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开放引领:打开“心门” 拥抱世界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6-12-26 12:02

 

  以珠海BP为代表的外资企业是当前珠海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今后珠海将进一步提高引进外资的质量和效益。

  30多年前,中国的对外开放催生了珠海经济特区,经过多年的努力,珠海开放型经济呈现规模扩大、质量提升、环境优化、载体升级的发展态势,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和独特的优势。

  如今,中国正在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快构建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开放合作的时代潮流不可阻挡。

  “十三五”时期,是珠海率先实现全面小康的关键时期。建设创新型开放型珠江西岸核心城市,呼唤珠海再次焕发改革激情、开放活力。

  开放是珠海的特质,也是珠海的优势。只有进一步开放,才能产生新压力、激发新动力、增添新活力;只有进一步开放,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才能进一步提升珠海的发展空间。

  开放是一种制度、理念、视野和胸怀。迎来横琴自贸片区加快建设、“一带一路”倡议实施、港珠澳大桥即将通车等战略机遇的珠海,需要进一步打开格局、打开视野,以世界眼光谋划开放发展、定位珠海坐标,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全面参与全球经济合作和竞争,在扩大开放中培育新的竞争优势。

  这是特区的使命和担当,更是珠海走向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

  ●南方日报记者 沈文金 吴帆

  “着力提升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在扩大开放中推进创新。”

  “调整优化对外贸易结构,携手港澳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

  “加强对欧美发达国家的引资引智引技力度,汇集更多国际高端要素资源。”

  ……

  立足已有优势,珠海开放发展的步伐,正在加快。

  与此前相比,中国新一轮高水平开放站位更高、内涵更丰、措施更新、层次更高:不仅要“引进来”,更要“走出去”;对内、对外要同步开放,市场和资源要双向开放。

  这对珠海的开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之相比,外经贸转型升级不够快、全面开放的程度有待提升、“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水平不高、对内对外开放不够协调、支持开放的硬件设施和软件环境仍不够完善成为珠海开放发展的瓶颈,也是珠海正在努力补足的短板。

  打通这些双向开放的“经络”,珠海开放发展的双翼才能更加有力。

  “引进来”要打“质量牌”

  实际利用外资水平、外贸进出口是衡量区域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截至今年7月,共有58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到珠海投资,现有外商投资项目3293个,实际利用外资共120.5亿美元。其中有45家世界500强在珠海设立93个外商投资企业。

  2015年,珠海实际利用外资达21.8亿美元,总量、引进项目质量、效益都有提升,但与先进地方相比仍存差距。2015年全市进出口总值按人民币计2962亿元,在珠三角排第6位。

  同年,同为特区的深圳实际利用外资65亿美元,同为地级市的东莞实际利用外资53.2亿美元,高于珠海。并非特区的江苏无锡,2015年实际利用外资为32亿美元,超过珠海。

  珠海引进外资的结构方面,“十二五”期间,来自欧洲和北美的实际吸收外资相比此前均有较大增长,但两者之和所占全市比例仅12%左右。来自亚洲(主要是港澳和新加坡)的实际吸收外资占比48.63%,其中又以港澳为主,远高于欧洲、北美等发达地区。

  “这说明珠海引进欧美发达国家的先进要素比较少,面向全球配置资源的网络和能力有待提升。”省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丘杉说。

  从行业结构看,制造业实际吸收外资占比较大,但房地产业吸收外资占比有上升趋势。2011-2015年,制造业实际吸收外资占全市近四成,房地产业占比两成左右。到了今年1-5月,制造业、房地产业实际吸收外资占比均为三成左右,几乎持平。

  今年,广东亚太创新经济研究院对珠海开放型经济发展情况进行了深入调研,该院现代服务研究所所长刘卉参与了调研,了解到不少“干货”。

  在她看来,珠海自身资源、市场相对有限,需要进一步利用国际国内市场和资源促进发展,但引进外资的质量和效益还要进一步提升。

  过去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引进外资更多的是在加工制造项目。在全球创新资源加速流动的背景下,开放型经济更应注重吸引全球的创新要素和资源,在扩大开放中促进创新。

  “珠海目前的外资以港澳为主,这和全省类似,要在此基础上优化结构,重点扩大与欧美的直接投资贸易关系,集聚创新要素。”丘杉说。

  刘卉表示,珠海今后要引导更多外资进入实体经济领域,尤其是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且与珠海产业结合度高的高端装备制造、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等领域。

