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互联网小镇,“人才培育+大数据”的电商模型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10-26 12:07

电商大咖、老A电商学院创始人吴元轼在思客会现场 摄影/郭小天

  作者/吴元轼

  10月24日,新华网思客会在海南召开,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的下一程。电商大咖、老A电商学院创始人吴元轼发表了题为“互联网小镇公共服务平台县域经济发展模型”的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今天先花三十分钟跟大家详细介绍新华网的互联网小镇县域电商4.0的一个落地方案。今天早上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得到,中国的经济正在下行中,而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我们该怎么样做,尤其是县域经济,因为县域经济的人口占了中国的人口70%到80%,中国电商的发展趋势,我们可以看得到分为过去十年以及未来十年。

  电商4.0:带领县域经济改变电商零售格局

  零售的发展一直在重复着,而我们在过去的三十年享受的线下的零售大规模的爆发,在三十年之前线下零售还是非专业的,这个我们叫做地摊零售模式。过去的十年电商发展我们称之为传统电商,传统电商它是人人都可以参与,所有参加的放在一起比价格,不专业的人做不专业的事,导致了全国的价格混乱,也导致了劣弊趋存的现象。

  未来我们的县域电商该往哪个方向发展呢,我们还要做打杂地摊零售吗?错了。因为城市的消费水平已经在提升,大家都想花更多的钱享受更好的服务,享受最原始的原产地有诚信和质量保证的产品,所以电商4.0是新华网提出的理念,这个理念将会带领着县域经济改变未来的十年电商零售格局。我们会将专业零售的理念引入到县域经济里,我们会把价格差异化,我们把服务价格提高,我们最核心的一个理念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互联网小镇:四个核心引擎带动县域经济发展

  今天的电商有目前的这个混乱的状态,是因为大部分做电商的人都是非专业者,我们怎么样改变这个现状呢?新华网提出来的互联网小镇将会通过四个核心引擎来带动一个地方的县域经济发展。第一,专业垂直的本地化人才。任何经济体的发展都脱离不了知识的传承,专业的技术才能带来更高的服务质量,在一些三四五线城市遇到电商的发展问题,最大的危机就是没有专业的人才留在本地,所以我们提出来的一个观点,电商4.0的十年,我们第一个专注的是培养大批的专业化本地的人才。

  第二,每一个县我们希望选出一个商品,大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不做淘宝、天猫、京东,把几千几万的商品放在一起。这个在互联网上面叫做小众经济学,小众经济学要求的是把一个好的产品在14亿的人口里面只要找到1%的爱好者,又可以满足1400万人,1400万人的需求是跟别人不一样的需求,个性化的需求,他希望吃到更好的东西,更健康的产品,享有更美好的服务,而这个就是我们一县一品,一县一园的计划。县域经济发展一定要有一个承载体,县域经济永远脱离不了传统企业,传统企业才是未来的颠覆者,我们总是认为应该鼓励90%的人创业,但是我想问一下在座的90后的创业者,一没有资金,二没有产品,三没有过去三十年的生产经验,他怎么样创新?真正的创新必须来自于传统企业,可是必须要改变思维,不能再用传统的思维模式去做传统的事情。所以我们会在县域经济的当中引入电商4.0的核心理念,叫做颠覆式的创新。去中心化的思维,C2B的思维,电商创客的思维,这些都需要载体,这个就是我们一县一园。每个县域我们选择一个园区完成这个载体,最终完成一个十年到二十年的可持续发展。县域经济一定要拥有自己的数据,数据才是电商未来最核心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们在县域经济的发展计划里面推出了三期的发展方向。

  第一期最快速的六个月到八个月的时间,我们建立电商人才培训创客大学,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一个第一期的目标。第二期我们搭建县域电商4.0大数据平台,以及诚信溯源系统和防伪认证体系。我建16种语言的电商平台,最后一期我们做到互联网全覆盖,这个可以看到是新华网推出的县域经济发展的模型。模型的意义不是你必须要照着做,可是当我们把一切理论基础、未来的发展知识体系模型化、可复制化以后,我们可以引入全中国最优质的资源,进入到一个小镇,进入到一个县,一个市甚至一个镇,我们来带领着专家团队帮这个县建立未来十年做电商所需要的根基。我们不自己做,我们帮助地方培养地方的人才,所以在这个里面我们推出了四个核心指标。

