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珠港澳融合:“老朋友”的“新天地”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6-12-26 12:02

 

  创新资源的合作应成为珠港澳三地合作的重点。图为位于横琴的澳门青年创业谷,这里已成为澳门青年创新创业的重要载体。

  明年,备受瞩目的港珠澳大桥有望建成通车,带动大桥经济区的崛起,三地将融入“半小时”生活圈。

  大桥的背后,珠海迎来“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和横琴自贸试验片区建设的新机遇,珠港澳合作的新空间已经打开。

  “珠港澳合作将进入以创新资源、高端要素集聚的3.0时代!”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如是断言。

  放眼全国,新一轮高水平开放加快推进,港澳在国家开放大格局中仍具有重要地位。“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港澳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和功能。

  在开放发展的新机遇下,作为亲密合作的“老朋友”,珠港澳三地也有望走出“新天地”。这个“新天地”,意味着三地要开拓合作新领域、谋划合作新平台、创新合作新模式,也呼唤珠海携手港澳为粤港澳大湾区打造“一带一路”物流枢纽贡献更多新作为。

  ●南方日报记者 王轲

  12月20日,在澳门回归17周年的时间节点,澳门单牌车入出横琴的政策正式启动实施,符合条件的澳门单牌车车主可以直接开车进入横琴,两地的人员往来将更加方便、紧密。

  以澳门单牌车入出横琴为代表,珠海与港澳的合作不断推进。在新的机遇和形势下,进一步深化与港澳的合作,成为珠海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的主要着力点之一。

  珠海提出,要坚决履行好促进澳门产业适度多元发展,维护港澳长期繁荣稳定的政治使命,以横琴自贸试验片区为主阵地,携手港澳开拓“一带一路”新兴市场,携手澳门建设中拉经贸合作平台,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专家建议,珠海与港澳的合作,可以在经贸合作、空间拓展以及制度融合上取得新的突破,依托港澳的平台和桥梁,让高端发展要素和创新资源在珠海集聚,促进珠港澳的创新合作,从而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发展提供强大动力。

  从制造向创新和服务升级

  11月28日,2016年珠澳合作会议在珠海召开,两地签署青年创新创业、教育领域交流合作协议,未来有望推动合作办学。与此同时,珠海宣布将在香港设立经贸代表处,借力香港拥抱全球创新要素和资源。

  再往前几天,澳门贸易投资促进局与横琴共同举办粤澳合作产业园2016年项目推介对接交流会,澳门特区政府新推荐的50个项目有望进驻粤澳合作产业园。

  深化与港澳的合作,是珠海开放发展的重要内容。目前,港澳地区是珠海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对外投资地和最重要的出口市场。2011年—2015年,珠海实际利用港澳资金51.4亿美元,占全市实际利用外资总量的65.7%。珠海对香港和澳门投资达19.34亿美元,占对外投资总量的69.15%。

  在较长一段时间的合作中,进入珠海的港澳资本主要集中在加工制造业。如今,加强与港澳服务业之间的合作成为珠港澳合作的主要趋势。

  近年来,珠海与港澳服务业的合作也在加强,但结构仍有待优化。“十二五”期间,珠海实际吸引来自香港、澳门的外资分别为18.58亿美元、2.69亿美元,增幅分别为80.26%、38.25%,但来自香港的投资主要是房地产项目,在金融、法律、会展等高端服务领域的合作并不算多。

  目前,服务贸易自由化是粤港澳经济合作的重点内容,也是珠海深化与港澳合作的重要工作。根据中央政府分别与香港特区政府、澳门特区政府签署的CEPA关于内地在广东与港澳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开放部门已达到153个,涉及160个部门的95.6%,开放程度进一步提升。

  但是,在具体操作中,一些服务业项目的落地并不顺畅。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教授张光南多次调研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推进情况,发现其面临着税制复杂、审批程序较为繁琐以及高端人才缺乏、本土人才不足等问题,制约三地服务贸易自由化深入推进,这些问题在珠港澳合作中同样存在。

  “要进一步深化与港澳的合作,就要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加快引入港澳生产型服务业和专业服务业,为港澳服务业的进入提供审批绿色通道及一站式服务,重点探索在金融、教育、旅游、医疗等合作领域取得更大突破。”张光南说。

