劳动力?

  当前存在很多认识上的误区,我看了一大堆文章,说中国的劳动力断崖式下跌,未来的劳动力不足,已经影响到中国的长期发展等等。可是我们通过常识就知道,最近中央提出来一系列创新转型措施,都在调整产业结构。我们也知道工业化进程中,资本和技术替代劳动是必然趋势,这已经在发生了。最近很多报道,东莞、浙江、江苏大量的传统工厂在关闭,大量地使用机器人,还有重化工工业都是用资本来提高劳动。过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已不占主导优势了。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不是通过低成本的劳动力、土地和环境;提高我们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摒弃过去世界工厂的发展路径,应该是所有经济学界和社会的共识,怎么就能成为了劳动力不足?实际上,劳动力资源存在浪费问题。

  社会上大部分的剩余劳动时间被闲置。中国的农村劳动力在城市有2.5亿的存量,16-45岁为最佳劳动年龄,这些人到45岁基本就返乡了。而国际劳工组织的劳动就业黄金期是25-54岁,如果提高到60岁,还有15年的劳动时间可释放,再乘以2.5亿人口,我们会有多少时间,能折算成多少劳动力?然而,由于户籍改革、公共服务问题尚没有解决,这些剩余劳动时间都被闲置了。

  农村还蕴含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潜力。我们国家目前农户户籍经营规模是不到9亩耕地,不到1公顷,和韩国相比,达到韩国的平均户籍经营规模1.5公顷,大致可以转移农村劳动力2个亿;如果达到日本的平均户籍规模2公顷的水平,可以转移2.23亿。推行适度规模经营才有利于实现农业的现代化,这点我们远远没有做到。户改,土改等制约因素使大量的农村劳动力滞留在农村。在推进城市化研究中,减少农民是很困难的,减少农民就等于释放了很大部分的劳动力,但是在城里如何解决他的就业问题,没有人去想。

  所以,从中国长期发展的趋势来看,推进劳动力就业是困扰我们的一个长期因素。低水平重复就业,这是我们的现状。

  关于老龄化,很多人说中国人会未富先老,这其实并不符合实际。有关部门调查显示,中国的健康预期寿命比日本低了7-9年,要想达到日本的健康预期寿命,静态是9年,动态是20年左右,甚至还要多。整体水平提高才能延长健康寿命,所以我们还要花时间去解决这些问题。未富先老不是一个可怕的事情,何况社保还能解决一部分问题。而且还有其他解决办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延长退休年龄。对城市来讲,从60-65;城市农民工的退休年龄是45岁,还可以有足够的延长期,而且这些延长了的劳动力都是熟练劳动力。大家在饭馆、宾馆各个服务行业看,20多岁的年轻姑娘、小伙儿有的是,但是不是熟练劳动力。我们经常感到服务业的劳动力素质水平非常低,原因是什么?干完了就走,短期行为,没有长期打算。你们到欧美国家,到日本去看,40多岁的中年人,她们的劳动经验最为成熟,这也是解决我们国家劳动服务业质量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从提高劳动服务价值、创造新的社会财富的角度,来解决人口抚养、社会保障问题。同样人口对比,东京人口1330万,GDP31395亿美元,广州1308万人,GDP2719亿美元,纽约2009万人,创造GDP14060亿美元,北京2152万人,创造GDP2085亿美元,同样等级的人口规模,但创造的GDP一个是千亿,一个是万亿,说明解决人口质量问题远远优于解决人口数量问题。还有人提出来现在伊斯兰教人口太多了,将来会统治世界。你们认为那是进步还是倒退?还有人提出中国的人口已经快落后于印度了,印度快要成为第一人口大国了。我们是不是要赶上印度的水平,是优势还是劣势?这些观点都没有搞清楚问题所在,其实重点在于人口质量和创新能力。

  低水平的人口过快增长,对世界是灾难

  就计划生育和人口发展政策,我提出以下几点思考:第一,人口的第一大国不是发展优势;第二,要提高人口的质量而不是数量,重点在于调整人口结构;第三,世界资源有限,人口过快增长对于人类和全球压力巨大;第四,各国发展是竞争关系,你的人口增长和国外的发展是竞争的关系,重点在资源和市场的竞争;第五,当我们习惯于用更少人口创造出更多价值,才是发展正途;第六,低水平的人口过快增长,对世界是灾难。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062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