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珠西创新走廊能否崛起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7-06-22 22:37

  挺起“创新第一走廊”的脊梁,珠海不仅要“借外力”,也要“强内功”,图为西部沿海高速珠海段。资料图片

  南方网红

  南方名记

  郑佳欣工作室出品

  一条将广州、深圳两大创新中心连接起来的创新走廊,正在进入人们的视野。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出,完善区域协调创新体制机制,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

  这条可以媲美美国“128公路”的创新通道,将成为珠三角乃至全省的“创新辐射源”。

  谁能在这场外溢创新资源的“争夺战”中拔得头筹?一江之隔,珠江西岸城市群能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牵动珠海、中山、深圳千万人口目光的深中通道正在加快建设。当这条通道未来接上贯通珠海、中山、江门直至连上粤西的西部沿海高速,新的想象空间正在被打开:

  这里能不能诞生一条东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延伸粤西的珠江西岸“第一创新走廊”、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副走廊”?

  “128公路”带出的西岸新憧憬

  珠江奔涌而下,东西两岸风景却不同。

  利用香港这一国际窗口,珠江东岸大量引入香港和境外的资金、贸易、技术、运输、管理和市场等资源,成为国际制造业基地和重要的创新中心。

  珠江西岸灯火同样通明,但经济规模、产业基础、人才集聚度、创新生态等却落后于东岸。

  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提出“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这将是影响全省乃至粤港澳大湾区创新驱动发展的重大布局。

  如果比照世界知名湾区——纽约湾区的发展来看,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类似于纽约湾区的“128公路”,这条公路聚集了大量的高科技企业、科研机构、高校等创新资源,成为带动区域创新的重要力量。

  在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综合研究中心主任陈宇山看来,广州、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中科技创新能力最强的两个城市,是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1+1+7”格局中的两个“1”,分别代表着老牌创新城市和新兴创新城市。

  以广州和深圳为核心,构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释放巨大的创新辐射效应。

  陈宇山认为,一方面是加强新兴的创新创业资源与传统高校、院所、国企的雄厚创新实力交会对接,催生新的创新模式和商业模式,促进科技与经济的紧密结合;

  另一方面代表创新格局“从点到线再到面”的突破,推动创新资源在创新走廊的“线”上流动和共享,以“线”带动整个大湾区“面”上加快创新发展。

  从珠江东岸的“128公路”走来,大量创新资源正在向外辐射,哪里能争到这些资源?

  专家认为,一江之隔的珠江西岸,面临着新的机会。

  “全球化条件下,湾区经济区域的核心区通常呈现‘多极化’格局,如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等。”陈宇山说,据此经验,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发展也需要数个创新高地互相支撑和促进,除珠江东岸的广州、深圳两个创新中心外,目前西岸地区还缺少一个能带动区域发展的创新高地,缺少一条科技创新副走廊。

  “随着港珠澳大桥、虎门二桥、深中通道的建设,未来通达路网将连接起香港、深圳和珠海、中山、江门,形成圆环形经济圈,创新资源流动效率将大幅提升。”暨南大学广东产业发展与粤港澳经济研究中心常务主任陈恩表示,珠海、中山、江门三地之间有可能出现一条以西部沿海高速为纽带的珠江西岸“创新走廊”。

  这条创新走廊将更加突出“西岸优势”:强化先进装备制造业、海洋产业、生物医药等领域的产业科技创新,同时接受港澳、广深创新资源的辐射。

  深圳创客西进 珠西浮现创新走廊

  6月初,珠海市环保局发出一份公告,显示珠海金山软件园研发区二期建设项目已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项目建成后,将主要作为珠海金山软件有限公司的办公研发区域,也有助提升珠海对人才的吸引力,带动珠海软件等产业发展。