  在郭万达看来,珠港澳合作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改革开放后的加工产业转移阶段;第二个阶段是CPEA实施之后的服务业开放阶段;而如今正在走入第三个阶段,即以创新资源、高端生产要素集聚为核心的合作阶段。

  “这个阶段需要珠海通过深化与港澳的合作更好地连接全球创新资源和高端要素。”郭万达说。

  据了解,香港拥有较为丰富的高等教育资源以及科技研发资源,但珠海目前与香港之间在科技创新方面的合作并不多,香港创新资源对珠海的辐射带动作用并不大。

  “珠海可探索打造珠港澳人才试验田,以国际接轨的工作环境和文化吸引各类创新资源集聚。”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梁海明建议,港澳地区拥有国际一流水平的高等院校、科研能力、良好的教育资源,国际化的贸易与金融人才以及来自北美和西欧国家的顶级科研人才,可弥补珠海科研水平和培育创新人才不足的短板。而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还可在金融、语言、法律、会计等专业服务领域,为珠海创新企业提供与国际接轨的路径。

  打造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

  这段时间澳门企业家黄明贤经常来往珠澳两地,公司最近要建立一个物流仓储基地,可在澳门拿到用地指标显然不现实,他只好把目光投向横琴自贸片区。

  不过让他纠结的是,横琴的土地面积也很有限,想把公司设在珠海其他地方,但又没有自贸区的制度优势和政策优惠。“如果珠海其他地区普遍推广了自贸区的优惠措施就好了。”

  “黄明贤们”纠结的背后,折射出珠港澳合作空间载体的现实制约。横琴作为粤港澳紧密合作示范区,已经成为珠港澳高端要素资源自由流动、高度集聚和空间优化配置的重要载体。截至今年10月,横琴港澳企业总数为1105家,其中澳资企业669家,港资企业436家,港澳投资快速增长。

  以横琴为主阵地,珠海持续深化珠澳合作,着力促进澳门产业适度多元发展。但横琴有限的土地资源,与澳门企业对发展空间需求之间的矛盾,仍是当前合作的一个客观难题。

  横琴土地面积106.46平方公里,虽是澳门现有面积的3倍多,但根据总体规划,到2020年,横琴建设用地只有28平方公里。其中,粤澳合作产业园划有10平方公里。

  环顾周边,中山的翠亨新区、江门的大广海湾经济区如今也成为粤澳合作的重要载体,受到澳门企业家的重视。有专家建议,与澳门一河之隔的珠海,可以在珠港澳合作载体建设方面有更多元的谋划和布局,进一步拓展与港澳合作的发展空间。

  “珠海可以在充分发挥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的基础上,把一些先进制度和优惠措施复制推广到珠海其他区域,发挥自贸区的制度外溢效应,在横琴自贸片区以外的区域,打造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为与港澳尤其是澳门的合作提供更多的载体和空间。”郭万达表示。

  “比如可加快澳门对面的南湾片区内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把横琴自贸片区的措施复制过来,完善城市服务功能,打造高品质的南湾城区,与横琴新区协同发展,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彰显出珠海的地位。”郭万达说。

  在澳门海洋学会会长何伟添看来,海洋是珠港澳三地进一步深入合作、拓展空间的关键突破口之一。他建议,应加强万山群岛作为粤港澳港口中转和仓储基地功能,为澳门、香港和珠三角各地提供海洋中转运输和仓储服务。

  以制度融合优化营商环境

  “以前我从家里到横琴至少要半个小时,现在可以直接开车进入横琴,时间只有10分钟。”12月20日,澳门企业家丘玉珍驾驶澳门单牌车进入横琴,标志着澳门单牌车入出横琴正式实施,两地人员往来进来更加紧密的阶段,“真是太方便了,以后可以把这里当家了。”丘玉珍说。

