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丝路始发港的传说之红姑和番郎
来源: 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7-05-15 10:56

    从前,海外某国有一大富商,只生有一独子,富商视如命根,惜如珍宝。这独子正当弱冠之年,长得魁梧英俊,不少有闺女人家想巴结这大富户,托人说媒,愿意以爱女许配富商家的少爷。富商千挑万选,选了一位官宦家的千金,择吉日成亲。可想不到,新娘刚踏进富商家的大门,新郎对着新娘,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接着是小声哭泣,继而咿咿呀呀,时哭时停。从此这位少爷只会哭,不见说话,更不会笑,也不肯跟新娘同房。富商寻遍名医奇药,为其子治疗,一年过去,不见好转。富商请教智者,智者无策。无计可施中,富商求教于巫婆,巫婆说,少爷之所以得了邪症,是因为错配鸳鸯所致,此症汤药无效,神仙乏术,不过少爷若遇上与他有缘份的姑娘,自会开口言笑,邪症自好。富商半信半疑。如果真是错配鸳鸯,应当休了媳妇;可碍着媳妇当官的亲爸,富商不敢这么做。

    这位富商曾雇聘船工,数度乘大舟进赴神州,与大汉王朝的人做生意,以珠玑、琥珀、琉璃、璧、犀角、象牙等奇石异宝,换回神州的丝绸等物,从而暴富。富商心血来潮,记起他已隔好长时间没有去过神州了。他想儿子邪症既然好转无望,何不带着儿子再去一次神州,一来可做生意,二来可让儿子阅览沿途及神州风光,说不定能使儿子心情愉悦,对治病大有好处。

    主意打定,富商便对儿子说,神州大汉的风光如何如何秀美,大汉王朝有一个徐闻县,那里如何富庶,遍地是金子。富商是半个中国通,说着说着,还顺口念起了当时神州流传的谚语:“欲拔贫,诣徐闻”。儿子听着,竟然暂止了啼哭,还点头表示愿意同行。

    富商准备停当,带着独子,乘大船沿海而进。途中儿子看波丘浪花、水色舟影、鸟飞鱼跳,有时还可远眺岸景……儿子虽然还在哭,但脸色似乎好看了好多。

    大船走啊走,记不清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一天,终于到了大汉神州徐闻县南面的海上。大船再航行一阵,渐渐靠近了三墩岛,直往讨网港中驶去。富商正在张罗泊船,却见儿子呆呆地朝左看着什么。顺着儿子的眼光看过去,大船左侧港湾边上的浅水地方,有一位当地姑娘在捉蟹挖蚝。姑娘卷着裤筒,身上衣衫又旧又破,几欲不能遮体。这样一位衣衫褴褛的姑娘有什么好看的?富商正心中疑惑,儿子忽发出一连串的“哈哈哈”大笑声,直笑得双肩颤耸。笑罢,儿子说:“连姑娘都穿得这样破烂,什么遍地金子,什么‘欲拔贫,诣徐闻’,不过是空有其名罢了!”富商见儿子会笑又会说话,明白儿子邪症已好,顿时心中大喜。高兴之中,富商没有深究儿子因何发笑及说出那段话,反倒记起巫婆说过的话。巫婆说若遇上有缘份的姑娘,儿子自会开口笑言,且邪病自好;莫非这位姑娘与儿子有缘,这才是我家该娶的媳妇?

    富商心中这么想,泊好船后立刻派仆人请过来那位姑娘。只见姑娘十八、九岁年纪,虽衣衫褴褛,却肤洁如玉、面灿如霞,长得异常好看。富商心里甚为满意。姑娘走后,他一边上岸做生意,一边派人了解姑娘的家境身世。

