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中国经济变化的脉络清晰,危机的根本是心理问题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11-03 09:48

图为本文作者周其仁教授

  激进中的中国经济:成就即挑战

  1、经济走势高位下行

  总体来讲,全球经济的走势就是下行,准确讲,是高位下行。2007年第一季度,中国GDP的季度增长折成年率是15.2%;到今年第三季度是6.9%。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GDP的增长速度降低了一半以上。自全球经济危机以后,经济下行是普遍现象。可是中国原来增速很快,这个急速降低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比低位下行难度要大。

  2、高位从哪里来?

  第一波是包产到户。过去,中国人很穷,工业制造的产品没有市场,只好在工业城市里自循环。这个瓶颈限制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怎么突破的?就是改革开放。包产到户是第一波。包产到户使劳动力增多了,开始允许办民营企业,允许往工业走,允许把城市门打开,这是我们高位增长的第一个奠基石。

  第二波是邓小平南巡。经过80年代末的风波,放活的经济还要不要坚持改革开放?邓小平回答了这个问题:坚持改革开放,而且要坚持市场经济,因为只有市场才能把各方面放活的力量组织起来。

  第三波是加入WTO。这一波最重要,就是在我们自己改革的基础上,加入WTO,以政府和世界主要国家政府之间的协定为保障,把不利于中国和全球市场连接的障碍系统地去掉。

  这三波重大的改革开放,就把中国国民经济推到了高速增长的领地。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开放,这是国家真正成功最根本的一条。

  3、开放:打通两个海平面

  为什么开放重要?

  这个世界就是两个海平面:开放之前的中国,人均所得不到200美元;而1980年美国人均GDP就到了12500美元。如果不开放,美国在高海平面,我们在低海平面,这种态势会维持很长时间。邓小平的伟大之处,就是打通了两个海平面,资本和技术发生了猛烈的流动。

  这里面存在一个规律:资本技术越多的国家,它的收益率越低;而对于资本和技术越稀缺的国家来说,资本技术来一点,收益率就会增长得非常高。过去不开放,资本技术来不了,一开放,改善了投资环境,资本技术就“哗哗”地来。邓小平当年力主开放,主要看中这一条。

  所以,为什么有高位增长?在我看来,就是这么简单:两个世界海平面打通了。

  4、高速增长:中国凭什么?

  第一是借了全球的力;第二是成本优势,廉价劳动力:长期贫穷造就了数目巨大的廉价劳动力;第三是改革急剧降低了中国的制度成本,开放使中国参与到国际竞争中来;第四是中国人善于学习,人力资本投资增长迅速,观念、知识、技能和产品质量进步飞快。

  5、高位增长的代价

  曾经很长时间内,我们都是世界上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这是好事!

  问题是受得了吗?外汇进中国,需要换成人民币。外资来得越多,顺差越多,我们的基础货币投放越多。为了维持出口优势,还不能轻易提高人民币汇率。很快中国就形成了不差钱的宏观环境。但是,如果货币的投放量超过市场上商品和服务的供应量,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就会上涨。但不同商品价格上涨的速度不同,有快有慢,这种差异会导致商品的相对价格发生显著改变。

  相对价格的改变会强烈影响到人们的投资行为——“找风口”:大量的钱被用到限量供给的环节,这一商品的价格随之上涨,人们会继续追涨杀跌,如此循环往复。金融的危险就在这里,因为它会自我证明、自我强化。

  经济高位增长的成果,影响了整个产业界、企业界、社会,而且整个公众的心理都会随之发生变化:大家开始喜欢快赢,喜欢顺着风就往上冲。这已经成了一种流行的思维模式。

  这就是我们为高速增长付出的代价。

  6、下行,这是市场的常有的道理

  差额只是价格现象

  8年来,我们广义货币的绝对量增长了将近54万亿,同期GDP却只增长了不到28万亿。这其中的差额,变成了价格现象,它并不是平均分配,而是有轻有重。但哪一点是真的在创造财富?比如买一个房,哇!涨了!再比如,80年代末期参加工作的人工资很低,结果后来却会说上帝挺公平,因为国家给你一个房改房,在北京这种地方,房改房一算,心里就平衡了,等于多少钱存在国家那了,存在房子那了。这个效果哪来的?就是差额这个价格现象带来的。

  金融危机的根本是心理问题

  钱一多,相对价格发生变化,金融预期下面就是行为。乱投资,你挡也挡不住,人理性的时候很理性,疯狂的时候很疯狂,它会让人进入到集体无理性,羊群效应。等醒过来后谁都不信的事在那个时间谁都信。这个事情不是一天发生的。2008年这个美国金融危机发生后,IMF研究部主任写了一本书《这次不一样》,他根据金融史上800年数据研究得出,人类经常是犯了错误就忘掉,重复地犯,除了忘掉的没有任何新鲜的。他最后解释金融危机的根本是心理问题,就是人的心理有放大客观存在的情形。现在,我们总算经历过一回。