  第一,电商人才本地化。第二,精准扶贫专业化,今天要让大部分的贫困的村、贫困的镇、贫困的县脱离贫困,绝对不要想着让他们每个人都抱着赚几百万的幻想,真正要解决他们贫困的问题,我们应该把这个贫困县的每个人都让他拥有能够服务一线二线城市的电商能力。每一个这样的人才不需要学十年的电商,他只需要20天、一个月专注做一件事情,解决电商各级技能当中的一个技能,他就可以凭着自己的知识服务1400万的电商,他可以赚到两千块钱一个月,真正解决了扶贫问题。第三,传统企业互联网化这个不是口号,是我们真正落地在做的一个事情。我们帮助传统企业通过颠覆性思维改变它的思想,我们会通过诚信让商品全球化,什么概念?诚信商品强调的是这个商品你下单的时候,根本不用怀疑它的品种、它的质量。因为我们一直研究零售学、消费心理学,我之前是帮LV做全球系统,我只问大家一个概念之上的问题,大家立刻听懂了。你今天走进优衣酷和LV的店买一个包包,我相信没有人走进去之前会质问,我买的包带子会不会坏掉,为什么两三万块钱的LV包包你不会质疑它的品质,因为它的品牌重复性给你建立了信任感,所以商业的本质最后绝对不是低价而是信任。

电商大咖、老A电商学院创始人吴元轼在思客会现场 摄影/郭小天

  打下根基,用“互联网+”解决生存问题

  未来我们希望通过全国的一千个互联网小镇,我们一开始先建立一千个可以信任的商品,通过一千个互联网的小镇培育五百万的商家,让他们去卖给手上一百个客户,这一千个诚信商品可以解决一个镇、一个县的生存问题。一县一院,我们当地建立多个电商实训点,实实在在地教会当地每一个人,教他们怎么样对接“互联网+”。第二我们通过一县一校,就是创客大学。你一进入这个学校就注册公司,一整年都在创业,你的创业绝对不是拍脑袋创业,绝对不是让你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而是有创客导师手把手带着你,连续两年的时间让你做出一件事情,这个是未来电商发展的趋势,人才专业化、垂直化、精细化。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零售业为什么能够在过去的三十年蓬勃发展,因为它把每个环节当中的每个人该做什么事情都精细化了。一个买手不会去店铺里面做销售员,一个销售员不会在仓库里面发货,一个发货员不会找布料商,但是现在的互联网恰恰反过来了,开一家淘宝店必须自己买东西、发货、写标题、做图片、做客服,导致市场混乱,这个是未来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互联网小镇什么概念呢?大家刚刚可以看到,互联网小镇有线上线下两个部分,线上我们帮助当地的县域建立一个真正的电商公共服务平台,里面包含了适合当地的免费的电商教育课程,包含当地的这些大学生、失业者、弱势群体可以免费使用的电商工具软件,大数据的软件,各种分析的软件,因为没有知识他们就不能创造财富,没有工具他就没有办法拥有一个好的未来。所以我们从根基开始打起,这个动作绝对不是快速的让一个县半年内拥有好几个百万级、千万级、亿万级的企业,可是他为一个县打下未来盖高楼的根基。互联网小镇是一个基础设施的工程,它的基础设施围绕着人,围绕着优质的产品,围绕着传统企业,围绕着一切有关“互联网+”的未来发展。

  互联网小镇的落地:人才培训+大数据

  因为今天时间只有三十分钟,所以我挑重点跟大家介绍互联网小镇的落地方向,我们可以看到几个重点,互联网小镇实施方案这个是真正的落地,大家可以参观。人才培训加上大数据,县域电商是三期建设。第一,公共服务平台搭建,选择一县一院、一县一品、一县一校、一县一园,我直接给大家多介绍一点实地做什么。我今天下午介绍落地雨应该怎么样下,下到哪里,一县一院电商实训基地我们看得到,从农村电商的人才培育,专业人才培育,精英培育到社群微商。未来的主力发展方向就是去中心化,因为每个人都是一个传播者,同时也是一个消费商,去中心化是电商4.0的核心。

  当然我们也会培育专业人才,做淘宝、天猫、京东已经要求非常专业化了,让县域的农民再把自己的产品放在这种平台上卖,他们不见得可以在海量的产品竞争里面胜出,因为价格绝对不会是全中国最低的。我们让这些年轻人拥有专业的知识服务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电商品牌商。人才培育模式线上,手把手实操,大家知道互联网改变了什么?互联网改变了教育,他怎么样改变教育呢,我们过去要教导一万个人,我们可能需要安排五十个人一班,安排两百个班我们才教完一万个人。

