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眼珠
来源: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6-11-28 16:07

    “小鸭子!最可爱了!”我抱起外婆散养的小鸭,不禁如此赞叹道。它那如黑珍珠般的眼珠子,滴溜滴溜地转着,好似也在回应着我的心情,眨了眨眼。

    小鸭子是一种非常可爱的生物。自从外婆“弃牧从农”后,我就把注意力转到了小学校门口的“小贩鸭子”上。从远处看上去,它们就象一盒会动的毛线团,看上去软软的、毛绒绒的,像玩具一般。

    卖鸭子的老伯伯总是笑着的,脸上的笑纹就像是雨后的黄泥---糊在脸上,抠都抠不下来。他就那样笑着,吆喝着,唤我们过去看看。他可厉害了!东摸出一只仓鼠,西提出一只鹦鹉,还有凭空用手亲切地拍拍衣服和书包上印着“小勾”的同学,还一边用脚扒拉走背着“小布包”的同学。

    小伙伴们看得是眼花瞭乱,纷纷掏钱买鸭子、小鸟儿、仓鼠……各种小宠物!老伯伯一边麻溜地装着小宠物,一边继续维持着那一脸的笑团。

    大概是看我站在那里没动静,我感受到一只大脚在那里扒拉,想把我推走,让后面的“小勾”挤进来。我一抬头,他还是笑着的。但他的眼缝中,我看到了一颗黑珠,但没有他笑容里灿烂的光,而是一动不动,就像面无表情般,一动不动。

    我站在了人群外,只好蹲下身子,在那一堆灵动的小腿中,寻找那毛绒的身影。

    忽然,我瞅见了一个小黑点儿,一群小黑点从黑暗中闪出,黑溜溜的,机械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好像魂魄也被那光吸走了,一动不动的。

    我突然对这熟悉的动物,感到了陌生。甚至,一丝恐惧。

    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跟冰冷的大理石一般,没有生机的,一动不动的眼珠子。它们就像恶魔一般,无声无息地,将我拉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我可能也是吓懵了,竟然蹲在那儿,不动了。

    夕阳的光刺着我的眼,我猛然从恶梦中惊醒。那个老伯伯的宠物已经卖完了,正笑眯眯地数着一大叠纸钞,上面似乎还沾着酱渍和口水的铜臭味。可他仍旧开心地数着,略带疲倦的眼珠反映着钱的轮廓。忽然,他瞟了我一眼,脸上的肉团终于回归了地心引力的怀抱------“唰”一声掉了下来,警惕似的捏了捏手里的钱,踏上单车一溜烟飞走了。

    第二天回到学校,听见昨天买了宠物的同学,一声又一声地抱怨着宠物的死亡------用他们那,一动不动的眼珠,抱怨着。

    广东省实验中学B(6)王喆

 

(责任编辑:彭森)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0004929