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徐闻老人黄广良:94岁高龄还种5亩园田
来源: 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7-01-04 11:33

    在徐闻县锦和镇外罗渔港,住着一位94岁的老人黄广良。大家都认识他,称呼他为良公。他不但是整个渔港数一数二的长寿老人,最主要的是不像大多数老人一样静养家中,而是坚持务农:每天早晨6点骑单车回到5公里外的村下耕种园田,下午5点收工再骑车回家。

    94岁高龄还务农,良公的事迹已是当地的“传奇”。6日,笔者慕名远赴60公里远的外罗渔港,与良公“零距离”接触,从而窥探了其劳动的一生……

    现场直击:骑单车5公里到田园指挥水稻收割

    由于笔者预约,良公推迟了出工时间,在家中等候。到达良公的家时是早上9点钟,只见一位中等个子、身形瘦峭,穿灰色短袖衫和褐色裤中的老人就站在门口眺望。带路的邻居说:“这就是良公。”

    啊,这就是良公?笔者的眼都直了。这哪是94岁的老人呢?顶多是一位70岁出头的老者嘛。确实,眼前的良公比想象中年轻多了,根本没有94岁高龄的老态。他热情而轻松地搬着椅子,声如洪钟似的招呼大家坐。在场的7、8位邻居也认同笔者的看法,都表示:很多不知情的人都认为良公才70岁出头呢。

    良公说,他已定好收割队伍于早上10点收割他种的水稻,须赶着去应付。于是,笔者开车跟在他的单车后面,与他一道前往稻田。他戴着草帽,骑上因使用年月已久、都生锈了的凤凰牌子单车,径直沿着水泥路往稻田方向骑去。

    他骑车的姿势很稳当呢:神情自然,不急不慢,一路都是靠边走。尽管路上时有年轻人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形势有点吓人,让笔者隐隐替他担心,可他却没事般地自骑自的,没有惊慌摇摆的现象。“你们不用担心啦,我爷爷骑单车走这路都已经27年了,习惯成自然啦。”良公的孙媳妇安慰笔者。

    一段5公里的路程,除了两段上坡路须下来推着走外,良公可是顺当地到达了目的地——内村园坑洋,耗时23分钟。这时,他雇请的收割机也来到了稻田边。只见他停好单车,喝上一包冬瓜茶饮料后,又接着指挥起收割机来。

    就这样,良公冒着烈日,站在稻田边看机械收割,以及与孙子、孙媳妇用包装袋装好谷粒,足足工作了约两个小时。但收工后,他还没回家,而是走进田园边、他搭建的一个简易棚里,打开从家里带来的餐具,开始吃中午饭。良公的午餐挺丰富的,有炒瘦肉、豆角、小海鱼,饭量还挺多呢。“米饭有3碗的量,必须吃这么多才觉得饱,下午回家才有力气骑车。”良公边吃边说,“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像平时没事做呆在家里的话,我整天都不感觉到饿呢。”

    一个年轻人都吃不了的3碗饭,良公应付起来却轻松有如。俗话说“吃得多才能做得多,做得多才能吃得多”,这也许就是保证良公身体健康、长寿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红色回忆:参加解放徐闻的革命队伍

    笔者从良公的户口本上看到,他生于1922年3月,居住于徐闻县锦和镇外罗港。

    良公告诉笔者,实际上,他是附近的白茅村人,1988年才搬迁到离村5公里远的外罗埠头居住。他是家中的长子,下有4个胞弟2个胞妹。由于比弟妹们大许多,小时候,他负责看管弟妹。为了带好弟妹,他大多数都会放弃自己的玩耍时间。在看管弟妹的过程中,他培养了责任感,热爱劳动、吃苦耐劳等良好生活习惯也在艰苦的年月里逐渐养成。在他还很年轻时,父亲就过世了,生活重担也就落在他这位长子的身上。他每天都起早贪黑地耕种家里的几亩水田,或是到离村仅几百米的海里捕鱼捕虾。在他的辛勤劳作下,他把弟妹们都顺利带大成人,生活也慢慢地好转起来。

    良公说,他一生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积极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战争。1948年下半年,受当时的革命党人林飞雄、谭国强等人的影响,他参加了革命队伍,与当地的国民党部队进行了多次交锋。在他的影响带动下,他的两个胞弟黄广三、黄广友也参加了革命队伍,一家人为徐闻的解放战争做出了贡献。但在后来政府给他搞复职时,他选择了放弃。

    “在我的眼里,父亲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1986年,根据国家政策,参加了革命战争的父亲跟我的两个叔叔均可以搞复职。但父亲认为,他参加革命是自愿的、应该的,况且自己的两个弟弟也搞到复职了,不要一家人都去领国家的俸禄,影响不好。所以,他自己放弃了搞复职的机会。” 良公的儿子黄耀国说起了此事,“要不,父亲现在也是一个离休老干部了。”

    “您后悔吗?”看着眼前这位可敬的老人,笔者问。

    “有什么可后悔的,如果后悔的话,我可能不会吃这么老啦。”良公呵呵地笑起来。

    这种不图名利、不计个人得失的平和心态是不是良公又一个养生秘诀呢?

    家庭和睦:劳动一生,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现在的良公,已是四代同堂,他的孙子都有了孩子。

    笔者看到,良公的两位均二、三十岁的孙子都带着各自的媳妇到稻田帮助爷爷收水稻。当水稻收割完,良公准备拿包装袋去装谷粒时,孙媳妇拦住他,不让他动手:“爷爷,你站着看就行了,我们会做。”

    聊起良公的情况,其中一位孙媳妇说,家里人早在搬来外罗埠头居住后都不支持爷爷务农了,但说不过他,再个考虑到当时爷爷还挺“年轻”,就七、八十岁,身体状况挺好的,确实还可以做,就没怎么拦他,由着他。但在10年前,84岁的爷爷动过一次手术,休养了一个月。这时,家里人就紧张了,认为都是务农“惹得祸”,于是想着法子阻住他的坚持:一是把大部分园田让给亲戚耕种,二是把他骑的单车藏起来等等,然而,都不奏效。他好利索后,照样去种他的园田。没了单车,他就走路去,或是搭人家的顺路车去。

    “据我的了解,自从爷爷搬到渔港居住已有27年,但一直都坚持回老家务农,即使现在94岁了,还是乐此不疲。他是公认的种田好手,之前家里总共20多亩地都是他一个人种,逢水稻季种水稻、逢青椒季种青椒、逢番薯季种番薯,样样一个得。”孙媳妇说起爷爷来,充满了感情,“可我们都担心死了,这么老了还去务农。我的家公黄耀国为此曾经和爷爷生过气,甚至打坏过他的单车。但他就是一个老顽童,根本不听劝,另买了一台照去,并说什么不让他务农比绑住他还难受的话……没办法啦,家公现在只敢留5、6亩地给他种,并派我们尽可能地跟踪照顾他,帮助他。”

    良公对孙媳妇的“数落”“呵呵”地笑着附和:“儿子和媳妇经常出海没空,孙子和孙媳妇都很孝顺,每天都早早就做好饭菜给我带来工地。有时,见我晚一点没回来的话,就来找我。”

    从良公和孙媳妇对话的语气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家庭,也是良公养老的最好环境和基础。笔者似乎看到,良公现在就像一个几岁的孩童,大家都在宠着他,尽可能地创造条件,让他以他喜欢的方式过着他喜欢的生活……(文/谭总)

(责任编辑:许曼佳)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21116018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