  在座有认识我的应该知道,我一次演讲在线上17万人,我17万的学生遍布全中国同时在听课,互联网改变的是什么,一个好的老师他坐在家里可以教全中国一千万人如何学到最好的知识,这个是“互联网+”教育。我们能够把它规模化,把全国最好的老师资源带进来。传统企业怎么样改变?我们提出的“三众模式”,众筹、众包、众利模型,这个绝对取代了过去的传统模式的供产销模型。过去的供货商要去预测生产商卖多少,所以备好足够的量,生产商预测销售商卖多少产品,我们备好足够多的库存,销售商市场多少需求把货进过来,这个供应链在销售大于生产的时候不会有问题的。可是中国最近几年生产大于销售,整个供产销的价值链已经断裂,导致了大量的库存,大量的工厂预测错误,预测错误的代价就是倒闭,这个是过去的传统商业模式,我们引入商业模式是通过众筹、众包、众利,“三众模型”逆向产生需求,所以这个是我们引入到县域经济的。

  诚信商品体系这个快一点讲了,我们会建立产品溯源系统,商品质量检测系统。最重要的一点,很多人问的问题是一县一品怎么样卖。怎么样把县里面最好的代表性的商品卖全中国甚至全世界?我们通过培训,通过培训带这些全国的学生,每个人都有商品要卖,我们不会让他卖没有通过质量检测的商品,我们带他卖的都是原产地最好的商品,所以这个会通过一些履约去实现。

  互联网小镇:政府搭台,企业运作整合

  传统企业互联网化,我正在打破传统企业的线性价值链模型,我们正确推的叫做F2C,工厂直达消费者,以及C2B柔性供应链跟逆向购物模型,这个在我前天的颠覆性思维上面有讲过,叫做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未来的互联网社会里面你所享有的服务,你所拥有的产品,很大部分都会趋向于零利润或者免费的,有人帮你买单跟付钱,反思经济学和正向倍增模型,这些都是我们在设计的未来十年商业模式。

  一县一园是在每个县建立了一大堆的电商产业园。可是真正的电商产业园大部分的人都是拿来租房子,他还是没有脱离传统的思维,真正一个电商4.0的功能第一是带动当地的工厂转型,帮助工厂进行电商4.0的升级。第二是产销分离专业分工,全产业链的服务模型。也就是说专业的人还是做他专业的事,工厂就该生产,它不要参与销售,不要做电商,不要去研究电商,会有一群专业的人负责销售卖跟设计做电商,专业分工后工厂还是工厂,它没有改变,只是卖东西的方法改变了,被颠覆了。柔性供应链、逆向购物模型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在这个一县一园里面建立的创客大街,一走入园区,不是让创客一进来免房租,创客大街解决他们的求生技能问题、机器问题,老师傅带着你手把手操作的问题,供他们产品,给他们货,教他们怎么样设计,代他们赚2000块一个月,这个叫做创客大街,我们叫做线上线下滴滴电商平台。

  最后一县一校我们叫做高等职业创客大学,我们把电商技能拆成60个专业的技能,每一个人只准学一个,你做一件事情,连续做一个月你就是专家,你就是这个工具的专家,你可以跟全中国人收一百块钱,你只要找到两百个人付给你一百块,一个月就有两万块钱的收入了。可是你永远只做一件事情,这个就是创客大学做的,这个包括互联网金融、电商时尚板块以及大数据的研究板块,大数据这一块我不深入地讲了,大数据才是真正的核心。互联网小镇我讲一下政府搭台,企业化运作资源整合。由地方政府跟新华网一起搭建一个未来十年发展,县域电商发展的基础,这个基础上面引入各地一流的企业来帮助当地的县域发展,只有根基打好了你的大楼才能建得够高,所以我们县域经济发展的预期成果,我们通过互联网小镇可以在第一期满足一年五千个专业的本地人才的培训,带动创业创新的氛围,提升就业率和农产品的销售,这个有实际案例的。总理也接见了我们其中一个示范点,红星猕猴桃一个月把整个村的树上没有摘下来的猕猴桃都卖光了,卖的不是15块钱,而是卖了120块,这个就是互联网农村发展模式。第三期我们希望互联网小镇可以真正解决贫困的问题,能够真正的让这些弱势群体、需要帮助的人、失业者、退伍军人、大学生都能够拥有两三千块钱一个月的工作,这个才是真正的未来电商发展的一个模型。

  最后,一千个互联网小镇,是千县互联交叉整合,我们建立的是百万消费商,所以这个不是孤岛。孤岛经济没有办法做到可持续发展,所以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技术,把一千个孤岛连接起来,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未来电商发展的模型。谢谢!(本文作者为电商大咖、老A电商学院创始人)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939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