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频道
工地江湖之穿:一张不易撕下的标签
来源:新华网   时间: 2015-09-29 12:00

  有一个群体,他们是农村户口,却整日奔波在城里谋生计;高楼大厦都是他们的手笔,但城市却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施工安全、讨薪等事件频发,他们看似处于舆论中心,实际上却处在社会的最边缘,社会对他们的了解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没错,他们就是农民工,一群身份尴尬、在城乡夹缝中挣扎求生存的人。我的家乡河南林州是著名的“建筑之乡”,每年外出的民工稳定在20万左右。在本系列文章中,我将从农民工的吃、穿、住、行、工资等几个方面入手,带大家走近这个群体,近距离察看他们的酸甜苦辣。

  如今行走在城市街头,三三两两民工打扮的人很多,农民工的衣服就是他们自带的“光环”,所以基本都能一眼认出来。

  农民工是一个混合型的词汇,农民和工人两者融合在一起形成的新身份。与自己的职业标签一样,他们的衣着搭配,也带有强烈的混搭色彩。过去农民在家是布衣布衫布鞋,从上至下,一袭的自我制造。而今他们进了城,除了穿布鞋的习惯还保留着以外,衣服裤子也是花式各样。

  笔者曾经在城市的车站广场近距离地观察过他们。火车站、汽车站随处可见穿着色彩鲜明,风格各式各样的农民工。中年一点的民工上身穿一过时的西装敞开着怀,下身却穿一军绿色的裤子;年长的一身迷彩绿,鞋子却是布鞋;会打扮的都是年轻一代,除了那些打扮太过杀马特以外的人,大部分年轻的农民工,在穿衣打扮上和其他职业群体并无二致。若不是他们拎着的行李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以外,你不会知道这群人眨眼就会以另外一种穿着打扮出现在你面前。

  衣着:一张不容易撕下的标签

火车站的民工朋友们

  衣服乃避寒遮羞之物,不同职业的浸染,会影响人们的穿衣风格。农民工恰好是个例外,工地上他们并不顾忌穿着,而进入公共场合,他们又想尽量抹除自己的职业标签。但职业的特殊性,使得他们并不能如愿以偿,除非事前有所准备,否则在公共场合,他们免不了还是得以自己真实的职业身份来示人。于是在公交或者地铁上,大众就能经常遇见那些戴着安全帽,一身油漆或者泥浆的人了。

  他们自然也懂得公共场合下的穿衣礼仪,但特殊的职业又让他们感到无可奈何。总是会有一些司机阻拦他们上车或者坐下,也有一些公众在上车之后对他们报以明显的鄙夷和厌烦。他们因此也渐渐懂得在公共场合尽量与公众保持一定距离,比如上车不再坐下,而是在角落或蹲或站。其实一旦不用上工,他们外出之前还是非常愿意捯饬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虽然不能完全洗净身上工地的印痕,但或“与公众保持距离”,或“收拾干净”,是他们的自尊,也是对公众的尊重。

  工装:风格对安全的妥协

  只有在自己的工地“王国”,他们才能彻底放下顾忌。何况,沉重的活计、头顶的骄阳,也促使着他们不得不放下这份顾忌。一踏入工地,穿梭往来的人们都戴着安全帽,衣服上除了太阳馈赠的汗水,就剩下蹭染的各种颜色了。此刻他们的穿着,不是为了观瞻,而是为了劳动的便利。因此这时候的穿着一般都以粗重厚实的衣服为主,脚上的鞋要么是军布鞋,要么就是乡下的母亲或妻子纳的千层底布鞋。我们不妨把这种穿着叫做劳动的时尚。

  工地一般不会发放统一的工装,但安全帽是强制性的必备之物。上工的时候如果被监工发现没有戴帽子,轻则呵斥,重则扣钱。高空坠物并不是儿戏,稍不注意就会赔上自己的性命。那些碱性大的泥浆、钢筋器材的利器、脚下的电缆和各种泥水液体,穿梭在工地间,没有谁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每日开工前,安全帽、粗厚的衣服裤子、鞋子手套就齐齐上阵,有些工种还要佩戴口罩,个个都是从上至下把自己遮蔽得严严实实。

  上工之时农民工的穿衣风格,没有时尚摩登,不仅仅为了遮羞,除了考虑干活便利以及耐磨性外,更重要的还有不能被忽视的安全因素。这是由职业因素逐渐形成的穿衣风格,有强制性和普遍性。

  在工地,从洗衣服的频率上和晾晒的衣服上,即能看出此人是什么工种。一般油漆工和灌浆工的衣服最脏,他们的衣服上始终有洗不掉的污渍;最干净的衣服,莫过于水电工的了;最容易磨损的,是钢筋工的衣服。当新生代群体逐渐加入到农民工大军里时,年轻的油漆工们除了贴身穿的衣服,外衣便不再洗刷了,毕竟有时浪费一包洗衣粉都不能把它搓洗干净。甚至一些大大咧咧的年轻人,更是不再把一两件外衣放在心上,若是穿得实在太脏,便扔掉再买新的。这时年纪大的民工便会数落他们不会过日子,好好的衣服扔了多可惜,还会把一些被扔掉的但看起来还能穿的衣服收集起来,搓洗一下专门在干活的时候穿。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16707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