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蟹趣
来源: 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7-05-25 10:28

    我想走访养殖户柯叔。听说柯叔终日守在排勤的鱼排上,我早就想到排勤看看,一天,我顺道搭村民的木机船前往排勤。

    我这是第二次去排勤了。机船“突突突”地破波前进。观浪色海景,眺望着前面的排勤方位,我上一次到排勤的情景忽似近处欢蹦活跳的海浪,清晰地在脑海里涌现出来。

    那是上中学时暑假里的一天,黎明时分邻居的小后生阿靖叫醒了我——因为我们在昨天商定,今日到排勤赶海的。

    我们肩挂背篓、手持鱼叉赶到了一处名叫湾子的海边。那里黑压压的约来了数十人——都是村里人,大家都是要搭船到排勤赶海的。湾子泊着村中十来只小船,有一两只上满了人的小船正往海中滑去。我们争先恐后抢上了一条小船,尾随而去。

    排勤,是一处位于海湾出口处的低潮高地,涨潮时海水把它淹盖,只有潮水下退得厉害时,它才露出水面。天刚亮时,我们摇的小船刚好到达了那里。只见这块海中高地好大,上面不太平坦,坑坑洼洼的;高的地方露出泥沙、石块等,低的地方积满水,似一口口浅塘。因少有人到这地方捕捉,上面鱼虾蟹螺等甚多。

    我们离船上了排勤。在那较干的地方,有许多贝类,个别地方摆得密密麻麻的,就像村里人所晒的薯片薯丝。我正要伸手拾一只“狗仔螺”,阿靖说,这东西像石头般重,拾多了,背不动,别拾!说话间我双眼一亮,因为我发现面前的泥沙里露出一对蟹眼,泥沙上还隐隐约约显出一只蟹的形状。这只蟹是要隐藏于泥沙中么?可它的隐身术也太不高明了!我伸手朝它后头一抓,抓起了一只巴掌般大的、张螯舞足的梭子蟹。我把它丢进了背篓里。

    干地上散布着一些珊瑚石。我们把石块掀开,底下往往藏着种种蟹,其中有红色的、灰色的、淡青色的、带花纹的,还有的身上长着毛状的东西。我发现一只淡青色的、碟子般大的蟹,一只螯钳住一条已死的小鱼。我想捉它,它丢了死鱼,张开双螯对着我伸过去的手。我的手从东边去,它的螯对着东边;从西边伸,它的螯对着西边。我把手伸向它的后头,它竟然迅速转体举螯欲钳我的手。我无从下手。正要使用鱼叉,旁边的阿靖说,这种蟹叫“亿膏橙”,味道不好,放弃吧。我听阿靖的话,弃了“亿膏橙”,只挑一只只螯大膏多、俗叫“含咕”的蟹捉。据传倘若这种蟹用螯钳人,只有等天打雷时它才放开的——不过这种蟹像呆子、懒虫,一般懒得举螯,你抓它,它常是不走不动,任你摆布,所以我总是轻而易举地让它成了篓中物。

    在一处水渍渍的地方,我掀起一块底下上凹的珊瑚石,发现躺着一只软青蟹,其壳、螯、足甚至整个蟹体,都软绵绵的。估计它蜕壳不久,才此等模样。这样的蟹最好吃。我把它搁入篓里,高兴地吹起口哨。

    又掀起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呀,竟然有一丛小草在爬!怎么,海中的草会爬么?奇疑中的我抓起小草一看,天哪,这哪里只是草,分明是一只说不上名的小蟹,其身上披长着小草、苔藓等,它几乎只露出双眼和足尖。它这是为隐蔽自己,还是因为懒让身上长了别的东西呢?说不清。见小蟹怪得有意思,我把它当玩物丢进背篓里。

    我们走了几处像浅塘样的低洼积水地方,我捉到了一些鱼。我发现两只梭子蟹举着张开的双螯,像拼斗僵持中的武士那样,虎视鹰瞵,左移右挪……我跨步上前,它们仿佛懂得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道理,立刻各分东西,逃之夭夭。追寻中我的右脚踩着了一对雌雄叠在一起的“恩爱”梭子蟹,我把它们捉住了。正继续巡觅着,阿靖忽说,糟糕,你身上有纸没有?我问他要纸干什么?他说出门时忘了大便,现内急得忍不住了。

    海上无遮无挡,咋好大便呢?阿靖叫我将背篓交给他。他走到无水的较高处,用我及他的两只背篓前后遮掩,蹲下去就做起事来。我正在旁边等他,突然他一声痛叫,惊跳起来。我诧然看他,只见他手忙脚乱中露着白屁股,其屁股上带着一只大青蟹,大青蟹的一个大螯紧紧钳钉在那屁股上……近旁看见的人都笑了起来。

    那一次,我们满载而归。

    回想中,木机船靠近了排勤。柯叔的鱼排说是在排勤,讲准确点却是在排勤左侧的水中。柯叔图此处海水好,舍近求远在此置了鱼排。我与柯叔侃谈后,欲上排勤寻觅旧迹。可适逢涨潮时,海水把排勤淹没,放眼看去,只见排勤方位碧波滔滔,白浪涌动,汪洋一片。无奈之余,我心里想:匿憩于海水之下的排勤,上面还有那么多螺蟹鱼么?(文/黄果心)

(责任编辑:冯倩敏)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7111329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