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丝路始发港的传说之候官捉怪
来源: 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7-05-15 10:56

    自徐闻县的讨网港成为汉代海上丝路始发港后,港口越来越繁荣、热闹。为方便交易,人们在此囤聚货物,征调船只,迎送海内外客商。汉朝廷还特别在此地派驻左右候官,加强治理,以利贸易。

    这样过了一阵子,讨网港一带倒也风平浪静,来往货船风帆顺畅,交易双方有利可图。可有一天,港口一带却不平静起来了。人们在港口岸边囤聚的货物,夜间常常被盗,来往商船也常会在海上被劫,有的客商被杀。人们把此事告到了候官那里,候官加派兵丁巡守防范,决心抓住盗贼。

    一天,几个守夜的兵丁向候官禀报,言昨夜发现几个盗贼来盗货,盗贼身矮如球,来去如风,且能潜水遁形,令人追之莫及,他们怀疑,那不是人,而是水怪。

    是水怪在偷物劫货么?虽然右候官半信半疑,左候官摇头不信,但自此后,水怪劫物盗货的事在港口一带还是传得几乎无人不知,那传言越传越玄,水怪渐被传说成飘忽如闪、水憋不死的隐形神灵了。左右候官为弄个水落石出,经过一番琢磨和布置后,亲自出马,带人守夜。

    左候官率人守在港口岸边。因货物囤聚太多,仓廒不够用,岸边堆放着一堆又一堆货物,像一座座小山。左候官率人伏在暗处,盯视着那一堆堆货物,等待偷盗的水怪出现,可一连三夜过去,港湾及岸边不见有什么异常动静,更不见什么水怪的踪影!难道水怪偷够了,不会再来了么?

    在第七夜下半夜,月明海静,照样不见有什么动静。左候官等人早就困了,一些人正在打呵欠,港汊中忽传来一串唿啦啦的水响,眨眼间岸上出现了两团黑影。黑影确实甚矮,似球似篓,似乎不是在走,而是朝一堆货物滚过来。人这样矮么?能够滚动么?莫非这不是人,真是水怪?左候官正心中疑惑,黑影已到了货堆旁,正在搬开盖货物的稻草,欲做那无本买卖。左候官定了定神,心里说,管你是妖是怪,货物就是不能让你偷走!他叫一声:“上!”挺剑当先朝黑影扑过去。埋伏的兵丁跟着扑上。两团黑影似略为迟疑后,双双发出“呜——”的一声怪叫,丢下货物,朝港汊飘滚而去。

    黑影快迅如风,左候官等人追到岸边,黑影已“扑通扑通”跳下港汊中。左候官等人目光来回搜视港汊水面一阵,不见黑影露头。难道黑影真能潜水遁形?左候官纳罕间,有兵丁叫:“看,红树林那边,快看!”

    不远处的港汊边,有一片红树林,红树林边的水面上,正冒出一团模糊的黑影,游晃几晃后又潜了下去。左候官心中嘀咕:还有一团黑影呢?正在这时,红树林边又冒出另一团黑影。

    原来,黑影不能遁形!左候官心中说罢,叫一声:“追!”他与十多名兵丁,分别跨进早就准备在港汊边的两只小船,朝红树林边追去。

    兵丁们摇橹划桨,小船快速向前。追到红树林边,不见两团黑影。绕过红树林,却见有一只轻舟从红树林后面滑出来,刚才那两团黑影正在轻舟边冒出水面,跟着一跃,竟从水中纵落于轻舟中。