  小米创始人雷军是金山软件的董事长,而马化腾掌舵的腾讯在2011年曾斥资约9亿元,成为金山重要股东。

  金山软件园研发区二期建设项目的进展,被外界解读为“马化腾+雷军,助力珠海软件科技”。

  马化腾接下来在珠海会不会有大动作,我们还不知道。不过,不少深圳创客早就提前布局珠海了。

  安润普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广峰曾在香港创业、在深圳设立公司,4年前又将部分业务迁至珠海。去年,该公司的研发、设计和生产部门已陆续从香港、深圳整合至珠海公司。

  “整个珠三角的交通越来越便利、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与深圳等地相比,珠海运营成本不高,更适合研发。”王广峰说,迁到珠海后运营成本降低了50%。随之而来的,还有近百人的研发团队和60余项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国内外核心专利。

  “前深圳创客”王广峰选择将“创新大本营”迁移至珠海,而广东东华发思特股份有限公司则将市场拓展至粤西。

  “我们自主研发的‘美丽乡村’村务管理平台正推广至珠西和粤西地区,计划今年9月在茂名启动。”东华发思特常务副总裁廖玉敏说。

  企业敏锐的市场嗅觉,早就发现了珠江西岸的机遇。东接资源、西拓市场,在隐隐浮现的珠江西岸“创新走廊”中,全新的想象空间正在被打开。

  以西部沿海高速为纽带,由东至西、北向南贯穿珠海高新区、香洲区、斗门区、高栏港区。

  “从沿线企业、高校、园区、创新平台的分布以及城市布局、交通规划来看,这有可能成为珠海未来创新发展的‘新轴线’。”陈宇山认为,珠海可以充分发挥这一走廊纽带作用,以更开阔的视野、更丰富的资源打造珠江西岸核心城市和粤港澳大湾区创新高地。

  若将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格局和产业分工看作一张“大地图”,珠海建设湾区创新高地的要素,都能从这张地图中找到——

  如果以珠海为圆心画一个圈,向东是全球实力最强的电子信息产业带,向西是正在崛起的沿江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一海之隔是世界上开放度最高、创新资源集聚的自由贸易港之一。

  珠江西岸以西的市场腹地,也正等待深入开拓。

  陈宇山认为,以西部沿海高速为纽带,向西拓展至粤西地区,发挥珠海核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为粤西地区振兴发展提供科技创新支撑,是珠海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创新高地的应有功能之一。

  西岸“创新第一走廊” 谁能当核心

  在专家看来,沿着广珠东线中山珠海段、西部沿海高速往西,中山火炬高新区和翠亨新区、珠海高新区、江门大广海湾经济区等核心科技产业园区,已经呈现产业科技创新走廊的雏形。

  在这条走廊上,珠海有优势、有机遇,也面临着各种挑战。

  在全省21个地市中,珠海土地面积最小、人口规模最小、经济总量居中。在珠三角城市群中,珠海经济增速较快,但总量排名靠后。在珠江西岸城市中,2016年,珠海、中山、江门GDP分别约为2226亿元、3202亿元、2418亿元。

  龙头企业实力偏弱,就是其中缩影。珠海龙头骨干企业数量不够多,超百亿元的企业只有4家,对本市产业链带动都不足,要辐射至珠西乃至粤西,就更是挑战。

  与东岸城市相比,珠海民营经济增速排名全省前列,但存在着总量不大、产业结构不够优化、创新成果不多等问题。数据显示,目前珠海全市高新技术企业中约76%是民企,但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仅30%是民企。

  在创新成果方面,据珠海市科技和工业信息化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市近70%的专利申请来自前10名企业,其中格力专利申请量占全市总量的43%。中小微企业在科技创新和专利创造上的潜力仍未被充分挖掘。

  “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未来的建成,为珠海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历史性机遇,珠海将从过去的交通末梢成为区域交通枢纽城市之一。”陈恩认为,珠海更需要抢抓机遇,正视自身不足,巧借“外力”,力争成为珠西“创新第一走廊”的核心。

  对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珠海能不能在珠江西岸打造出一条辐射粤西的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副走廊”?让我们拭目以待。

