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最新图片  时政  军事  娱乐 人物  趣图 体育  图库  社会  国际  科教 时尚  图表  画刊  奇闻轶事  摄影频道
社区干部巨额财产从何而来?——深圳南联社区干部坐拥“20亿资产”事件调查
 
2012年11月28日 08:15:26 | 责任编辑: 崔凌云 |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网深圳11月27日专电 题:社区干部巨额财产从何而来?——深圳南联社区干部坐拥“20亿资产”事件调查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赵瑞希

    近日,一则《深圳南联社区村干部周伟思坐拥20亿资产》的网帖“火”了。80栋私人物业、20辆豪车、20亿资产,配上“社区干部”这个词,迅速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 周伟思27日在接受“中国网事”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自己确实有十多辆车,其中包括保时捷等知名品牌;而自己也确实有一些房产,但没有80栋那么多。27日,龙岗区监察局牵头区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上反映的当事人有关问题进行调查核实。为使调查工作做到公平公正,龙岗街道党工委决定在调查期间暂停其社区常务副站长职务。

(新华网)(2)网曝“坐拥20亿资产” 深圳南联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停职接受调查

  图为网帖中所指出的周伟思的部分房产(新华社记者 梁旭 11月27日摄)。

    网曝深圳南联社区干部坐拥“20亿资产”

    日前,深圳市龙岗街道南联社区居民在网上发帖举报该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周伟思涉嫌贪污受贿行为。网帖中写到,周伟思拥有私家住宅、别墅、厂房、大厦超过80栋,豪车超过20部,初步统计其资产最少超过20亿元。

    举报人认为,周伟思任职期间利用职权便利,非法变卖霸占村委集体土地,商业勾结违法建设,并以村委名义向政府部门行贿。

    网帖中写到,在南联社区,周伟思经常一人身兼数职,审批、拨付由其一人经手操办,大权在握为其提供了充分的违法时间和空间。并称周伟思在当地专门开设了一家名为百富城珍宴馆的高档酒楼,为干部和非法勾结的商家提供餐饮和娱乐服务。

    同时,举报人还质疑,南联股份合作公司财务管理和监督不完善,存在账目混乱,单据凭证不全,不记账或用白条冲账,非生产性开支严重等问题。

    社区干部巨额财产从何而来?

    一个社区干部果真拥有80多栋私人物业,20多部豪车,“20多亿元资产”?

    27日,周伟思在接受“中国网事”记者独家采访时坦言,其个人和其公司名下共有10多台车,其中包括保时捷、奔驰和宝马;至于房产究竟有多少套,他一时也算不出来,但肯定没有80套那么多。“网上公布的那8栋,有5、6栋是我的。” 虽然与网帖内容稍有出入,但周伟思无疑是一个拥有巨额财产的社区干部。作为一个“村官”,这些财富究竟从何而来?

    周伟思说,他从1982年开始做生意,最开始是开小店,后来开饭店,到1992年开始进入建筑承包行业。目前其名下有一间名为深圳市利亨隆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物业出租公司,但主要由其儿子负责打理。“每年租金收入就有100多万,所有出租的物业都在房屋租赁管理部门备案了,都是缴税的。”   周伟思表示,他的很多物业都是在当社区干部之前购置的。被选为社区干部之后,他利用深惠路扩建、旧城改造机会,获得的1亿多元的拆迁款,又购置了一些房产。而车则是他最大的爱好,一直以来他都热衷于在二手市场上买车。

    南联社区的一些居民告诉记者,早在80年代,周伟思就有了自己的厂房和豪车,是第一批发家致富的本地居民,一早就已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

(新华网)(1)网曝“坐拥20亿资产” 深圳南联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停职接受调查

  11月27日,被举报人、深圳南联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周伟思接受记者采访。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谁能为身份多重的社区干部带上“紧箍咒”?

    记者在南联社区走访发现,在一些居民眼中,周伟思是侵吞集体财产以权谋私的恶人;而在另一些居民眼中,周伟思却是带领大家发家致富的好干部。而这种分歧的产生,实质上是在信息公示缺位的情况下,社区干部、股份公司负责人、私人公司老板三重身份合一后产生的尴尬结果。

    举报居民认为,股份公司财务情况不公开、不透明,周伟思在旧城改造中,把地卖得过于便宜,并且股份合作公司开发的统建楼没有对本地居民实行价格优惠。而这背后,是周伟思利用职权便利侵占集体资产为个人牟利。

    而一些居民告诉记者,2002年时,南联村股份公司的总资产只有9000多万元,而负债却达到了7000多万元,村民通过选举把很有经济头脑、已经先行富裕起来的周伟思推上了村干部的位置。其任职后,南联社区经济快速发展,目前南联股份合作公司总资产已超过5亿元,在整个龙岗区200多个村级股份合作公司中排名第二。这也是周伟思连续4届当选的原因。而目前,周伟思的直系亲属并未在股份合作公司任职,其名下的物业公司也和股份公司没什么经济往来。  周伟思个人则认为,自己被举报是因为一些居民在旧城改造中与开发商发生了纠纷,不满意其不帮忙说情,而产生的恶意打击报复。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还有待相关部门调查。27日下午,联合调查小组负责人告诉记者,已经就调查工作进行了相关部署,主要工作内容涉及四个方面:周伟思个人资产情况;其担任社区干部期间对集体资产的处置情况;其名下酒楼的经营和运作情况;南联社区股份合作公司的财务管理情况。  龙岗区街道办书记杨小明说,“我们一定不受任何关系左右,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地处理此次事件,尽快拿出调查结果。” 专家认为,这实际上暴露出来“类公务员”岗位信息公开仍处于真空状态。社区工作站作为街道办事处派驻到社区的工作机构,承担着政府及街道办事处在社区的各项工作和公共服务。但目前尚无明文规定要求这些承担基层管理的社区干部公示财产和停止经商。因此,在缺乏信息公开的情况下,当社区干部、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负责人、私人公司老板三重身份集于一身之时,拥有巨额财产难免会让群众产生“以权谋私”的质疑。

    这也说明,是时候为这些处于监管空白,又身份多变的社区干部带上“紧箍咒”了。“类公务员”岗位信息公开不仅有利于防止社区干部以权谋私,也有利于保护社区干部的清白。(完)

  

                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分享到 :
分享 新华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空间
人人网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