    姑娘叫红姑。俗话说,再好的草场有瘦牛乸,饱汉群中有饥汉。这话不假。姑娘虽出生在富饶的徐闻县,但不幸和灾难频临:出世不久,父亲出世,丢下她和母亲相依为命;她十二岁时家中失火,家产被烧光;三年前,母亲不知患上什么顽症,久治不愈……一连串的灾难使家中穷得叮当响,压得红姑喘不过气来。红姑已到待嫁年龄,但担心出嫁后无人照顾病中的母亲,因此闭口不谈婚事。富商了解了这些情况后,把欲娶红姑为媳妇的意思对儿子说了。儿子见神州的这位姑娘靓丽可怜,热情懂事,心中早有此意,当即满口应承。富商又托人把此意对红姑及其母说了,红姑见这位番邦公子魁梧英俊,家中富足,心想若嫁了他,日后不愁没钱给母亲治病,因此点头答应。

    于是为了冲邪,富商购置房子,布置新房,按照徐闻县婚俗,让儿子和红姑成了亲。富商的儿子本有一个外国名字,但叫起来别扭,当地人干脆不称他的外国名姓,而叫他番郎。

    番郎和红姑成亲后,小两口恩恩爱爱,如胶似漆。除了照料母亲外,二人常看海听潮,逛街观景,西窗剪烛,对月倾情;红姑教番郎捕鱼捉蟹、方言土语,番郎则常向红姑述讲异域风情及故事……

    甜甜蜜蜜中不觉一年有余。富商自觉在徐闻县已耽搁太久,想回家乡。番郎也想带红姑及其母亲一起走。母亲留恋故土,再说病魔缠身,经不起风浪颠簸,不肯走。红姑也不想走。番郎说,要不,我回家看看,告别亲人后,再回来跟你团聚。红姑说,你会不会不再回来了?番郎说除非牛换驴蹄马长角,否则他一定会回来!红姑说,可路途遥远,波凶浪险,我担心……番郎伸手掩住她的嘴巴,说别讲不吉利话……

    番郎留下些钱银珠宝,走了。红姑等待番郎回来,在期盼中过日子。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番郎没有回来;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接着又过去了,番郎还是没有回来。

    时间越长,红姑盼得越心切。她常常跑到海滩上,遥望着海面,盼望着番郎归来的船只出现。可思得越深盼得越切,失望得也就越酸越痛。

    有邻居对红姑说,也许番郎变了心,不会回来了。红姑说,番郎不会变心,除非他在海上出了事……

    红姑的母亲,顽病久治无效,越来越重,这时闭眼去世。红姑悲思母亲,思念番郎,愁眉不展。她整日站在海滩上,不想吃也不想喝,呆望着海面出神,不久后在期盼和愁郁中死去。她死后,在海滩上她常呆站的地方,长起一株特别高大的红树,讲古者说,那是红姑变成的。现丝路始港一带滩涂上生长着一片郁郁葱葱的红树林,人们说,红树林中最高最大的那棵,就是红姑。

    再说异国的番郎,他回到家乡后,本打算对父母尽几天孝心,再收拾细软,辞别亲人,渡海复返徐闻跟红姑团聚,可他原娶新娘的当官父亲见他邪症已好,却不依他这么做。这位官老爷说,你跟我女儿既已成亲,你要弃她而去,却不那么容易。番郎说自己跟他女儿不般配,富商也苦苦哀求,官老爷就是不依,还派人把番郎关进大牢,逼番郎和他女儿厮守相好。番郎死活不肯。这事僵持了三年多,最后富商和番郎答应拿出一半家产,赔偿官老爷女儿的“名誉损失”,官老爷才作罢放出番郎。

    番郎思红姑心切,出牢后即乘大船,日夜兼程,赶往神州徐闻。历尽风浪颠簸,吃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到达了徐闻县。当得知红姑已死时,番郎悲叫一声,万念俱灰,也绝望而死。仆人将其尸首葬于三墩岛上。后在下葬地方曾长起一株大刺桐树,据传那是番郎变化长成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刺桐树与滩涂上的红树相对而立,凉风过处,树叶沙沙作语——人们说,这是红姑与番郎在互诉情思、说悄悄话呢!(文|黄果心)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8313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