  理解市场经济的两面性

  我们也会疯狂,我举个例子。北方的一个地级城市,好的时候,人均GDP超过香港、北京、上海。财政涨,为什么?有资源,有煤,煤为什么会涨,是资源性产品。货币大量拥过来的时候,数钱都数不过来,哗哗的钱,政府就开始想,要建世界的中心。

  于是水泥、钢筋、贷款、劳动力都扎进去了,有收益吗?资产投资能回来吗?这是一个地方政府的行为。企业这些年怎么样?什么叫过剩产能?所有的企业都在铺摊子上项目,别光以为市场经济是温柔的,市场经济说翻脸就翻脸。市场经济有两面,因为它是由人的活动组成的,人的心理天生有点不成熟,好的时候把它看得太好,下了以后,人人捂紧口袋,不花钱不投资,于是产生萧条。这是市场的常有的道理。

  水落石出:中国经济从奇迹回归常态

  1、经济下行,三块“石头”浮出水面

  经济下行有四个拉力:全球金融危机收缩外需、迅速丢失成本优势、“不差钱”侵蚀企业家精神、真实利率急升引发的“债务型通缩”。这四个力量就把中国的经济往下拉,拉下来会怎样,水落石出。谷底是什么?谷底是几块硬硬的石头,对付不了这几块石头,经济是上不去的。

  第一块石头是成本

  收入即成本,高速增长等于高速推高成本。好的时候,一块地都要抢,地价能不起来吗?原料、能源、材料、技术,你花钱买过来,就是你的要素,等市场一下去,硬硬的石头顶人。企业现在有多少消化成本的手段,收入就是成本,今年的收入就是明年的成本,这是经济学的铁律。所以收入涨得越快,就是成本长得越快,市场一翻脸,麻烦了。我们现在很多钢铁企业都快被库存给急死了,进了很多原料,以为钢价还会涨,市场一翻脸,买的东西会不会消化,会不会处理?

  第二块石头是债务

  通胀和负利率刺激借贷需求,普遍推高负债率。好的时候杠杆是对的,你不利用杠杆很难把你的资产表做上去。问题是拐点到的时候,你应对得了吗?市场是会翻脸的,支持市场现实价格的不但是真实的预期、真实的要素,还有人们的想象,想象是会变的。

  第三块石头是产能过剩

  现在什么企业最困难?他卖的东西价格已经不行了,跟他卖同样东西的企业产能逼着他要降价,可是他买的东西还没有相对降价,很多企业就是这样死的。因为企业都是投入产出过程,最难处理的是这个东西。我们相信只要下行,所有要素价格都跌了,问题你能撑到它跌下来的哪一天吗?

  2、体制成本最坚硬

  这个成本分两类:一是市场竞争形成的成本;一是由政策、法律等体制规定的成本。

  有的成本不完全是企业自愿付钱形成的成本,我把它叫做体制成本。从1995到2012年,名义GDP(不是去掉价格指数的)长了8.6倍,工资总额长了8.8倍,税收长了16.7倍,政府收入长了18.8倍,社保缴纳增长了28.7倍,土地出让金长了64倍,还没有算上管制审批和被贪腐的。

  这些都是高速增长为了维持平衡导致的。你看看社会管制成本增长了多少倍?没有统计数,经验估值至少比GDP长得快。这都是中国产业界承担的成本,导致中国企业整体竞争力下降。

  两个突围方向: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

  1、毛巾拧水出成本

  中国经济的方向就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成本曲线上升了,国家靠改革把体制成本降下来了,企业要好好练内功,毛巾拧水出成本。

  华为把流程改造做到了世界一流水平。很多企业都要把废余动作去掉、错误的环节去掉,消化成本永远都有可为,何况是信息技术给我们企业节约成本。下降成本是一个主攻的方向,消化债务,处理好不良资产。

  石头就是石头,宏观上松一松,放点水,石头被盖住了,但是它还是石头。想清楚这个道理,有石头不可怕,要学会处理这个石头、料理石头,这是我理解这个论坛谷底重生最重要的一条。

  2、成本曲线新空间推移

  成本总会上升,人均收入提高是趋势。如果顺利,2020年中国会变成高收入国家,成本总会上去,那你生产更高价值的东西,你得把这个成本曲线移到新的空间去。苹果的雇员没有10万以下的,它有能力进入新的发展空间。

  讲来讲去就是当年商学院的两句话,“你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你真能与众不同,你成本上差一点也没关系。你如果还没有与众不同的能力,你要把重点放在成本的控制上。如果既不能成本领先,也不能与众不同,那我们就要与这个伟大的经济时代告别。

  很多时候我们咬咬牙,熬一熬,就会在未来5年、10年的增长当中有一席之地。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