  此外,在开放领域层面,珠海此前更多是在制造业领域开放,服务业的开放程度仍然有待提升。

  “走出去”更需“强内功”

  今年9月,位于珠海保税区的星汉智能卡股份有限公司与南非本地公司合资成立星汉智能科技(非洲)有限公司,成为首家在非洲建立银行卡生产中心的中国企业,在“走出去”领域再下一城。

  过去的开放重点是“引进来”,着重强调吸引外资、鼓励产品出口,更多是一种单向的开放;新常态下的开放不仅强调“引进来”,更加注重“走出去”,全面参与全球经济合作和竞争,表现为一种更高水平的双向开放。

  既要“引进来”、也要“走出去”。截至目前,珠海累计境外投资项目246个,协议中方投资37.6亿美元。今年1-5月,全市新增境外投资项目58个,对外协议投资总额12.2亿美元,同比增长309.4%,其中有54个投资主体为民营企业,占比93.1%。

  格力、丽珠集团、银隆新能源、中航通飞、东信和平、兴业太阳能……如今,一批珠海企业正在积极“走出去”,涵盖投资设厂、品牌并购、贸易推进、承包工程、劳务输出、技术合作等多元领域。它们有的建立境外研发中心,有的建立生产基地,有的建立国际营销网络,努力融入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乃至创新链的中高端环节。

  “成绩值得肯定,但总体而言珠海的本土企业‘走出去’投资还处于初级阶段,企业实力、对外投资水平、国际化运营能力等都还有待提升。”曾多次到珠海调研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副校长董小麟说。

  在境外投资总额上,2015年深圳累计设立境外企业机构4803家,协议投资总额345.2亿美元,珠海与之相比有较大的距离。从企业结构看,跨国企业往往是对外投资的重要组织者,但珠海目前除了格力以外,缺乏在国际上具有较高竞争力的企业。民营企业境外投资项目数量增速较快,但投资额度小,80%以上的境外民营投资项目投资额在1000万美元以下。

  董小麟认为,珠海需要进一步培养国际化的运营人才,并通过大企业带动小企业的“抱团合作”方式,加快企业“走出去”的步伐、提升双向开放水平。

  拥有十年国际化发展历史的东信和平对此深有同感,该公司目前已有4家海外子公司。“企业在‘走出去’时一定要重视人才和团队的培养,完善销售团队和海外本地化研发团队建设,这可以有效解决海外客户遇到的问题。”东信和平副总裁胡丹说。

  从市场结构上看,目前珠海企业“走出去”区域分布31个国家和地区,但对香港和澳门投资占比69.15%,投资区域有待进一步多元化,“珠海需要结合‘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进一步开拓合作范围,尤其是要加强与港澳共同合作向外,对接欧美、拉美等重点地区,真正面向全球配置好各种资源。”省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郭楚说。

  立足“水陆空”向内“三级跳”

  双向开放,除了“引进来”和“走出去”,还有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的联动。

  目前,珠海与省内、省外城市的交通联系在逐步加强。但总体而言,除了珠海机场吸引的人流之外,以港口、铁路、公路为载体的对内区域合作,空间、措施、力度都有待提升。

  以与周边地区的合作为例,珠中江三地一体化发展已提多年,在交通、医保等领域已取得明显成效,但其他领域的合作进展并不如意。比如珠海有珠三角最好的深水港,但西岸城市的港口物流合作深度仍然有限。广珠铁路沿线城市选择该线路进行运输的货物有增长但并不多,与设计运量有较大差距。

  开放城市必须是一个聚集流量的城市,只有对内与对外联动,开放程度才会更高,生产要素的流动和资源配置效率才会越高,从而快速提升城市竞争力。

  郭楚认为,港珠澳大桥、广珠铁路、京珠高速、西江、珠海机场等是珠海的优势,应该充分利用,实现圈层式的对内开放。

  其中,珠海可以依托港珠澳大桥加快谋划和落实通往西岸以及粤西的交通设施建设,构建“港澳—珠西—粤西—西南”大通道,成为粤西、西南地区通往港澳乃至国外的桥头堡;以珠海港为龙头,沿西江而上,通过江海联运、江铁联运的方式强化与西江流域乃至西南地区的合作;通过广珠铁路、京珠高速强化与珠海以北的人流、物流联系;通过深中通道强化与珠江东岸的联系,对接珠江东岸的创新资源;同时以机场为枢纽,强化对外界的空中联系。