  ■建言

  借外力

  承接产业、人才、科技服务资源

  在陈恩看来,对于面积、人口和经济总量都不大的珠海而言,需要更多承接港澳、广深的创新辐射。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不是单纯引进项目或是提供土地空间,要根据珠海特色和优势,瞄准如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现代金融、现代物流等高端产业,瞄准总部经济、研发设计、服务等产业中的高端环节,瞄准具体项目中的人才团队、技术专利等高端资源。

  陈恩认为,珠海直接的优势之一是高校规模居全省第二。除澳门大学外,可以推动香港高校在珠建立研究院、科研机构、科技服务机构等,并以此为基础,推动港澳科技服务类专业人才加速向珠海流动。

  陈宇山则建议,珠海首先可以对接好香港和深圳的创新资源。对接深圳,珠海可积极接收科技人才、产业投资的溢出,主动对接众创空间、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等创业载体,为高科技企业在珠江西岸转移落地提供一站式服务。对接香港,可以引进高水平的教育资源和创新理念,引进人才团队、技术在本地开展科技成果转化,提升科技服务水平。

  具体产业对接方面,广东省产业发展研究院科研部部长钟卫国建议,东部城区重点要对接现代服务业,如科技服务、金融服务、商贸服务、总部经济等,为可能崛起的珠西“创新第一走廊”建设提供有力支撑。西部地区的重头产业是先进装备制造业,包括航空装备、临港装备、石化上下游、电子信息、新能源等,这也是珠西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发展的重点。珠海可以考虑这些产业如何与东岸的电子信息、大数据、云技术等结合,向精细化、高端化、智能化跃升。

  强内功

  围绕新轴线“扬长、补短、争先”

  如果“创新第一走廊”能真正成型,珠海想在这条廊道上占得先机,不仅要“借外力”,也要“强内功”。“围绕这一新轴线,珠海自身可以在‘扬长、补短、争先’上更进一步。”陈宇山建议。

  “扬长”即重点围绕珠海的特色产业、优势产业布局创新链、产业链,尤其是要实现东部高科技产业、西部先进装备制造业和横琴自贸片区现代服务业的集聚发展和错位发展,落实好以“十百千”计划为代表的系列政策,加快培育一批龙头企业,率先在珠江西岸做出产业特色、做强科技优势。

  “补短”即重点提升高校的科技创新能力,可借助中以创新投资大会等契机开拓深化与国外大学、科研机构、创投机构的交流合作,建设一批重点创新平台和专业化企业孵化器,夯实自身科技创新“底子”。

  “争先”即在高科技产业领域引进大项目,全力争取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等领域的国家和省重大科技专项落地,培育若干新的科技产业增长点。

  企业家则更关注如何降低创新成本、如何提高成果转化效率。“人工在涨、原材料在涨、租金也在涨,融资、引才、成果转化也有不同挑战,这些问题如果解决不好,都制约着企业创新。”珠海青年商会会长、祺力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唐焕名建议,希望珠海在现有的工作成效上进一步综合运用政策、规划和法律等多种调控手段,降低交易成本、时间成本、土地成本。

  对于提高成果转化效率,廖玉敏认为珠海各界应当全方位加强和深化产学研合作。“产学研合作不要局限于共同培养人才、校企间交流讲课等方面,更多是要以企业为主导、以市场为导向,开展联合技术攻关。”廖玉敏说,东华发思特与香港城市大学就开展了深入的产学研合作,在企业完成大数据平台开发后,借助大学的算法成果,成功申请专利授权,目前已在广西等地实现市场化应用。

  廖玉敏建议,珠海可借鉴香港科技成果转化的优秀经验,“香港很多实体产业未必最强,但高校中聚集了大量专业人才和技术成果,在创新成果转化方面比较高效,比如IT业就是很好的例证。”因此,珠海政府、企业和大学可找准专业领域,多尝试联合申报政府项目、购买高校服务进行技术攻关等合作方式。  南方日报记者 陈晓 吴帆 郑佳欣

(责任编辑:张 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1193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