    有舟接应,证明那两团黑影不是水怪,而是人。左候官悟明于此,不由得捋着下巴的短须,呵呵轻笑。

    那两团黑影确实是孪生兄弟两个人。兄弟俩从落地之日起,就是十足的罗锅背,长大后腰弯得像熟虾,矮似水桶,被人分别称为“大罗锅”、“二罗锅”,老被人讥笑。兄弟俩气愤不过,诅咒天公不公世人不公,发誓要报被取笑之仇辱。两人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拜倒在某荒岛上一个怪人手下,学得一身怪异的武功及水性,能登崖走壁,身躯能蜷缩如球且能滚动如飞,在水中能短时闭气游走。兄弟俩学成本事后,招了十来名喽啰,添造快船,在海上劫货杀人,以报复世人。发觉讨网港岸边囤聚货物后,兄弟俩故充水怪行盗了几次,偷走不少贵重财物。今夜行盗,兄弟俩估计有官兵看守,为防不测,他们派喽啰将船只伏藏于红树林后面,两人先行上岸试探,若得手再发出暗号令手下驱船过来。想不到,两人上岸后即遭官兵追捉,两人发出遇到麻烦的怪叫后,慌忙跳水潜逃,却又万万想不到,由于在水中目不能见物,辨不清方向,慌忙中竟误撞到了红树林边,被浅滩及红树林挡住去路,不得已冒出水面察辨方向,露出破绽和行踪。兄弟俩上了船后,见官兵追过来,“大罗锅”发出一声冷笑,说想追上我们,做梦!

    “大罗锅”的舟虽长,却两头尖尖,加上有数对桨,划起来非常快。“大罗锅”一声令下,尖头舟调转船头,朝“港门”外二墩和三墩之间的方向逃去。眼看着接近了三墩,忽从三墩岛的背面斜插过来一条船,挡住了尖头舟的去路。尖头舟欲后退,后面两只小船已追了上来。

    前面那条船是右候官率人划驶的。为抓住盗贼,经精心布置,右候官率人驾船已在三墩边暗伏多时,此时恰好堵住盗贼。罗锅兄弟见前后无路,这才意识到今夜凶多吉少,忙令小心对敌。

    官兵的三只船越逼越近,尖头舟想斜插逃脱,不是被二墩和三墩挡住就是被官兵的船只堵住。罗锅兄弟令向靠近的官家船施放暗器,官家的船上反射过无数箭镞来,左候官的左肩中了一支飞镖,尖头舟上却也有几名喽啰中了箭,发出数声惨叫。

    罗锅兄弟想挡住官兵的船,各持单刀,双双跃下海中,居然像圆球一样半浮半沉地分别朝官兵的船迅滚而去。可“大罗锅”半途被飞箭射退,“二罗锅”呢,虽然到了左候官所乘的小船旁,并向上跃起,朝兵丁攻击,可左候官在武功方面是会家子,兵丁也是经挑选出来的,能水且善斗杀,“二罗锅”被挡落海中,数番跃击攻不上小船,只好退回尖头舟上。

    官兵的船渐渐贴近了尖头舟。左右候官及兵丁们舞剑挺枪,朝尖头舟上的盗贼刺杀。罗锅兄弟及喽啰们也挥刀舞叉,挡架还击。盗贼们虽然凶悍,但官方船多人多,三只船围住尖头舟,枪剑齐下,盗贼们四面受敌,穷于招架,一阵金铁交鸣之后,尖头舟上惨叫声声,多数喽啰被杀或受了伤。右候官振作精神,一声怒喝,与一名兵丁飞跃到尖头舟上,舞械攻敌。罗锅兄弟见情况危急,欲跳水潜逃。“大罗锅”一伸腰,刚纵身而起,右候官眼明手快,一剑刺出,正中“大罗锅”后心,剑尖穿透前胸,“大罗锅”一声哀叫,当时死于非命。“二罗锅”于舟尾腾身跳海,已血染袍甲的左候官忍着左肩伤痛,同时飞身而起,“二罗锅”落海时被左候官抓住右脚跟。“二罗锣”挣脱出右脚,在水中转过身来,抡刀朝左候官劈去。左候官递剑前刺。“二罗锅”劈中了左候官右肩,左候官的剑也插进“二罗锅”的腹部,二人扭成一团,双双沉落下去。余下几个不死的盗贼见候官等人如此神勇,吓得心惊胆颤,再也无心恋战,乖乖缴械就擒。

    第二天,兵丁们才寻捞到左候官的尸体,一看,左候官还与“二罗锅”扭在一起,右手还紧紧抓住剑柄,剑尖深深插在“二罗锅”的尸体中。

    人们把左候官的尸首葬于丝路始发港西面的一块高丘上。出于对这位因擒盗而死的候官的敬佩,一些后人称他为候神,那块高丘也因之得名候神岭。(文|黄果心)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8314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