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中国智库“卡位战”打响,谁将赢得先机?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11-04 10:04

  进入21世纪以来,一个叫着“智库”的组织机构在中国越来越有知名度。其实,古今中外都有这样的组织机构或人物。比如,中国古代统治者的身边的“门客”“师爷”“幕僚”“食客”“军师”等等,都可以说是智库的最初萌芽,而古代西方国家诸如古希腊城邦中聚集着一批哲人和谋士,他们研究“看得见的天空,生活的实体联系,政治和宗教生活”(马克思语),对世界的本原和现实问题进行思考、研究和讨论,为决策者提供政策建议和决策咨询,成为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的不可或缺的助手和辅佐。

  二战之后,现代意义上的智库开始在西方发展。按照一般的划分方法,其发展大约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西方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开始,到二次世界大战,是现代意义智库产生并开始发展的时期;第二阶段,从二战结束到20 世纪90 年代,是智库实现实质性发展的时期;第三阶段,从20 世纪90 年代到现在。如果说第一阶段是开始和奠基阶段,只是一群知识分子聚集在一起,为了缓和社会矛盾,提出“通过社会各阶层的平等,倡导建立互助互爱的社会服务”等建议,诸如“费边社”,那么,第二阶段就成为发展成型、形成规模的时期,研究领域涉猎宽广,研究方法科学系统、研究成果咨政议政、研究立场客观中立,并且智库的建设和发展也受到国家政策和法律法规的保障,成为决策者的思想库、外脑和智囊。而在今天,智库的建设和发展进入“改革创新、力求超越”的阶段,许多智库都凭借自己在某一领域的优势和特点,未雨绸缪,加强预判,以丰富的材料、科学的分析以及精准的判断,抢占智库建设的制高点。这就是“智库卡位战”!

  熟悉足球的朋友都知道,卡位是足球常用战术:双方抢球时,不是先忙着追球,而是先抢占对手的追球位置和路线,从而让自己获取有利位置。说白了,就是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而是在观念上高瞻远瞩、领先一步,并引领社会发展的潮流和趋势。

  建设新型智库是大势所趋

  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强调,智力资源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宝贵的资源。我们进行治国理政,必须善于集中各方面智慧、凝聚最广泛力量。改革发展任务越是艰巨繁重,越需要强大的智力支持。他还指出,要形成定位明晰、特色鲜明、规模适度、布局合理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体系,重点建设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和国际影响力的高端智库,重视专业化智库建设。

  在这种社会大势的引领和国家政策的助力下,当代中国的智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党政部门、社科院、党校行政学院、高校、军队、科技和企业、社会团体都兴办了数量众多、各有特色的智库,一时间真是“千军万马,群雄并起”,如何在众多的智库中脱颖而出、占得先机,真的还需要理清思路、正确应对。

  新型智库“卡位战”,谁将赢得先机?

  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当代中国智库一定要冷静观察,分析优劣,有所为有所不为,绝不能奢望成为包打天下、无所不能的超级英雄。争取在国际智库的“卡位战”中抢得先机、拔得头筹。

  卡位就是拼特色,我有你没有,你有我更强;卡位就是拼嗅觉,对新生事物和发展趋势能够异常敏锐和敏感;卡位就是拼对策,要对症下药、给出良方,而不是空发议论;卡位就是拼理念,想人之所不能想,给人所不能给;卡位就是拼眼界,在芸芸众生还无人知晓之时就能够眼光独特、眼界高远,洞悉世间变局而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卡位就是拼定力,在众声喧哗中能够坚定信念、独立思考、保持清醒。

  在这场新型智库“卡位战”中,一些智库已经开始行动,同时也昭示出行业新变局。犹如“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先知先觉的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引领后知后觉的人进入到一个新的变局之中。比如:在高校,一些智库已经开始立足特色、发挥优势、出谋划策、贡献智慧。人大重阳研究院聘用大量国际前政要,在G20、一带一路等以全球经济治理、金融投资为核心的战略研究和对策咨询上体现了专业性和国际化;在媒体界,新华网思客面对媒体融合发展的重大变革,利用技术和内容的特色和优势在创新信息传播模式、传播优质内容方面,积极融合发展、力求改革创新、转型升级,在碎片化阅读、浅阅读的风潮中,倡导深阅读和发现思想力,打造出传播思想力的智库平台。在刚刚结束的2015思客年会上,以“中国经济的下一程”为主题,把脉中国经济、预测发展趋势,为社会公众和政府决策提供了非常高端和科学的形势判断和对策措施,可以说,在媒体和智库的“卡位战”中都占得先机,在混沌的媒体变革时代走出一条创新之路。

  智库变局:卡位与上位

  智库的卡位战还预示着行业的新变局,卡位就是为了变局,而变局让智库在卡位中上位。

  变局一,媒体智库的相互卡位意味着互联网思维对媒体生态链条进行重新审视、思考和再造,形成集全媒体数据库、智能分发平台、云传播、N元增值服务四位一体的自媒体平台,实现思想生产、传播、增值的链条化,形成崭新的媒体生态,新华网思客就是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

  变局二,教育智库的卡位竞争意味着教育已经不在局限在“你教我学”的区域中,通过线上线下、慕课、翻转课堂、互联网集成等手段,已经使教育成为跨越教学,变成教学相长、理论和实践相互融合,知识加应用才是力量的多元载体,既教书育人,也科学研究,也服务社会,还传承文化,同时又创造创新,例如:北大、清华、人大的一些高校智库。

  变局三,工商业智库的卡位竞争意味着工商业已经不再局限于货物买卖和金融交易,而是在工商业集成、信息技术与生物技术、制造业、服务业等方面融合,当人们还在津津乐道于互联网时,智库已经在谋划物联网了。正如杰里米•里夫金在思客会“中国经济的下一程”上所说:“将交通、信息和能源聚集在一起以后,所有的物和人以及产业都会接入到这个三网融合的技术网络平台中,产生生产力的飞跃,这才是我们说的物联网,也就是中国所说的“互联网+”。当然,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还有许多改变和趋势,正等待着当代中国的新型智库们去不断探索和不断思索。

  传统的行业正在发生变化,智库的卡位战才刚刚打响……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034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