  “通过水陆空立体化通道体系的构建,珠海可以进一步加强与西岸地区、粤西地区、西南地区三个圈层的合作,使珠海成为内地城市走向国外、国外资源进入内地的桥梁,为开放型经济的发展带来国外、国内的人流、物流、资金流,真正提升区域开放水平。”郭楚说。

  刘卉认为,在对内开放方面,珠海当前的重点应该是围绕重大交通设施推进与泛珠地区合作建设无水港,发展江海联运、海铁联运、公海联运,为中国内陆地区打开一个直通东南亚、南亚的出海口。“这将进一步加强珠海对珠江全流域和长江中上游地区的要素和产品、服务的集聚力和辐射力,更好地融入国家和省扩大开放的战略布局。”

  ■专家建议

  省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丘杉:

  嵌入价值链高端需

  培育融入国际新动力

  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最为核心的要件之一,是培育深度融入国际的内生动力。深度融入意味着深度介入国际分工,一个地区或者一个企业,参与国际分工的意愿和能力,就是主动融入的内生动力。“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国际价值链的分工”,点明了高层次开放型经济所注重的国际分工,不是一般的生产和贸易分工,而是价值链上的分工。因此,珠海深度融入国际经济的内生动力,主要来源于珠海参与国际价值链分工的能力和意愿,直接体现在嵌入国际价值链高端的不断努力之中。

  此前,掌握上游和下游环节的跨国公司从事研发、设计、金融、营销等现代服务业,包括珠海在内的广东作为“世界工厂”,从事低附加值的生产加工,被“锁定”于低端环节,真正赚钱的是处于高端的跨国公司。

  突破价值链的低端锁定,嵌入价值链高端,培育主动融入国际的新动力,应当成为珠海构建开放型经济的重点方向。嵌入价值链高端只能靠内生的力量,等是等不来的,别人的利益也不可能主动转让给你。珠海要抓住产业升级的机遇和需求,培育壮大已有一定优势的电子信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和新能源等战略新兴产业,促进加工贸易升级转型,摆脱对廉价劳动力和土地的依赖,提高技术创新力度。

  面对全球化日益将财富由加工制造环节源源不断地流向流通环节的趋势,走向价值链高端必须提升流通能力,这也是珠海现在的一个薄弱环节。培育内生动力,一定要鼓励珠海企业进行全球性品牌营销、渠道网络建设、物流与供应链管理,提高流通力。运用互联网经济,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等新科技手段,通过在线平台开展营销、联通、支付和物流等业务。通过市场化的现代供应链平台和业务流程外包电子商务服务平台,将商品制造与流通服务分离,由新业态平台集中处理流通服务过程,以促进贸易便利化、服务集约化,并通过新业态平台间的市场化竞争,提升中小外贸企业的流通服务效益。

  另外,现代竞争是规则、制度、标准的竞争。一旦国际规则调整,就会引发全球经济格局的大调整,引发新一轮国际利益重组。因此,珠海构建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可以依托自贸试验区的优势,将着力点放在国际制度性话语权的争夺上。国家推出的开放大战略,也是冲着国际制度话语权而去的,需要地方的参与和付诸实践。

  珠海可以以横琴自贸片区为载体,探索进一步扩大开放领域,放宽外资准入限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积极有效利用外资,建设市场准入门槛更低、市场竞争更加公平、经营法规更加透明、执法更加公正的市场化、国际化和法制化国际营商环境。同时,支持企业扩大对外投资,推动装备、技术、标准和服务这些制度载体走出去,培育更多类似格力这样具有话语权的跨国企业。

  广东亚太创新经济研究院现代服务业研究所所长刘卉:

  利用友好城市完善

  国际化产学研链条

  珠海在创新方面要继续加强对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的引资引智引技力度,发挥好珠海宜居环境优势,吸引国际大财团到珠海投资,吸引国际高端人才来珠海工作。珠海拥有一批德国、瑞典等地的国际友好城市,这些城市与珠海产业发展都有很好的互补性,应该扩大教育、科技、文化、旅游、卫生等领域开放,推动实施一批科技人文交流项目,来完善国际化的产学研链条。

  在“走出去”方面,要做好商贸全球渠道、加强金融服务,风险把控要放到重要位置。目前珠海涉外法律仲裁,涉外法律和西班牙语人才缺乏,在“走出去”服务体系方面还要加强建设。全市不少细分行业中都有一些世界品牌,但总的市场规模较小,应该分类支持上规模和细分行业的企业“走出去”。

(责任编辑:张 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0188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