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朋友圈”与“朋友”有多少关系?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10-12 15:44

网友吐槽的“朋友圈”怪象(图片来源于网络)

  朋友圈显然是有过一阵子辉煌的,我依稀记得几年前,一个编辑童鞋兴奋的声音,加我微信加我微信,好玩着呢!然后,我以一个对新鲜事物向来反应慢半拍的人所特有的习惯,慢腾腾给自己弄了微信,又慢腾腾探头探脑溜进去,再慢腾腾旁观了大半年,才终于时不时在朋友圈发一条微信,但好歹我也算“圈内人”了吧。只是等我渐渐适应了隔三差五去圈里溜达溜达,“扫描”一下朋友们的动态,似乎,人们已对微信朋友圈的负面效果颇有微词,近来,便有不少文章发出质疑。

  比如说朋友圈里的点赞:“点赞行为的低成本越来越显示意义和表象的分离。当‘点赞’成为一种下意识的举动时,它的符号性作用大大强化,而行为承载的意义几乎消失。无怪有人认为‘点赞’已经变成‘已阅’”;比如因朋友圈的出现而生成的一种新型的人际交往焦虑,即当你发现自己被熟识的人标注为“不让他(她)看你的朋友圈”时,你是也屏蔽他呢还是假装不知道?而且当你在实际生活中面对他,他的屏蔽行为会不会影响你对他的判断?另外,前不久一则沸沸扬扬的新闻,人大教授与学生的决裂事件,两人的对峙便是从朋友圈开始,最终酿成的社会反响却也在他们的意料之外,两人都说自己的言论是发在微信朋友圈,并不想公开,由此也引发了人们的深思,朋友圈到底是一个公共空间还是私人空间?

  但不管是关于点赞行为的哲学思考,还是突然被屏蔽、拉黑,还是在朋友圈与人对峙,终究都属于日常生活的突发状况,对绝大多数使用微信的人来说,朋友圈只是一个平静的所在。不仅平静,还充满正能量。在这里你能看到各种感恩,惜福,岁月静好,就像童话世界里,没有忧伤,即便有,也是美丽的忧伤。但也就是这股充满活力的“正能量”正在悄悄演化,成为困扰我们精神状态的负能量。

  用来形容朋友们在微信朋友圈的互动,以往有一个很正面的词:分享。蜜月期阶段,朋友圈洋溢着“闲人免进”的小圈子的欢乐,美食、手工、旅行、养孩子的心得,大家在这里交流生活经验、沟通感情。渐渐地,朋友圈的“朋友”范围扩大,领导进来了,同事进来了,客户进来了,亲戚进来了,爸妈进来了,全职、兼职卖面膜的都进来了……朋友圈越来越喧嚣,越来越草木皆兵,若要抱怨一句“今天不想上班”,保不定会给老板留下不好的印象,若要就最近的生活状态来一句牢骚,说不好爸妈的电话五分钟后就打进来。

  渐渐地,朋友圈的“朋友”被精心分成各种类型,只能说正经话的、能开玩笑的、或者专门发给老板让他知道自己很努力的。于是,在朋友圈发一条微信,便会在选择“部分人可见”的名单上折腾;于是,本来是随手发一条微信的简单游戏,逐渐也成了件烦累的事;于是,我们自觉改造了朋友圈的生态,避免说能引起歧义、让人觉得自己过得不好的话;于是,大家争先恐后传播正能量,告诉圈内的朋友,自己生活很丰富,不缺钱不缺爱,每天都很嗨。

  最终,正能量的“传播”,沦为正能量的攀比,分享沦为单纯的“晒”,晒美食、晒对美好生活的感恩、晒旅行、晒恩爱,朋友圈呈现出一片吉祥如意,却与生活中各种疲于奔命的现实,与车奴、房奴、孩奴、穷忙族的真切形象形成强烈反差,造成一种很诡异的撕裂感。但更意味深长的是,这种在朋友圈被PS出来的幸福,亦真亦幻,它并不是完全的造假,只是夸大,只是究竟夸张的成分有多少,旁观者谁也没有把握。比如一家人闷头不语吃了一顿饭,就是一顿饭而已,但若发张PS过的看起来卖相很好的饭菜的照片,再配一句话“天底下最大的幸福无非是每天都能和家人吃饭”,顿时就是高大上的鸡汤了。

  又若当别人在朋友圈刻意经营出的生活样态,正是自己想要的,当人家在世界各地嗨,照片显示各种豪华旅游,你也不知道人家躲在酒店吃泡面不是?即使是这样,这和加班吃泡面还是两码事不是?此种情形下,你哪还有心思去辨别豪华版旅游的真假,或许只剩郁闷和沮丧了吧。正如心理学学者李松蔚先生写道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朋友圈里找到更好的一种生活,你不会去想这只是一些人把自己生活当中最华丽的一面晒出来,不会这么想,你只会觉得天哪!所有人都在度假都在嗨,轻轻松松就年薪百万,只有我一个人在苦逼地加班。”所以,李松蔚将朋友圈定义为现代人“挫败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

  凡在我们生活中存活下来的规范、机制、平台,终会多多少少染上形式主义的色彩,朋友圈内泛滥的被PS出的幸福生活亦如是。也许我们该认清这个事实,朋友圈更多是一个“朋友”名义下的社交平台,既是社交,有形式主义,甚至假大空,也就不奇怪了。朋友圈,与真正的朋友无关,与你自己的内心更无关。寇研  自由撰稿人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6795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