  澳门单牌车入出横琴的落地,由于涉及珠澳两地不同的交通、车辆管理制度,在推进过程中经历众多协调工作。这类制度层面的协调和合作可谓珠港澳深度合作中的“深水区”。

  在专家们看来,珠港澳三地的经济、社会、法制等制度都不相同,制度的差异成为珠港澳进一步深化合作的难点,也是合作的空间所在。

  以澳门大学横琴校区的建设为例,项目推进过程中所涉及的政策制度、协调机制和管理模式等均无先例可循。在经过大量的协调工作之后,珠澳两地解决了土地移交、设施配套、海关监管、检验检疫、通行证件、边防边检等多个难题,保证了工程的顺利完工,也为粤澳合作进行深度和广度上的政策探索积累宝贵经验。

  “香港、澳门都是高度自治的经济体,某种程度上珠港澳三地经济制度呈现‘块状’分布。珠港澳要进一步深化合作,最根本的在于打破经济制度‘藩篱’。”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说。

  丁力建议,在坚持“一国两制”的大前提下,珠港澳应努力构建起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良性互动机制。一方面,政府要回归本位,强化服务功能,做好顶层设计,进一步深化三地合作机制;一方面,让市场来决定效率,积极鼓励市场主体的跨区域市场行为,以此通过企业的“点”来联系“块状”的经济制度,构建与进一步推进珠港澳合作相适应的政府引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空间协同网络和组织体系。

  目前,珠海在探索与港澳合作的体制机制上已有不少探索。中国世贸组织研究院副会长霍建国建议,珠海下一步应进一步借助横琴自贸片区,借鉴港澳经验,建设具有国际一流水准的投资贸易便利、监管高效便捷以及法治环境规范的营商环境,促进横琴自贸片区与港澳经济贸易制度及营商环境率先全面对接融合,缩小异质制度空间差异,以此带动珠港澳异质制度的对接、协同。

  “今后不仅要在横琴片区,在珠海全市都应复制推广这些措施。”霍建国表示,珠海应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先行先试,在三地经济制度融合上提供示范和样本。

  ■专家建议

  组建港口机场联盟携手融入“一带一路”

  当前,全球的开放格局正在进入新一轮的重构。在这个特定背景下,珠海与港澳的合作如何更进一步?多位专家建议,新一轮的对外开放为“十三五”时期粤港澳深化合作带来了更大空间,珠海以横琴自贸片区为主阵地,主动对接、协同港澳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合作交流,发挥在世界级城市群中珠江西岸核心城市的独特作用。

  在霍建国看来,世界经济格局发生的深刻变化、世界其他湾区发展经验以及粤港澳发展基础,决定了发展湾区经济、建设世界级城市群是大势所趋。“维护港澳两地长期稳定繁荣,广东承担着很重要的责任。通过大湾区整合城市服务功能,形成良好的发展内循环,才能有力地增强粤港澳三地在国际竞争中的综合优势。”

  有研究指出,“湾区”一般指同一海域的,由多个港口和城市连绵分布组成的具有较强功能协作关系的城市群区域。强劲持续的经济发展、优美宜人的生活环境、多元包容的文化氛围和便捷高效的交通系统是湾区经济的代名词,例如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等。

  霍建国认为,港澳对接的往往是整个国际市场,珠海可通过携手港澳深度融入“一带一路”,连接亚太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坚持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协同发展,根据珠海特色和实际,培育“一带一路”上的国际精品旅游线路和旅游产品,积极推进特色服务贸易,发展现代服务贸易。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澳门是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中国和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对此,郭万达认为,珠海可通过深化与两地合作,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科技合作、产业合作,继续壮大珠海既有的生物医药、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优势产业,补齐珠海产业链不齐全、集群效应不强、科技创新资源较为缺乏的短板,加快建设珠江西岸区域创新中心。

  暨南大学区域经济学教授陈章喜认为,更重要的是,通过深入参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珠海可与港澳一同融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发挥各自的优势,为广东建设“一带一路”战略支点提供更有力的支持。

  比如澳门与葡语系国家有较为紧密的联系,珠海可以与澳门合作联合开拓葡语国家市场,促进中拉之间的经贸、文化、旅游等领域的合作。借助香港航运中心的优势,珠海可以探索与香港组成港口联盟,在开拓“一带一路”国际航线方面有更多的合作举措。

(责任编辑:张 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0188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